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狡兔三窟,大皇子求见

大皇子府。

“打,给我往死里打!”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院中响起,房中的宇文宏却对此充耳不闻,他面色格外阴沉。

两侧,一众门客战战兢兢,一个个都低着头,大气不敢出一声。

方才一名仆人只是打碎了一个花瓶,便被宇文宏叫人拉出去打死。

他们这位大皇子,往时便是喜怒无常,现在再得知了那消息之后,更成了一只暴怒的老虎,一有不顺心便要杀人泄愤。

砰!

宇文宏一拳砸在桌上,他眼中是无尽的悲凉:“父皇,我才是你的嫡长子,我才是最应该继承皇位的人,你为何要选择其他人呢?”

输了,他彻彻底底的输了,却不是输给了宇文宣,而是那个连七岁都没有的皇弟宇文裕!

任谁也没有想到,宇文元朔没有从他和宇文宣当中选择任何一人,而是选了一个稚子!

亏他还一直将宇文宣视为对手,认为只要将他斗倒,皇位就一定是自己的。

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

“呵呵……哈哈哈哈,宇文宣啊宇文宣,枉你费尽心机的与我斗,结果还不是徒做他人嫁衣?!”

宇文宏大笑,笑着笑着脸色又狰狞起来,他猛然看向两侧的门客,怒吼道:“还有什么办法?还有什么办法?说啊!!”

“你们一个个不是自诩天纵之资,当初不是扬言要替本皇子谋夺天下的吗?怎么如今一个个都哑巴了?!”

“你!!”

他指向其中一人,怒喝道:“张荣,你来说,给本皇子出个办法,若是拿不出主意来,本皇子让你与那贱奴一样的下场!”

“殿下!”

张荣颤颤巍巍的跪下,高声道:“值此非常之期,殿下不该自暴自弃,如今时局未定,一切都还有转圜的余地,只需韬光养晦,静待时机……”

砰!

宇文宏端起茶杯砸了过去,茶水洒了张荣一身,头上被砸的鲜血横流:“静待时机?!静待他宇文裕登上皇位吗!”

“饭桶,都是一帮饭桶!”

忽然。

一名侍从匆匆而来,他看着这屋内的狼藉,小心谨慎的说道:“殿下,方才顾公子派人前来。”

“谁?”宇文宏看向他,问:“哪个顾公子?”

“顾川。”侍从回道。

“顾川?”听到这个名字,宇文宏目光一凝,暴怒的情绪渐渐缓和下来,开口道:“他派人来做什么?”

“那人只说,顾公子愿助殿下。”

宇文宏眯了眯眼,有些不确定到:“当真如此说?”

侍从点头肯定道:“千真万确!”

得到肯定的回答,宇文宏目光不停的变换,不知在想什么,他沉默了半晌,方才再度开口:“他还说了什么?”

“那人还说,欲夺天下,皇城之地不可再留,宜往封地。”

“去封地?”宇文宏轻笑一声,不屑道:“去了封地,岂不是将皇位拱手让人,这天下哪还有本皇子的份儿?”

他话音刚落,一侧的门客中走出一人来,是一名儒衫老者,他略作思索道:“那顾川有经世之才,既然说了此话定然不是胡言,不如向他问个清楚?”

俞文鸿看向那儒衫老者,问道:“公孙先生以为,他是真心助我吗?”

“那日在他院子里,本皇子便看得出来,他没有任何想要相助我的意思,如今却又派人前来告知要相助于我,岂不是有什么圈套?”

被称作公孙先生的老者闻言,摇了摇头:“便是有什么圈套,殿下届时问过之后再考虑也不迟,如今的状况,或许也只有他才有破局之法了。”

宇文宏沉默下来,仔细思索片刻,起身道:“那本皇子就再走一趟,且看他究竟想做什么!”

“备马车!”

“是!”

……

东篱居。

院中,梧桐树下,小橘手握着笔,她的手又被顾川握着,正在纸上书写。

“狡兔三窟”四个大字,很快便跃然纸上。

“少爷,这是什么意思啊?”小橘脸红噗噗的,羞怯的问道。

顾川松开她的手,而后笑着解释道:“所谓狡兔三窟呢,便是指狡猾的兔子会准备好几个藏身之窝,以保护自己免遭危险,明白了吗?”

“不太明白。”小丫鬟摇了摇头道。

“不明白关系,少爷给你举个例子就明白了。”

顾川说着,一旁的巳蛇轻笑一声:“又要讲故事了?”

