第七十九章 闪电战 二

吾以力镇三国 拾一 18919 字 6天前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李桓出征,调动了武威营全部的主力,还有关中军的第五巡部和皇甫郦部,这加起来,最少有一万七千多的主力,所以后勤可是非常重要的。

打仗很多时候打的是后勤。

所以他还没有动身,胡轸收到消息之后,就已经开始安排武威营的后勤向着陈仓方向进行运粮了。

胡轸安排好一切之后,就直接带着几个亲兵进了长安城。

他必须要在李桓动身出征之前,和李桓深聊一次,了解李桓的想法,自从他投诚李桓之后,主次之间,他分的很清楚,必须以贯彻李桓的意志为主。

虽然这一次李桓为什么要主动出征西凉,他还想不明白,但是他相信李桓,只是李桓把长安这重任交给他,他就有些忐忑不安了。

长安这摊子的事情,他未必能玩得开啊。

毕竟现在的长安,朝堂,天子,太师,忠臣,武将……复杂的程度可不是一般人能接得住的。

“兄长!”李府之中,李桓正准备出发,就看着风尘仆仆而来的胡轸,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

进了长安城他看似如履薄冰,其实稳的很,那就是因为胡轸率领武威营在灞上大营给他支持,不然单靠关中军,他还真未必能镇得住长安城。

胡轸对他,既是信任的投诚,也是如同兄长一样的庇护,默默无闻的在身后,为他做了无数事情。

他对胡轸。

很多时候比对李傕族兄的感情更深。

“我进城的时候,已经看到太师的探子在盯着李府了,估计是来盯梢你的,我就不浪费时间了,长话短说!”胡轸也收到了太师让李桓即刻动身增援凉州战场的命令,如此急躁,可想而知太师想要把李桓赶出去的心多么的迫切。

“关中军我能不能相信?”胡轸问。

镇住长安,就需要兵力,目前能调动的,就是关中军。

“暂时来说,问题不是很大的,除非涉及到太师和天子之间的生死斗,不然关中军还不至于敢反我,能用,但是还是要慎着用,不可过多信任,一旦皇甫嵩出现,那就先不管能不能控制,保命第一!”

“执金吾和京兆尹两大衙门,有多少能相信的?”胡轸再问。

“执金吾现在是李真领着,李真麾下的五千执金吾缇骑是核心,但是这些缇骑前身都是关中军,你得协助李真,把这些缇骑给收拢麾下,另外韦端和金尚两营主力会留下,韦端是聪明人,但是金尚可能会有些想法,你勤着敲打两下!”

李桓想了想,说道:“至于京兆尹,目前来说京兆政务都是京兆尹衙门在处理,你不必过多去插手,让荀攸治京兆就行,有李弓看着,荀攸手中没兵,翻不出浪花来!”

胡轸都把这些给一一记下来了。

他深呼吸一口气,目光看着李桓,问:“此番出征,你信心几何?”

“战场凶险,生死自有天命,我相信我的天命不差!”李桓摇摇头,谁敢说自己上了战场,绝对能活下来了,没有这个绝对的。

“小心!”

胡轸嘱咐说道。

“兄长放心吧,我是有九条命的,死不了!”李桓笑着说道。

“哼!”

胡轸闻言,顿时冷哼一声,说道:“主公,你现在是肩负无数人的期望和未来,所以当你冒险之前,想想自己,也想想我们,你若是回不来了,这长安城我们也待不住,甚至我们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长安城!”

世道就是这么凶险。

为什么他们要尊李桓为主公。

因为李桓在,他够凶,能镇得住所有人,哪怕对他们恨之入骨的人,任何人只要想要搞他们,都得考虑一下,李桓动手是什么后果。

李桓不在了,威慑力不在了,先不说他们现在的权位能不能保得住,更加容易的是他们会被人算总账,这账算下来,李桓麾下,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长安城的。

就好像西凉政治集团也是这样的。

董卓在,西凉在,董卓如果镇不住关中,西凉就会分崩瓦裂,到时候关中就会群起而攻之,甚至天下都会对西凉进行群起而攻之。

“兄长,桓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我就算是只剩下一口气,都得爬回来,哪怕死了,也会从地狱走回来,定不会让人伤你们分毫!”李桓坚定的说道。

“总而言之,事不可为,你先保命!”

