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白雾纪元

如此这般,每次有哥布林跃过桌子,范奕尘便会用盾牌将其拍飞,如果有哥布林试图穿过间隙,范奕尘就会一刀将其砍至半死。

武器的优势在这个时候显得尤为关键,范奕尘为什么能一刀解决一只哥布林,就是因为即使哥布林拿着武器试图格挡,风纹短刀也能宛若削豆腐般将哥布林的武器砍断,然后再顺势砍在哥布林身上,将其废掉。

许久。

最先冲上第十层的哥布林,还有后续跑上来送死的哥布林终于被范奕尘解决干净了。

范奕尘同样打扫起战场来,将一双双哥布林手掌全部剁下来,然后再把这些流淌着血液的手掌全部放进背包中,范奕尘数了一下,加起来的哥布林手掌已经有31对了,距离100对的目标已经不是遥不可及。

背着不断往下淌血的背包的范奕尘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杀人分尸的狂魔。

范奕尘掂了掂背包,发现装了几十只手掌的背包重量已经不轻了,他决定先回顶楼去将这些手掌售卖掉。

战斗这么久,他也出了好几身大汗,浑身黏糊糊的感觉并不好受,他得去顶楼补充水分、能量,顺便清洗一下身体。

至于白芷柔,范奕尘都懒得回头看上一眼。

让她自己至于蜷在卧室角落吧,如果那样真的能够活下去的话。

“叮!”

“是否出售哥布林指骨?”

范奕尘心里默念“是”之后,白芒扫过,被倒在地上的一小堆哥布林手掌便消失不见。

而在主神光球的界面当中,范奕尘显示的魂晶余额数量则是加上了31。

“呼……”

做完这些,范奕尘才终于像是打工了一天回到出租屋的社畜般长长舒了一口气。

他背靠着顶楼阁屋坐下,拿出那桶饮用水清洗了脸和双手后便拿出新兑换的大肉棒啃了起来。

膝盖的部位有一片淤青。

那是被哥布林砸到的地方。

虽然现在放松下来后,每次活动到膝盖都会让范奕尘疼得直咧嘴,但他内心还是暗自庆幸的,如果那个哥布林拿的是匕首,那他现在多半已经沦为哥布林的腹中餐了。

哐哐哐!

“开门啊!”

“让我上去!”

范奕尘的耳边传来了敲击铁门和白芷柔的声音。

她的声音里面充斥着惶恐与焦急。

“门堵住了……”

“别白费力气了!”

“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你再大声一点的话,哥布林很快就会循着声音冲上来跟你进行一番亲切而友好的深入交流了……”

范奕尘懒洋洋地说道。

铁门下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过了一会,白芷柔那被刻意压低,可怜巴巴地声音才从铁门后方传出。

“求求你了~~~”

“让我上去好不好~~~”

“我……”

“我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你……”

听到最后一句话,范奕尘心中微微一动,不过他很快就将不切实际的旖旎幻想抛诸脑后。

即使在紧张的高三备考过程中,范奕尘也依旧保持着每天半小时看新闻段子放松心情的习惯。

他之前可是看过国内外很多捞女用身体换取房租,乃至用怀孕来骗取抚养金的做法。

在如今这个迷雾渺茫的新世界,范奕尘可不愿意‘沾染因果’带上这么一个拖油瓶。

范奕尘默不作声,慢斯条理地将手里的肉棒吃得干干净净。

吃饱喝足后,范奕尘自顾自地靠在阁屋边上小憩起来。

他刚刚可是耗费了大量的心力体力,现在彻底放松下来后,困倦之感很快就涌上脑海。

……

“唔……”

睡醒之后的天依旧是白濛濛的,不过好在,主神光球是有时间显示功能的。

“0001:01:01:17:02:30……”

主神光球的时间是一个全新的时间。

“1月1号,下午五点零2分……”

“至于年的话,现在肯定不能说公元1年了……”

“那应该说什么?”

范奕尘抬头看了看迷濛的天空,自言自语道:“难不成说是迷雾纪元?迷元1年?”

“或者是白雾纪元,白元1年?”

范奕尘摇了摇头,很快将杂乱的思绪甩出脑袋,现在可不是计较怎么命名历法的问题。

睡了几十分钟后,范奕尘奢侈地用饮用水洗了把脸。

随后,范奕尘精神饱满地推开压在铁门上那个装满重物的废铁箱。

“咦?”