他看向她,唇角微扬:“要不你来讲?”

“哼,你以为本座讲不出来吗?”

巳蛇不服气的轻哼一声,道:“本座行走江湖十数年,什么事没有见过?区区一只兔子而已。”

“嗯,你讲,我听着。”顾川点点头道。

“讲就讲!”巳蛇嘁一声,而后学着顾川的口吻道:“昔有一兔子,挖了三个洞,有猛兽要吃它,从其中一个洞钻了进去,兔子就从其他洞里逃走了!”

说完,她看向周围众人,得意道:“如何?是这个意思吧?”

“呃……”一旁的慕仙儿扶额,走过去扯了扯自家师尊的衣角,小声道:“师尊,还是算了吧……”

“什么算了?难道本座讲的不好吗?”巳蛇挑眉道。

好,太好了,全是照搬的废话……慕仙儿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又不好说伤人的话,只是道:“师尊,咱们还是乖乖听他说吧。”

巳蛇还不服气,向小橘问道:“小橘,你懂了吗?”

小橘迟疑着摇了摇头:“更听不懂了。”

“……”

“你这般,我倒是有些担心,那几本书交给你能不能成事了。”顾川叹了口气道。

巳蛇脸一红,嘴硬道:“瞧不起谁,只是本座故意的罢了。”

没有理会这嘴硬的家伙,顾川敲了敲桌,而后道:“昔有一商贾,名曰李明,常行走于江湖之间,贩卖丝绸以牟利。

李明深知江湖险恶,故而在每次出行前,都会预先布置三处住所,以防万一。

一日,李明行至一偏远小镇,闻听当地有丝绸需求,便打算逗留几日贩卖货物。

他选择了一处安静的客栈作为临时住所,此乃其“第一窟”。

然而,未几日,李明察觉有人暗中窥探,疑有盗匪盯上了他的丝绸。

于是,李明迅速转移至他早前预备的另一处住所,此为“第二窟”。

此处更为隐蔽,且周围居民皆为良善之辈。

然而,好景不长,盗匪似乎仍然寻踪而至。

李明当机立断,携带着贵重的丝绸,连夜转移至“第三窟”。

这是一处位于山林之中的小屋,极为隐秘。

盗匪终于失去了李明的踪迹。”

说完,他看向小橘,问道:“可明白了?”

小橘想了想,有些不确定道:“少爷,此事便是说,行事要做好准备,而且准备还不能只有一个,要多做几个才行,对吗?”

“对,还是小橘聪明。”顾川笑着摸了摸小丫头的头,道:“万事提前做好准备总是没错的,一些麻烦的事情更是要多做几处准备,如此才可万无一失。”

正说着,程仲忽然走来,恭敬道:“公子,门外有人求见。”

顾川闻言,已知来者何人,遂点了点头道:“让他进来吧。”

“是!”

……

东篱居。

院中,梧桐树下,小橘手握着笔,她的手又被顾川握着,正在纸上书写。

“狡兔三窟”四个大字,很快便跃然纸上。

“少爷,这是什么意思啊?”小橘脸红噗噗的,羞怯的问道。

顾川松开她的手,而后笑着解释道:“所谓狡兔三窟呢,便是指狡猾的兔子会准备好几个藏身之窝,以保护自己免遭危险,明白了吗?”

“不太明白。”小丫鬟摇了摇头道。

“不明白关系,少爷给你举个例子就明白了。”

顾川说着,一旁的巳蛇轻笑一声:“又要讲故事了?”

他看向她,唇角微扬:“要不你来讲?”

“哼,你以为本座讲不出来吗?”

巳蛇不服气的轻哼一声,道:“本座行走江湖十数年,什么事没有见过?区区一只兔子而已。”

“嗯,你讲,我听着。”顾川点点头道。

“讲就讲!”巳蛇嘁一声,而后学着顾川的口吻道:“昔有一兔子,挖了三个洞,有猛兽要吃它,从其中一个洞钻了进去,兔子就从其他洞里逃走了!”

说完,她看向周围众人,得意道:“如何?是这个意思吧?”

“呃……”一旁的慕仙儿扶额,走过去扯了扯自家师尊的衣角,小声道:“师尊,还是算了吧……”

“什么算了?难道本座讲的不好吗?”巳蛇挑眉道。

好,太好了,全是照搬的废话……慕仙儿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又不好说伤人的话,只是道:“师尊,咱们还是乖乖听他说吧。”

巳蛇还不服气,向小橘问道:“小橘,你懂了吗?”