胡轸不多说什么,他深呼吸一口气,道:“我现在不能在你的府上逗留太久,不然太师这疑心病又起来了,该疑神疑鬼了,我先去太师府表一表忠心!”

说着就带着亲卫走了。

看着风风火火的胡轸,李桓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

一个时辰之后。

李桓率亲兵上了灞上大营,直入武威营。

又过了两个时辰,第五巡和皇甫郦已经交付了城门护卫的任务,率领西巡城营和南巡城营,两营七千三百多关中将士,汇合了武威营。

傍晚,大军已经开始拔营西行。

在晚霞的映照之下,一队列一队列的兵卒正在井井有条队列行军,而灞河旁侧的河堤上,站着两个人,正是李桓和李儒两个人。

李儒这一次冒险来,主要还是他想要确定一下李桓针对这一战提出来的战术。

他之所以愿意帮助李桓从牢里面出来,去西凉战场。

是因为李桓说服他了。

欲定天下,先取凉州。

这是战略。

另外针对这一战而言,李桓还提出来了一个战术,一个让他感觉很有意思,甚至能让他深入研究的战术。

“以快打快,这可是对行军速度的需求非常苛刻的!”李儒看着身边这北地走出来的青年,眼神有些复杂,站在董卓谋臣的位置上,他应该不惜代价消灭李桓的,因为他觉得,未来如果西凉之中有人能取而代之,这个人很大程度不是李傕牛辅之辈,而是李桓。

可他又不得不承认,西凉如今日薄西山了,特别是董卓开始陷入享乐之中,失了斗志野心之后,更是举步维艰,只能苟延残喘。

而李桓的出现,如同一股清流,振奋了如今正在堕落的西凉政治集团的武将们。

所以他还是选择保李桓。

他提醒李桓:“马腾和韩遂都是经验十足百战不殆的老将了,他们最少十年没下过战场了,打过疾风如电的匈奴骑兵,也追过丛林之中快如猎豹的羌人,你想要打速度战,一战镇服他们,可没这么容易啊?”

“总要试一试!”

李桓笑了笑:“我耗不起这么多时间,真被他们在战场上拖一年半载,这长安城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了,天下变得太快,我必须尽快解决他们,而且还是一次性把他们打疼了,最低的目标,是让他们最少三年之内,不敢踏进关中半步,最好的结果,自然是直接拿下他们两个,这样就算是彻底解除西凉后患了!”

“需要我做什么?”李儒问。

“黑乌营借我用一下!”李桓不客气的开口。

“你要西凉的消息?”李儒眯眼,他不奇怪李桓能知道自己手下的黑乌营,黑乌营虽然什么,但是西凉老将都知道一些。如果连这点都打听不到,那么他就有些高估李桓的能力了。

“我把这一战称之为闪电战,闪电战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消息必须要足够的灵通,也就是说,我能随时随地的知道战场的情况,马腾和韩遂的行军速度,甚至是他们兵力部署的情况!”

李桓沉声的说道:“我在消息这方面,根基浅薄,没有太多的建树,如今只能依赖你!”

他要打一场闪电战。

而闪电战除了要求高强度的行军速度之外,更重要的是,能绝对掌控战场上所有的变化,特别是消息,半个时辰就要报备一次,防止变故。

“可以!”

李儒想了想,低喝一声:“黑鬼!”

“在!”

一个笼罩在斗笠之中的灵动身影仿佛飘着出来,浮现在了李儒身边。

李桓都吓了一跳。

他的武功哪怕不算是天下绝巅,那也算是天下一流的,有人藏匿在身边,居然不得而知,这就让他汗毛都竖起来了。

“西凉方面的消息,一直都是你在掌控,从现在开始,你听命于李使君!”

李儒说道。

“尊令!”黑鬼露出了一双很幽冷的眼睛,看了一眼李桓,然后说道:“随时听候执金吾大人的命令!”

“这样的人,你手下有多少?”李桓忍不住问。

“不多!”