当范奕尘走下顶楼时,他一眼就看到了蜷缩在楼梯旁边的白芷柔。

白芷柔看到范奕尘像是看到救星般一把冲了过来,抓住范奕尘的手臂。

“求求你。”

“带上我……”

“我保证会听话的。”

“什么话都听……”

白芷柔整个人都凑到范奕尘身前,还有意无意地将范奕尘的手臂往她胸前的丰满上凑。

可惜的是。

由于白芷柔房间内所有的香水都已经被迷雾蒸发,卫生间又没有一滴水,她身上也带着一股轻微的汗味,手上也是黏糊糊的。

范奕尘并没有回答白芷柔,坚定地将手臂抽出来后,他反问了一句:“你的砍刀呢?”

“要跟着我的话,你就必须学会拿砍刀去杀死哥布林。”

范奕尘说完就独自走下楼去。

留下白芷柔愣愣地杵在原地。

她从来没有遇见过像范奕尘这样的男性。

她在生活中、直播中遇到的所有异性,或明或暗,对自己都绝对是一种欣赏,乃至饥渴、恨不得把自己扒得一干二净的态度。

等到范奕尘走到第十层的时候,白芷柔才急匆匆地捡回那把沾满血迹的哥布林砍刀。

“我明白了!”

“请你带上我吧!”

白芷柔此时的脸色虽然苍白,嘴唇也因为许久没有补充水分而干裂,但她的眼神却是变得坚定无比,就像是多年前她父亲抛弃她们母子的那天一样。

痛哭与崩溃如果无法改变现状,那就只有依靠坚强,才能在幽暗的道路中探寻光明。

她当年的网红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

她本身就是个意志过人的人,人的恐惧往往是来源于未知与孤独,哥布林对白芷柔来说,完全就是个堪比鬼怪般的物种。

但如今有了范奕尘的逼迫与作伴,白芷柔还是迅速捡拾起了以前的自信。

范奕尘见状,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吃饱喝足后,范奕尘自顾自地靠在阁屋边上小憩起来。

他刚刚可是耗费了大量的心力体力,现在彻底放松下来后,困倦之感很快就涌上脑海。

……

“唔……”

睡醒之后的天依旧是白濛濛的,不过好在,主神光球是有时间显示功能的。

“0001:01:01:17:02:30……”

主神光球的时间是一个全新的时间。

“1月1号,下午五点零2分……”

“至于年的话,现在肯定不能说公元1年了……”

“那应该说什么?”

范奕尘抬头看了看迷濛的天空,自言自语道:“难不成说是迷雾纪元?迷元1年?”

“或者是白雾纪元,白元1年?”

范奕尘摇了摇头,很快将杂乱的思绪甩出脑袋,现在可不是计较怎么命名历法的问题。

睡了几十分钟后,范奕尘奢侈地用饮用水洗了把脸。

随后,范奕尘精神饱满地推开压在铁门上那个装满重物的废铁箱。

“咦?”

当范奕尘走下顶楼时,他一眼就看到了蜷缩在楼梯旁边的白芷柔。

白芷柔看到范奕尘像是看到救星般一把冲了过来,抓住范奕尘的手臂。

“求求你。”

“带上我……”

“我保证会听话的。”

“什么话都听……”

白芷柔整个人都凑到范奕尘身前,还有意无意地将范奕尘的手臂往她胸前的丰满上凑。

可惜的是。

由于白芷柔房间内所有的香水都已经被迷雾蒸发,卫生间又没有一滴水,她身上也带着一股轻微的汗味,手上也是黏糊糊的。

范奕尘并没有回答白芷柔,坚定地将手臂抽出来后,他反问了一句:“你的砍刀呢?”

“要跟着我的话,你就必须学会拿砍刀去杀死哥布林。”

范奕尘说完就独自走下楼去。

留下白芷柔愣愣地杵在原地。

她从来没有遇见过像范奕尘这样的男性。

她在生活中、直播中遇到的所有异性,或明或暗,对自己都绝对是一种欣赏,乃至饥渴、恨不得把自己扒得一干二净的态度。

等到范奕尘走到第十层的时候,白芷柔才急匆匆地捡回那把沾满血迹的哥布林砍刀。

“我明白了!”

“请你带上我吧!”

白芷柔此时的脸色虽然苍白,嘴唇也因为许久没有补充水分而干裂,但她的眼神却是变得坚定无比,就像是多年前她父亲抛弃她们母子的那天一样。

痛哭与崩溃如果无法改变现状,那就只有依靠坚强,才能在幽暗的道路中探寻光明。

她当年的网红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

她本身就是个意志过人的人,人的恐惧往往是来源于未知与孤独,哥布林对白芷柔来说,完全就是个堪比鬼怪般的物种。

但如今有了范奕尘的逼迫与作伴,白芷柔还是迅速捡拾起了以前的自信。

范奕尘见状,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吃饱喝足后,范奕尘自顾自地靠在阁屋边上小憩起来。

他刚刚可是耗费了大量的心力体力,现在彻底放松下来后,困倦之感很快就涌上脑海。

……

“唔……”

睡醒之后的天依旧是白濛濛的,不过好在,主神光球是有时间显示功能的。

“0001:01:01:17:02:30……”

主神光球的时间是一个全新的时间。

“1月1号,下午五点零2分……”

“至于年的话,现在肯定不能说公元1年了……”

“那应该说什么?”