小橘迟疑着摇了摇头:“更听不懂了。”

“……”

“你这般,我倒是有些担心,那几本书交给你能不能成事了。”顾川叹了口气道。

巳蛇脸一红,嘴硬道:“瞧不起谁,只是本座故意的罢了。”

没有理会这嘴硬的家伙,顾川敲了敲桌,而后道:“昔有一商贾,名曰李明,常行走于江湖之间,贩卖丝绸以牟利。

李明深知江湖险恶,故而在每次出行前,都会预先布置三处住所,以防万一。

一日,李明行至一偏远小镇,闻听当地有丝绸需求,便打算逗留几日贩卖货物。

他选择了一处安静的客栈作为临时住所,此乃其“第一窟”。

然而,未几日,李明察觉有人暗中窥探,疑有盗匪盯上了他的丝绸。

于是,李明迅速转移至他早前预备的另一处住所,此为“第二窟”。

此处更为隐蔽,且周围居民皆为良善之辈。

然而,好景不长,盗匪似乎仍然寻踪而至。

李明当机立断,携带着贵重的丝绸,连夜转移至“第三窟”。

这是一处位于山林之中的小屋,极为隐秘。

盗匪终于失去了李明的踪迹。”

说完,他看向小橘,问道:“可明白了?”

小橘想了想,有些不确定道:“少爷,此事便是说,行事要做好准备,而且准备还不能只有一个,要多做几个才行,对吗?”

“对,还是小橘聪明。”顾川笑着摸了摸小丫头的头,道:“万事提前做好准备总是没错的,一些麻烦的事情更是要多做几处准备,如此才可万无一失。”

正说着,程仲忽然走来,恭敬道:“公子,门外有人求见。”

顾川闻言,已知来者何人,遂点了点头道:“让他进来吧。”

“是!”

……

东篱居。

院中,梧桐树下,小橘手握着笔,她的手又被顾川握着,正在纸上书写。

“狡兔三窟”四个大字,很快便跃然纸上。

“少爷,这是什么意思啊?”小橘脸红噗噗的,羞怯的问道。

顾川松开她的手,而后笑着解释道:“所谓狡兔三窟呢,便是指狡猾的兔子会准备好几个藏身之窝,以保护自己免遭危险,明白了吗?”

“不太明白。”小丫鬟摇了摇头道。

“不明白关系,少爷给你举个例子就明白了。”

顾川说着,一旁的巳蛇轻笑一声:“又要讲故事了?”

他看向她,唇角微扬:“要不你来讲?”

“哼,你以为本座讲不出来吗?”

巳蛇不服气的轻哼一声,道:“本座行走江湖十数年,什么事没有见过?区区一只兔子而已。”

“嗯,你讲,我听着。”顾川点点头道。

“讲就讲!”巳蛇嘁一声,而后学着顾川的口吻道:“昔有一兔子,挖了三个洞,有猛兽要吃它,从其中一个洞钻了进去,兔子就从其他洞里逃走了!”

说完,她看向周围众人,得意道:“如何?是这个意思吧?”

“呃……”一旁的慕仙儿扶额,走过去扯了扯自家师尊的衣角,小声道:“师尊,还是算了吧……”

“什么算了?难道本座讲的不好吗?”巳蛇挑眉道。

好,太好了,全是照搬的废话……慕仙儿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又不好说伤人的话,只是道:“师尊,咱们还是乖乖听他说吧。”

巳蛇还不服气,向小橘问道:“小橘,你懂了吗?”

小橘迟疑着摇了摇头:“更听不懂了。”

“……”

“你这般,我倒是有些担心,那几本书交给你能不能成事了。”顾川叹了口气道。

巳蛇脸一红,嘴硬道:“瞧不起谁,只是本座故意的罢了。”

没有理会这嘴硬的家伙,顾川敲了敲桌,而后道:“昔有一商贾,名曰李明,常行走于江湖之间,贩卖丝绸以牟利。

李明深知江湖险恶,故而在每次出行前,都会预先布置三处住所,以防万一。

一日,李明行至一偏远小镇,闻听当地有丝绸需求,便打算逗留几日贩卖货物。

他选择了一处安静的客栈作为临时住所,此乃其“第一窟”。

然而,未几日,李明察觉有人暗中窥探,疑有盗匪盯上了他的丝绸。

于是,李明迅速转移至他早前预备的另一处住所,此为“第二窟”。

此处更为隐蔽,且周围居民皆为良善之辈。

然而,好景不长,盗匪似乎仍然寻踪而至。

李明当机立断,携带着贵重的丝绸,连夜转移至“第三窟”。

这是一处位于山林之中的小屋,极为隐秘。

盗匪终于失去了李明的踪迹。”

说完,他看向小橘,问道:“可明白了?”