李儒淡淡的说道:“西凉,总有几个活不下去,愿意藏在黑暗之中的人,多年前我随太师征战,却苦于消息不通,就建立了黑乌营,我带着别有用心去收拢了一批活不下去,命比纸还要贱的人,然后经过多年的锤炼,死了大部分,如今就剩下四个,黑鬼就是其中一个!”

“看来黑乌营的实力,我要重新估算一下了!”李桓坦坦荡荡的说道:“你不会在我身边也埋的人吧?”

“曾经想过,但是你身边有一个厉害的人物,所以没做成!”

李儒也是坦坦荡荡的回答,他看着李桓:“你身边那个最神秘的谋士,蔡先生,到底什么根底,我可是一点消息都查不到啊!”

“不告诉你!”

“早晚会知道的!”

“那就看你本事了!”

“拭目以待!”

两人相视一笑,意思都在笑容之中了。

“我这一次离开长安的时间不短,太师肯定要搬去眉县的坞堡了,太师进了眉坞,就等于进了一个王八笼子,失去了震慑力,关中必然会有人蠢蠢欲动,这长安城,你盯着点,我总有点不踏实!”李桓沉声的说道。

“你是说王允和吕布他们?”

“不!”李桓摇摇头:“重要的还是天子!”

“天子会动吗?”李儒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冷冽的笑容:“他心中的恐惧,能这么快克服了!”

“你最近不是助长了他不少的野心吗!”

李桓平静的说道:“他是聪明人,没兵是不会动的,但是如果,我说的是如果,朱儁和卢植愿意入朝,那么就会给他壮胆了,这时候太师又不在身边,时间长了,对太师的恐惧就会消失,胆子就会大起来了!”

“再敲打敲打他?”李儒想了想,说道:“多事之秋,让他安稳一些!”

“老敲打也不是一回事!”

李桓摇头:“要给他机会,但是不能失控……”

“你这要求!”李儒冷笑:“某家做不到!”

“用心去做,就能做得到了!”李桓提醒说道:“记住了,太师不能死,天子不能死,其他人,谁爱死谁去死!”

欲定天下,先取凉州。

这是战略。

另外针对这一战而言,李桓还提出来了一个战术,一个让他感觉很有意思,甚至能让他深入研究的战术。

“以快打快,这可是对行军速度的需求非常苛刻的!”李儒看着身边这北地走出来的青年,眼神有些复杂,站在董卓谋臣的位置上,他应该不惜代价消灭李桓的,因为他觉得,未来如果西凉之中有人能取而代之,这个人很大程度不是李傕牛辅之辈,而是李桓。

可他又不得不承认,西凉如今日薄西山了,特别是董卓开始陷入享乐之中,失了斗志野心之后,更是举步维艰,只能苟延残喘。

而李桓的出现,如同一股清流,振奋了如今正在堕落的西凉政治集团的武将们。

所以他还是选择保李桓。

他提醒李桓:“马腾和韩遂都是经验十足百战不殆的老将了,他们最少十年没下过战场了,打过疾风如电的匈奴骑兵,也追过丛林之中快如猎豹的羌人,你想要打速度战,一战镇服他们,可没这么容易啊?”

“总要试一试!”

李桓笑了笑:“我耗不起这么多时间,真被他们在战场上拖一年半载,这长安城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了,天下变得太快,我必须尽快解决他们,而且还是一次性把他们打疼了,最低的目标,是让他们最少三年之内,不敢踏进关中半步,最好的结果,自然是直接拿下他们两个,这样就算是彻底解除西凉后患了!”

“需要我做什么?”李儒问。

“黑乌营借我用一下!”李桓不客气的开口。

“你要西凉的消息?”李儒眯眼,他不奇怪李桓能知道自己手下的黑乌营,黑乌营虽然什么,但是西凉老将都知道一些。如果连这点都打听不到,那么他就有些高估李桓的能力了。

“我把这一战称之为闪电战,闪电战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消息必须要足够的灵通,也就是说,我能随时随地的知道战场的情况,马腾和韩遂的行军速度,甚至是他们兵力部署的情况!”