范奕尘抬头看了看迷濛的天空,自言自语道:“难不成说是迷雾纪元?迷元1年?”

“或者是白雾纪元,白元1年?”

范奕尘摇了摇头,很快将杂乱的思绪甩出脑袋,现在可不是计较怎么命名历法的问题。

睡了几十分钟后,范奕尘奢侈地用饮用水洗了把脸。

随后,范奕尘精神饱满地推开压在铁门上那个装满重物的废铁箱。

“咦?”

当范奕尘走下顶楼时,他一眼就看到了蜷缩在楼梯旁边的白芷柔。

白芷柔看到范奕尘像是看到救星般一把冲了过来,抓住范奕尘的手臂。

“求求你。”

“带上我……”

“我保证会听话的。”

“什么话都听……”

白芷柔整个人都凑到范奕尘身前,还有意无意地将范奕尘的手臂往她胸前的丰满上凑。

可惜的是。

由于白芷柔房间内所有的香水都已经被迷雾蒸发,卫生间又没有一滴水,她身上也带着一股轻微的汗味,手上也是黏糊糊的。

范奕尘并没有回答白芷柔,坚定地将手臂抽出来后,他反问了一句:“你的砍刀呢?”

“要跟着我的话,你就必须学会拿砍刀去杀死哥布林。”

范奕尘说完就独自走下楼去。

留下白芷柔愣愣地杵在原地。

她从来没有遇见过像范奕尘这样的男性。

她在生活中、直播中遇到的所有异性,或明或暗,对自己都绝对是一种欣赏,乃至饥渴、恨不得把自己扒得一干二净的态度。

等到范奕尘走到第十层的时候,白芷柔才急匆匆地捡回那把沾满血迹的哥布林砍刀。

“我明白了!”

“请你带上我吧!”

白芷柔此时的脸色虽然苍白,嘴唇也因为许久没有补充水分而干裂,但她的眼神却是变得坚定无比,就像是多年前她父亲抛弃她们母子的那天一样。

痛哭与崩溃如果无法改变现状,那就只有依靠坚强,才能在幽暗的道路中探寻光明。

她当年的网红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

她本身就是个意志过人的人,人的恐惧往往是来源于未知与孤独,哥布林对白芷柔来说,完全就是个堪比鬼怪般的物种。

但如今有了范奕尘的逼迫与作伴,白芷柔还是迅速捡拾起了以前的自信。

范奕尘见状,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吃饱喝足后,范奕尘自顾自地靠在阁屋边上小憩起来。

他刚刚可是耗费了大量的心力体力,现在彻底放松下来后,困倦之感很快就涌上脑海。

……

“唔……”

睡醒之后的天依旧是白濛濛的,不过好在,主神光球是有时间显示功能的。

“0001:01:01:17:02:30……”

主神光球的时间是一个全新的时间。

“1月1号,下午五点零2分……”

“至于年的话,现在肯定不能说公元1年了……”

“那应该说什么?”

范奕尘抬头看了看迷濛的天空,自言自语道:“难不成说是迷雾纪元?迷元1年?”

“或者是白雾纪元,白元1年?”

范奕尘摇了摇头,很快将杂乱的思绪甩出脑袋,现在可不是计较怎么命名历法的问题。

睡了几十分钟后,范奕尘奢侈地用饮用水洗了把脸。

随后,范奕尘精神饱满地推开压在铁门上那个装满重物的废铁箱。

“咦?”

当范奕尘走下顶楼时,他一眼就看到了蜷缩在楼梯旁边的白芷柔。

白芷柔看到范奕尘像是看到救星般一把冲了过来,抓住范奕尘的手臂。

“求求你。”

“带上我……”

“我保证会听话的。”

“什么话都听……”

白芷柔整个人都凑到范奕尘身前,还有意无意地将范奕尘的手臂往她胸前的丰满上凑。

可惜的是。

由于白芷柔房间内所有的香水都已经被迷雾蒸发,卫生间又没有一滴水,她身上也带着一股轻微的汗味,手上也是黏糊糊的。

范奕尘并没有回答白芷柔,坚定地将手臂抽出来后,他反问了一句:“你的砍刀呢?”

“要跟着我的话,你就必须学会拿砍刀去杀死哥布林。”

范奕尘说完就独自走下楼去。

留下白芷柔愣愣地杵在原地。

她从来没有遇见过像范奕尘这样的男性。

她在生活中、直播中遇到的所有异性,或明或暗,对自己都绝对是一种欣赏,乃至饥渴、恨不得把自己扒得一干二净的态度。

等到范奕尘走到第十层的时候,白芷柔才急匆匆地捡回那把沾满血迹的哥布林砍刀。

“我明白了!”