小橘想了想,有些不确定道:“少爷,此事便是说,行事要做好准备,而且准备还不能只有一个,要多做几个才行,对吗?”

“对,还是小橘聪明。”顾川笑着摸了摸小丫头的头,道:“万事提前做好准备总是没错的,一些麻烦的事情更是要多做几处准备,如此才可万无一失。”

正说着,程仲忽然走来,恭敬道:“公子,门外有人求见。”

顾川闻言,已知来者何人,遂点了点头道:“让他进来吧。”

“是!”

……

东篱居。

院中,梧桐树下,小橘手握着笔,她的手又被顾川握着,正在纸上书写。

“狡兔三窟”四个大字,很快便跃然纸上。

“少爷,这是什么意思啊?”小橘脸红噗噗的,羞怯的问道。

顾川松开她的手,而后笑着解释道:“所谓狡兔三窟呢,便是指狡猾的兔子会准备好几个藏身之窝,以保护自己免遭危险,明白了吗?”

“不太明白。”小丫鬟摇了摇头道。

“不明白关系,少爷给你举个例子就明白了。”

顾川说着,一旁的巳蛇轻笑一声:“又要讲故事了?”

他看向她,唇角微扬:“要不你来讲?”

“哼,你以为本座讲不出来吗?”

巳蛇不服气的轻哼一声,道:“本座行走江湖十数年,什么事没有见过?区区一只兔子而已。”

“嗯,你讲,我听着。”顾川点点头道。

“讲就讲!”巳蛇嘁一声,而后学着顾川的口吻道:“昔有一兔子,挖了三个洞,有猛兽要吃它,从其中一个洞钻了进去,兔子就从其他洞里逃走了!”

说完,她看向周围众人,得意道:“如何?是这个意思吧?”

“呃……”一旁的慕仙儿扶额,走过去扯了扯自家师尊的衣角,小声道:“师尊,还是算了吧……”

“什么算了?难道本座讲的不好吗?”巳蛇挑眉道。

好,太好了,全是照搬的废话……慕仙儿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又不好说伤人的话,只是道:“师尊,咱们还是乖乖听他说吧。”

巳蛇还不服气,向小橘问道:“小橘,你懂了吗?”

小橘迟疑着摇了摇头:“更听不懂了。”

“……”

“你这般,我倒是有些担心,那几本书交给你能不能成事了。”顾川叹了口气道。

巳蛇脸一红,嘴硬道:“瞧不起谁,只是本座故意的罢了。”

没有理会这嘴硬的家伙,顾川敲了敲桌,而后道:“昔有一商贾,名曰李明,常行走于江湖之间,贩卖丝绸以牟利。

李明深知江湖险恶,故而在每次出行前,都会预先布置三处住所,以防万一。

一日,李明行至一偏远小镇,闻听当地有丝绸需求,便打算逗留几日贩卖货物。

他选择了一处安静的客栈作为临时住所,此乃其“第一窟”。

然而,未几日,李明察觉有人暗中窥探,疑有盗匪盯上了他的丝绸。

于是,李明迅速转移至他早前预备的另一处住所,此为“第二窟”。

此处更为隐蔽,且周围居民皆为良善之辈。

然而,好景不长,盗匪似乎仍然寻踪而至。

李明当机立断,携带着贵重的丝绸,连夜转移至“第三窟”。

这是一处位于山林之中的小屋,极为隐秘。

盗匪终于失去了李明的踪迹。”

说完,他看向小橘,问道:“可明白了?”

小橘想了想,有些不确定道:“少爷,此事便是说,行事要做好准备,而且准备还不能只有一个,要多做几个才行,对吗?”

“对,还是小橘聪明。”顾川笑着摸了摸小丫头的头,道:“万事提前做好准备总是没错的,一些麻烦的事情更是要多做几处准备,如此才可万无一失。”

正说着,程仲忽然走来,恭敬道:“公子,门外有人求见。”

顾川闻言,已知来者何人,遂点了点头道:“让他进来吧。”

“是!”