李桓沉声的说道:“我在消息这方面,根基浅薄,没有太多的建树,如今只能依赖你!”

他要打一场闪电战。

而闪电战除了要求高强度的行军速度之外,更重要的是,能绝对掌控战场上所有的变化,特别是消息,半个时辰就要报备一次,防止变故。

“可以!”

李儒想了想,低喝一声:“黑鬼!”

“在!”

一个笼罩在斗笠之中的灵动身影仿佛飘着出来,浮现在了李儒身边。

李桓都吓了一跳。

他的武功哪怕不算是天下绝巅,那也算是天下一流的,有人藏匿在身边,居然不得而知,这就让他汗毛都竖起来了。

“西凉方面的消息,一直都是你在掌控,从现在开始,你听命于李使君!”

李儒说道。

“尊令!”黑鬼露出了一双很幽冷的眼睛,看了一眼李桓,然后说道:“随时听候执金吾大人的命令!”

“这样的人,你手下有多少?”李桓忍不住问。

“不多!”

李儒淡淡的说道:“西凉,总有几个活不下去,愿意藏在黑暗之中的人,多年前我随太师征战,却苦于消息不通,就建立了黑乌营,我带着别有用心去收拢了一批活不下去,命比纸还要贱的人,然后经过多年的锤炼,死了大部分,如今就剩下四个,黑鬼就是其中一个!”

“看来黑乌营的实力,我要重新估算一下了!”李桓坦坦荡荡的说道:“你不会在我身边也埋的人吧?”

“曾经想过,但是你身边有一个厉害的人物,所以没做成!”

李儒也是坦坦荡荡的回答,他看着李桓:“你身边那个最神秘的谋士,蔡先生,到底什么根底,我可是一点消息都查不到啊!”

“不告诉你!”

“早晚会知道的!”

“那就看你本事了!”

“拭目以待!”

两人相视一笑,意思都在笑容之中了。

“我这一次离开长安的时间不短,太师肯定要搬去眉县的坞堡了,太师进了眉坞,就等于进了一个王八笼子,失去了震慑力,关中必然会有人蠢蠢欲动,这长安城,你盯着点,我总有点不踏实!”李桓沉声的说道。

“你是说王允和吕布他们?”

“不!”李桓摇摇头:“重要的还是天子!”

“天子会动吗?”李儒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冷冽的笑容:“他心中的恐惧,能这么快克服了!”

“你最近不是助长了他不少的野心吗!”

李桓平静的说道:“他是聪明人,没兵是不会动的,但是如果,我说的是如果,朱儁和卢植愿意入朝,那么就会给他壮胆了,这时候太师又不在身边,时间长了,对太师的恐惧就会消失,胆子就会大起来了!”

“再敲打敲打他?”李儒想了想,说道:“多事之秋,让他安稳一些!”

“老敲打也不是一回事!”

李桓摇头:“要给他机会,但是不能失控……”

“你这要求!”李儒冷笑:“某家做不到!”

“用心去做,就能做得到了!”李桓提醒说道:“记住了,太师不能死,天子不能死,其他人,谁爱死谁去死!”

欲定天下,先取凉州。

这是战略。

另外针对这一战而言,李桓还提出来了一个战术,一个让他感觉很有意思,甚至能让他深入研究的战术。

“以快打快,这可是对行军速度的需求非常苛刻的!”李儒看着身边这北地走出来的青年,眼神有些复杂,站在董卓谋臣的位置上,他应该不惜代价消灭李桓的,因为他觉得,未来如果西凉之中有人能取而代之,这个人很大程度不是李傕牛辅之辈,而是李桓。

可他又不得不承认,西凉如今日薄西山了,特别是董卓开始陷入享乐之中,失了斗志野心之后,更是举步维艰,只能苟延残喘。

而李桓的出现,如同一股清流,振奋了如今正在堕落的西凉政治集团的武将们。

所以他还是选择保李桓。

他提醒李桓:“马腾和韩遂都是经验十足百战不殆的老将了,他们最少十年没下过战场了,打过疾风如电的匈奴骑兵,也追过丛林之中快如猎豹的羌人,你想要打速度战,一战镇服他们,可没这么容易啊?”