“请你带上我吧!”

白芷柔此时的脸色虽然苍白,嘴唇也因为许久没有补充水分而干裂,但她的眼神却是变得坚定无比,就像是多年前她父亲抛弃她们母子的那天一样。

痛哭与崩溃如果无法改变现状,那就只有依靠坚强,才能在幽暗的道路中探寻光明。

她当年的网红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

她本身就是个意志过人的人,人的恐惧往往是来源于未知与孤独,哥布林对白芷柔来说,完全就是个堪比鬼怪般的物种。

但如今有了范奕尘的逼迫与作伴,白芷柔还是迅速捡拾起了以前的自信。

范奕尘见状,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吃饱喝足后,范奕尘自顾自地靠在阁屋边上小憩起来。

他刚刚可是耗费了大量的心力体力,现在彻底放松下来后,困倦之感很快就涌上脑海。

……

“唔……”

睡醒之后的天依旧是白濛濛的,不过好在,主神光球是有时间显示功能的。

“0001:01:01:17:02:30……”

主神光球的时间是一个全新的时间。

“1月1号,下午五点零2分……”

“至于年的话,现在肯定不能说公元1年了……”

“那应该说什么?”

范奕尘抬头看了看迷濛的天空,自言自语道:“难不成说是迷雾纪元?迷元1年?”

“或者是白雾纪元,白元1年?”

范奕尘摇了摇头,很快将杂乱的思绪甩出脑袋,现在可不是计较怎么命名历法的问题。

睡了几十分钟后,范奕尘奢侈地用饮用水洗了把脸。

随后,范奕尘精神饱满地推开压在铁门上那个装满重物的废铁箱。

“咦?”

当范奕尘走下顶楼时,他一眼就看到了蜷缩在楼梯旁边的白芷柔。

白芷柔看到范奕尘像是看到救星般一把冲了过来,抓住范奕尘的手臂。

“求求你。”

“带上我……”

“我保证会听话的。”

“什么话都听……”

白芷柔整个人都凑到范奕尘身前,还有意无意地将范奕尘的手臂往她胸前的丰满上凑。

可惜的是。

由于白芷柔房间内所有的香水都已经被迷雾蒸发,卫生间又没有一滴水,她身上也带着一股轻微的汗味,手上也是黏糊糊的。

范奕尘并没有回答白芷柔,坚定地将手臂抽出来后,他反问了一句:“你的砍刀呢?”

“要跟着我的话,你就必须学会拿砍刀去杀死哥布林。”

范奕尘说完就独自走下楼去。

留下白芷柔愣愣地杵在原地。

她从来没有遇见过像范奕尘这样的男性。

她在生活中、直播中遇到的所有异性,或明或暗,对自己都绝对是一种欣赏,乃至饥渴、恨不得把自己扒得一干二净的态度。

等到范奕尘走到第十层的时候,白芷柔才急匆匆地捡回那把沾满血迹的哥布林砍刀。

“我明白了!”

“请你带上我吧!”

白芷柔此时的脸色虽然苍白,嘴唇也因为许久没有补充水分而干裂,但她的眼神却是变得坚定无比,就像是多年前她父亲抛弃她们母子的那天一样。

痛哭与崩溃如果无法改变现状,那就只有依靠坚强,才能在幽暗的道路中探寻光明。

她当年的网红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

她本身就是个意志过人的人,人的恐惧往往是来源于未知与孤独,哥布林对白芷柔来说,完全就是个堪比鬼怪般的物种。

但如今有了范奕尘的逼迫与作伴,白芷柔还是迅速捡拾起了以前的自信。

范奕尘见状,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吃饱喝足后,范奕尘自顾自地靠在阁屋边上小憩起来。

他刚刚可是耗费了大量的心力体力,现在彻底放松下来后,困倦之感很快就涌上脑海。

……

“唔……”

睡醒之后的天依旧是白濛濛的,不过好在,主神光球是有时间显示功能的。

“0001:01:01:17:02:30……”

主神光球的时间是一个全新的时间。

“1月1号,下午五点零2分……”

“至于年的话,现在肯定不能说公元1年了……”

“那应该说什么?”

范奕尘抬头看了看迷濛的天空,自言自语道:“难不成说是迷雾纪元?迷元1年?”

“或者是白雾纪元,白元1年?”

范奕尘摇了摇头,很快将杂乱的思绪甩出脑袋,现在可不是计较怎么命名历法的问题。

睡了几十分钟后,范奕尘奢侈地用饮用水洗了把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