……

东篱居。

院中,梧桐树下,小橘手握着笔,她的手又被顾川握着,正在纸上书写。

“狡兔三窟”四个大字,很快便跃然纸上。

“少爷,这是什么意思啊?”小橘脸红噗噗的,羞怯的问道。

顾川松开她的手,而后笑着解释道:“所谓狡兔三窟呢,便是指狡猾的兔子会准备好几个藏身之窝,以保护自己免遭危险,明白了吗?”

“不太明白。”小丫鬟摇了摇头道。

“不明白关系,少爷给你举个例子就明白了。”

顾川说着,一旁的巳蛇轻笑一声:“又要讲故事了?”

他看向她,唇角微扬:“要不你来讲?”

“哼,你以为本座讲不出来吗?”

巳蛇不服气的轻哼一声,道:“本座行走江湖十数年,什么事没有见过?区区一只兔子而已。”

“嗯,你讲,我听着。”顾川点点头道。

“讲就讲!”巳蛇嘁一声,而后学着顾川的口吻道:“昔有一兔子,挖了三个洞,有猛兽要吃它,从其中一个洞钻了进去,兔子就从其他洞里逃走了!”

说完,她看向周围众人,得意道:“如何?是这个意思吧?”

“呃……”一旁的慕仙儿扶额,走过去扯了扯自家师尊的衣角,小声道:“师尊,还是算了吧……”

“什么算了?难道本座讲的不好吗?”巳蛇挑眉道。

好,太好了,全是照搬的废话……慕仙儿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又不好说伤人的话,只是道:“师尊,咱们还是乖乖听他说吧。”

巳蛇还不服气,向小橘问道:“小橘,你懂了吗?”

小橘迟疑着摇了摇头:“更听不懂了。”

“……”

“你这般,我倒是有些担心,那几本书交给你能不能成事了。”顾川叹了口气道。

巳蛇脸一红,嘴硬道:“瞧不起谁,只是本座故意的罢了。”

没有理会这嘴硬的家伙,顾川敲了敲桌,而后道:“昔有一商贾,名曰李明,常行走于江湖之间,贩卖丝绸以牟利。

李明深知江湖险恶,故而在每次出行前,都会预先布置三处住所,以防万一。

一日,李明行至一偏远小镇,闻听当地有丝绸需求,便打算逗留几日贩卖货物。

他选择了一处安静的客栈作为临时住所,此乃其“第一窟”。

然而,未几日,李明察觉有人暗中窥探,疑有盗匪盯上了他的丝绸。

于是,李明迅速转移至他早前预备的另一处住所,此为“第二窟”。

此处更为隐蔽,且周围居民皆为良善之辈。

然而,好景不长,盗匪似乎仍然寻踪而至。

李明当机立断,携带着贵重的丝绸,连夜转移至“第三窟”。

这是一处位于山林之中的小屋,极为隐秘。

盗匪终于失去了李明的踪迹。”

说完,他看向小橘,问道:“可明白了?”

小橘想了想,有些不确定道:“少爷,此事便是说,行事要做好准备,而且准备还不能只有一个,要多做几个才行,对吗?”

“对,还是小橘聪明。”顾川笑着摸了摸小丫头的头,道:“万事提前做好准备总是没错的,一些麻烦的事情更是要多做几处准备,如此才可万无一失。”

正说着,程仲忽然走来,恭敬道:“公子,门外有人求见。”

顾川闻言,已知来者何人,遂点了点头道:“让他进来吧。”

“是!”

……

东篱居。

院中,梧桐树下,小橘手握着笔,她的手又被顾川握着,正在纸上书写。

“狡兔三窟”四个大字,很快便跃然纸上。

“少爷,这是什么意思啊?”小橘脸红噗噗的,羞怯的问道。

顾川松开她的手,而后笑着解释道:“所谓狡兔三窟呢,便是指狡猾的兔子会准备好几个藏身之窝,以保护自己免遭危险,明白了吗?”

“不太明白。”小丫鬟摇了摇头道。

“不明白关系,少爷给你举个例子就明白了。”

顾川说着,一旁的巳蛇轻笑一声:“又要讲故事了?”

他看向她,唇角微扬:“要不你来讲?”

“哼,你以为本座讲不出来吗?”

巳蛇不服气的轻哼一声,道:“本座行走江湖十数年,什么事没有见过?区区一只兔子而已。”

“嗯,你讲,我听着。”顾川点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