“总要试一试!”

李桓笑了笑:“我耗不起这么多时间,真被他们在战场上拖一年半载,这长安城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了,天下变得太快,我必须尽快解决他们,而且还是一次性把他们打疼了,最低的目标,是让他们最少三年之内,不敢踏进关中半步,最好的结果,自然是直接拿下他们两个,这样就算是彻底解除西凉后患了!”

“需要我做什么?”李儒问。

“黑乌营借我用一下!”李桓不客气的开口。

“你要西凉的消息?”李儒眯眼,他不奇怪李桓能知道自己手下的黑乌营,黑乌营虽然什么,但是西凉老将都知道一些。如果连这点都打听不到,那么他就有些高估李桓的能力了。

“我把这一战称之为闪电战,闪电战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消息必须要足够的灵通,也就是说,我能随时随地的知道战场的情况,马腾和韩遂的行军速度,甚至是他们兵力部署的情况!”

李桓沉声的说道:“我在消息这方面,根基浅薄,没有太多的建树,如今只能依赖你!”

他要打一场闪电战。

而闪电战除了要求高强度的行军速度之外,更重要的是,能绝对掌控战场上所有的变化,特别是消息,半个时辰就要报备一次,防止变故。

“可以!”

李儒想了想,低喝一声:“黑鬼!”

“在!”

一个笼罩在斗笠之中的灵动身影仿佛飘着出来,浮现在了李儒身边。

李桓都吓了一跳。

他的武功哪怕不算是天下绝巅,那也算是天下一流的,有人藏匿在身边,居然不得而知,这就让他汗毛都竖起来了。

“西凉方面的消息,一直都是你在掌控,从现在开始,你听命于李使君!”

李儒说道。

“尊令!”黑鬼露出了一双很幽冷的眼睛,看了一眼李桓,然后说道:“随时听候执金吾大人的命令!”

“这样的人,你手下有多少?”李桓忍不住问。

“不多!”

李儒淡淡的说道:“西凉,总有几个活不下去,愿意藏在黑暗之中的人,多年前我随太师征战,却苦于消息不通,就建立了黑乌营,我带着别有用心去收拢了一批活不下去,命比纸还要贱的人,然后经过多年的锤炼,死了大部分,如今就剩下四个,黑鬼就是其中一个!”

“看来黑乌营的实力,我要重新估算一下了!”李桓坦坦荡荡的说道:“你不会在我身边也埋的人吧?”

“曾经想过,但是你身边有一个厉害的人物,所以没做成!”

李儒也是坦坦荡荡的回答,他看着李桓:“你身边那个最神秘的谋士,蔡先生,到底什么根底,我可是一点消息都查不到啊!”

“不告诉你!”

“早晚会知道的!”

“那就看你本事了!”

“拭目以待!”

两人相视一笑,意思都在笑容之中了。

“我这一次离开长安的时间不短,太师肯定要搬去眉县的坞堡了,太师进了眉坞,就等于进了一个王八笼子,失去了震慑力,关中必然会有人蠢蠢欲动,这长安城,你盯着点,我总有点不踏实!”李桓沉声的说道。

“你是说王允和吕布他们?”

“不!”李桓摇摇头:“重要的还是天子!”

“天子会动吗?”李儒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冷冽的笑容:“他心中的恐惧,能这么快克服了!”

“你最近不是助长了他不少的野心吗!”

李桓平静的说道:“他是聪明人,没兵是不会动的,但是如果,我说的是如果,朱儁和卢植愿意入朝,那么就会给他壮胆了,这时候太师又不在身边,时间长了,对太师的恐惧就会消失,胆子就会大起来了!”

“再敲打敲打他?”李儒想了想,说道:“多事之秋,让他安稳一些!”

“老敲打也不是一回事!”

李桓摇头:“要给他机会,但是不能失控……”

“你这要求!”李儒冷笑:“某家做不到!”

“用心去做,就能做得到了!”李桓提醒说道:“记住了,太师不能死,天子不能死,其他人,谁爱死谁去死!”

欲定天下,先取凉州。

这是战略。

另外针对这一战而言,李桓还提出来了一个战术,一个让他感觉很有意思,甚至能让他深入研究的战术。

“以快打快,这可是对行军速度的需求非常苛刻的!”李儒看着身边这北地走出来的青年,眼神有些复杂,站在董卓谋臣的位置上,他应该不惜代价消灭李桓的,因为他觉得,未来如果西凉之中有人能取而代之,这个人很大程度不是李傕牛辅之辈,而是李桓。

可他又不得不承认,西凉如今日薄西山了,特别是董卓开始陷入享乐之中,失了斗志野心之后,更是举步维艰,只能苟延残喘。

而李桓的出现,如同一股清流,振奋了如今正在堕落的西凉政治集团的武将们。

所以他还是选择保李桓。

他提醒李桓:“马腾和韩遂都是经验十足百战不殆的老将了,他们最少十年没下过战场了,打过疾风如电的匈奴骑兵,也追过丛林之中快如猎豹的羌人,你想要打速度战,一战镇服他们,可没这么容易啊?”

“总要试一试!”

李桓笑了笑:“我耗不起这么多时间,真被他们在战场上拖一年半载,这长安城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了,天下变得太快,我必须尽快解决他们,而且还是一次性把他们打疼了,最低的目标,是让他们最少三年之内,不敢踏进关中半步,最好的结果,自然是直接拿下他们两个,这样就算是彻底解除西凉后患了!”

“需要我做什么?”李儒问。

“黑乌营借我用一下!”李桓不客气的开口。

“你要西凉的消息?”李儒眯眼,他不奇怪李桓能知道自己手下的黑乌营,黑乌营虽然什么,但是西凉老将都知道一些。如果连这点都打听不到,那么他就有些高估李桓的能力了。

“我把这一战称之为闪电战,闪电战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消息必须要足够的灵通,也就是说,我能随时随地的知道战场的情况,马腾和韩遂的行军速度,甚至是他们兵力部署的情况!”

李桓沉声的说道:“我在消息这方面,根基浅薄,没有太多的建树,如今只能依赖你!”

他要打一场闪电战。

而闪电战除了要求高强度的行军速度之外,更重要的是,能绝对掌控战场上所有的变化,特别是消息,半个时辰就要报备一次,防止变故。

“可以!”

李儒想了想,低喝一声:“黑鬼!”

“在!”

一个笼罩在斗笠之中的灵动身影仿佛飘着出来,浮现在了李儒身边。

李桓都吓了一跳。

他的武功哪怕不算是天下绝巅,那也算是天下一流的,有人藏匿在身边,居然不得而知,这就让他汗毛都竖起来了。

“西凉方面的消息,一直都是你在掌控,从现在开始,你听命于李使君!”

李儒说道。

“尊令!”黑鬼露出了一双很幽冷的眼睛,看了一眼李桓,然后说道:“随时听候执金吾大人的命令!”

“这样的人,你手下有多少?”李桓忍不住问。

“不多!”

李儒淡淡的说道:“西凉,总有几个活不下去,愿意藏在黑暗之中的人,多年前我随太师征战,却苦于消息不通,就建立了黑乌营,我带着别有用心去收拢了一批活不下去,命比纸还要贱的人,然后经过多年的锤炼,死了大部分,如今就剩下四个,黑鬼就是其中一个!”

“看来黑乌营的实力,我要重新估算一下了!”李桓坦坦荡荡的说道:“你不会在我身边也埋的人吧?”

“曾经想过,但是你身边有一个厉害的人物,所以没做成!”

李儒也是坦坦荡荡的回答,他看着李桓:“你身边那个最神秘的谋士,蔡先生,到底什么根底,我可是一点消息都查不到啊!”

“不告诉你!”

“早晚会知道的!”

“那就看你本事了!”

“拭目以待!”

两人相视一笑,意思都在笑容之中了。

“我这一次离开长安的时间不短,太师肯定要搬去眉县的坞堡了,太师进了眉坞,就等于进了一个王八笼子,失去了震慑力,关中必然会有人蠢蠢欲动,这长安城,你盯着点,我总有点不踏实!”李桓沉声的说道。

“你是说王允和吕布他们?”

“不!”李桓摇摇头:“重要的还是天子!”

“天子会动吗?”李儒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冷冽的笑容:“他心中的恐惧,能这么快克服了!”

“你最近不是助长了他不少的野心吗!”

李桓平静的说道:“他是聪明人,没兵是不会动的,但是如果,我说的是如果,朱儁和卢植愿意入朝,那么就会给他壮胆了,这时候太师又不在身边,时间长了,对太师的恐惧就会消失,胆子就会大起来了!”

“再敲打敲打他?”李儒想了想,说道:“多事之秋,让他安稳一些!”

“老敲打也不是一回事!”

李桓摇头:“要给他机会,但是不能失控……”

“你这要求!”李儒冷笑:“某家做不到!”

“用心去做,就能做得到了!”李桓提醒说道:“记住了,太师不能死,天子不能死,其他人,谁爱死谁去死!”

欲定天下,先取凉州。

这是战略。

另外针对这一战而言,李桓还提出来了一个战术,一个让他感觉很有意思,甚至能让他深入研究的战术。

“以快打快,这可是对行军速度的需求非常苛刻的!”李儒看着身边这北地走出来的青年,眼神有些复杂,站在董卓谋臣的位置上,他应该不惜代价消灭李桓的,因为他觉得,未来如果西凉之中有人能取而代之,这个人很大程度不是李傕牛辅之辈,而是李桓。

可他又不得不承认,西凉如今日薄西山了,特别是董卓开始陷入享乐之中,失了斗志野心之后,更是举步维艰,只能苟延残喘。

而李桓的出现,如同一股清流,振奋了如今正在堕落的西凉政治集团的武将们。

所以他还是选择保李桓。

他提醒李桓:“马腾和韩遂都是经验十足百战不殆的老将了,他们最少十年没下过战场了,打过疾风如电的匈奴骑兵,也追过丛林之中快如猎豹的羌人,你想要打速度战,一战镇服他们,可没这么容易啊?”

“总要试一试!”

李桓笑了笑:“我耗不起这么多时间,真被他们在战场上拖一年半载,这长安城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了,天下变得太快,我必须尽快解决他们,而且还是一次性把他们打疼了,最低的目标,是让他们最少三年之内,不敢踏进关中半步,最好的结果,自然是直接拿下他们两个,这样就算是彻底解除西凉后患了!”

“需要我做什么?”李儒问。

“黑乌营借我用一下!”李桓不客气的开口。

“你要西凉的消息?”李儒眯眼,他不奇怪李桓能知道自己手下的黑乌营,黑乌营虽然什么,但是西凉老将都知道一些。如果连这点都打听不到,那么他就有些高估李桓的能力了。

“我把这一战称之为闪电战,闪电战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消息必须要足够的灵通,也就是说,我能随时随地的知道战场的情况,马腾和韩遂的行军速度,甚至是他们兵力部署的情况!”

李桓沉声的说道:“我在消息这方面,根基浅薄,没有太多的建树,如今只能依赖你!”

他要打一场闪电战。

而闪电战除了要求高强度的行军速度之外,更重要的是,能绝对掌控战场上所有的变化,特别是消息,半个时辰就要报备一次,防止变故。

“可以!”

李儒想了想,低喝一声:“黑鬼!”

“在!”

一个笼罩在斗笠之中的灵动身影仿佛飘着出来,浮现在了李儒身边。

李桓都吓了一跳。

他的武功哪怕不算是天下绝巅,那也算是天下一流的,有人藏匿在身边,居然不得而知,这就让他汗毛都竖起来了。

“西凉方面的消息,一直都是你在掌控,从现在开始,你听命于李使君!”

李儒说道。

“尊令!”黑鬼露出了一双很幽冷的眼睛,看了一眼李桓,然后说道:“随时听候执金吾大人的命令!”

“这样的人,你手下有多少?”李桓忍不住问。

“不多!”

李儒淡淡的说道:“西凉,总有几个活不下去,愿意藏在黑暗之中的人,多年前我随太师征战,却苦于消息不通,就建立了黑乌营,我带着别有用心去收拢了一批活不下去,命比纸还要贱的人,然后经过多年的锤炼,死了大部分,如今就剩下四个,黑鬼就是其中一个!”

“看来黑乌营的实力,我要重新估算一下了!”李桓坦坦荡荡的说道:“你不会在我身边也埋的人吧?”

“曾经想过,但是你身边有一个厉害的人物,所以没做成!”

李儒也是坦坦荡荡的回答,他看着李桓:“你身边那个最神秘的谋士,蔡先生,到底什么根底,我可是一点消息都查不到啊!”

“不告诉你!”

“早晚会知道的!”

“那就看你本事了!”

“拭目以待!”

两人相视一笑,意思都在笑容之中了。

“我这一次离开长安的时间不短,太师肯定要搬去眉县的坞堡了,太师进了眉坞,就等于进了一个王八笼子,失去了震慑力,关中必然会有人蠢蠢欲动,这长安城,你盯着点,我总有点不踏实!”李桓沉声的说道。

“你是说王允和吕布他们?”

“不!”李桓摇摇头:“重要的还是天子!”

“天子会动吗?”李儒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冷冽的笑容:“他心中的恐惧,能这么快克服了!”

“你最近不是助长了他不少的野心吗!”

李桓平静的说道:“他是聪明人,没兵是不会动的,但是如果,我说的是如果,朱儁和卢植愿意入朝,那么就会给他壮胆了,这时候太师又不在身边,时间长了,对太师的恐惧就会消失,胆子就会大起来了!”

“再敲打敲打他?”李儒想了想,说道:“多事之秋,让他安稳一些!”

“老敲打也不是一回事!”

李桓摇头:“要给他机会,但是不能失控……”

“你这要求!”李儒冷笑:“某家做不到!”

“用心去做,就能做得到了!”李桓提醒说道:“记住了,太师不能死,天子不能死,其他人,谁爱死谁去死!”

欲定天下,先取凉州。

这是战略。

另外针对这一战而言,李桓还提出来了一个战术,一个让他感觉很有意思,甚至能让他深入研究的战术。

“以快打快,这可是对行军速度的需求非常苛刻的!”李儒看着身边这北地走出来的青年,眼神有些复杂,站在董卓谋臣的位置上,他应该不惜代价消灭李桓的,因为他觉得,未来如果西凉之中有人能取而代之,这个人很大程度不是李傕牛辅之辈,而是李桓。

可他又不得不承认,西凉如今日薄西山了,特别是董卓开始陷入享乐之中,失了斗志野心之后,更是举步维艰,只能苟延残喘。

而李桓的出现,如同一股清流,振奋了如今正在堕落的西凉政治集团的武将们。

所以他还是选择保李桓。

他提醒李桓:“马腾和韩遂都是经验十足百战不殆的老将了,他们最少十年没下过战场了,打过疾风如电的匈奴骑兵,也追过丛林之中快如猎豹的羌人,你想要打速度战,一战镇服他们,可没这么容易啊?”

“总要试一试!”

李桓笑了笑:“我耗不起这么多时间,真被他们在战场上拖一年半载,这长安城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了,天下变得太快,我必须尽快解决他们,而且还是一次性把他们打疼了,最低的目标,是让他们最少三年之内,不敢踏进关中半步,最好的结果,自然是直接拿下他们两个,这样就算是彻底解除西凉后患了!”

“需要我做什么?”李儒问。

“黑乌营借我用一下!”李桓不客气的开口。

“你要西凉的消息?”李儒眯眼,他不奇怪李桓能知道自己手下的黑乌营,黑乌营虽然什么,但是西凉老将都知道一些。如果连这点都打听不到,那么他就有些高估李桓的能力了。

“我把这一战称之为闪电战,闪电战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消息必须要足够的灵通,也就是说,我能随时随地的知道战场的情况,马腾和韩遂的行军速度,甚至是他们兵力部署的情况!”

李桓沉声的说道:“我在消息这方面,根基浅薄,没有太多的建树,如今只能依赖你!”

他要打一场闪电战。

而闪电战除了要求高强度的行军速度之外,更重要的是,能绝对掌控战场上所有的变化,特别是消息,半个时辰就要报备一次,防止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