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后方着火,意图割地赔款。

就在雷之国大名对雷影下达死命令时,远在另一边的土之国同样在上演着这一幕。

但稍有不同的是,大野木亲自到达大名府,面见大名。

在现任忍村领导人里,大野木的年纪最大,同样也最为老练,心计和谋略都略高于其他人。

这是时间沉淀所带来的额外品,亦是存活于世间的证明。

大野木历经初代土影和二代土影,和大名的关系藕断丝连,并没有遭到雷之国大名对待雷影的待遇。

现任土之国大名十分年轻,各方面能力平平,不像火之国的源光赖那样心计颇深,那是真正的软弱无能。

国家大权基本上都被都城的贵族把持着,而大野木此次前来,正是因这些人强烈要求才过来的。

若非命脉握于他人之手,堂堂土影,土之国元老的大野木又怎会屈服于他人。

但形势比人强,大野木并没有无敌于忍界,所以他必须要忍耐。

府邸内,大野木冷眼看着面前这些尸位素餐的官员,内心怒火忽上忽下,但始终保持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余光又瞥了一眼位于最上方的大名,心里不由得深深叹息。

“唉....土之国路在何方?”

“一个娃娃又怎是这些老狐狸的对手,只能任人摆布,成为傀儡。”

此时四周寂静无声,只有食物入口的咀嚼声,大名紧张的坐在位置上,身后则是贵族们安排的仆人。

他神色十分紧张,不时有冷汗从额头上渗出,双手用力攥紧衣角,目光飘忽不定,落在眼前的桌子上。

忽然,背后一只手推了推他,傀儡大名抖了抖身子,似乎知道何意,迟疑后抬起头,直视着前方,勉强做出端庄的仪态。

大野木将这些都尽收眼底,忍不住摇了摇头。

而面对的人似乎就等着这个时刻,刚一摇头,就听见一道语气极为肆意的声音响起。

“土影为何而摇头?刚才我见你目光看向大名,莫非是因为大名?”

“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土影还请担待一些,我们的大名有些胆小,惊不起吓。”

说话那人嘴角上扬,面露阴沉沉的笑,促狭的眼睛里透射出看戏的目光,让人第一眼感到不适。

大野木老而成精,这种小场面自然难不倒他,看了他一眼,随后平静的说。

“我是为眼下局势而担心,为这个国家而担心。”

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说话水平就是不一样,三言两语便将这件事定了性质。

以国家安危作为挡箭牌,将路给堵死,不给人反驳的机会。

没有制造出绊子,让说话那人感到无趣,还想要再说什么,却被一道凌厉的目光吓的缩起了脖子。

大野木老神常在,对眼前的动静视若无睹,安静的在脑中思考着战局,毫不关心贵族们想法如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野木见他们丝毫没有讨论国家大事的意思,不免有些气愤,同时内心不禁悲凉。

但多年修持的心性让他仍旧忍了下来,但语气却变得不善起来。

“各位把我从前线叫回来,不会就只是在这里吃喝玩乐的吧。”

此言一出,场上一片欢乐的气氛骤然变得冰冷无比。

“咳咳,当然不是。”就在众人尴尬时,贵族中的领头的山田岩彻轻咳一声出声说道。

大野木目光冷淡的看着他,眯着眼静待下文。

“土影为国而战劳苦功高,这些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山田岩彻表情诚恳,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到这种场面话,大野木内心不屑一顾,这么多年下来,彼此都有个了解。

作为贵族头子,山田岩彻手握大量权力,能有今天,靠的就是心狠手辣。

小绵羊可做不到这种地步。

要说山田岩彻会心痛,那大野木还不如相信太阳从西边升起。

随后话音一转,山田岩彻露出虚伪的笑容说道:“可事情总要有个轻重缓急吧。”

大野木闻言,压抑着怒火,一字一顿的问道:“难道国家的安危还不算不上严重吗!”

山田岩彻笑眯眯的点头,顺着他的话说道:“当然算。”

大野木看着他,还以为终于可以进入正题了。

但谁料山田岩彻下一句话硬生生气的他七窍生烟,满脸涨红。

“可已经打了几年了,都没见到成效,人力物力每时每刻都在消耗着,这些您想过没有。”

说着,山田岩彻惋惜般的摇了摇头,脸上挂着怜悯的神色。

“唉...在这样打下去,底下的百姓可就活不下去了。”

大野木努力平复激荡的心绪,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

闻言,山田岩彻嘴角勾起笑意,双手交叉撑在桌面,缓缓说道:“不如...直接投降算了。”

“这样不仅能为土之国带来和平,还能将伤亡减至最低。”

说完,随即就有其他人附和着,脸上十分认同。

大野木望着这些拖后腿的队友,那是一阵咬牙切齿,双目近乎要喷出火来,将他们全部烧成灰烬。

但很可惜,这一切都只是臆想。

山田岩彻见状,微微一笑,继续劝说道:“我知道土影可能无法接受,觉得这太过屈辱了些。”

“但这不是没有办法吗,木叶实力太过强大,就算三国联合也都无法突破木叶的防线。”

“雾隐又战败,只剩下云隐,我们大势已去了。”

大野木捏紧拳头,猛地捶击桌子,气愤的说道:“可战争不是你想停止就停的,木叶不会放弃近在咫尺的肥肉,不会!”

山田岩彻呵呵一笑,不以为然的摆摆手:“没有不可能的事,无非就是所得利益不够而已。”

“只要木叶肯停止战争,土之国可以割地赔款,可以补偿全部木叶全部损失。”

听到这种没志气的话,大野木不禁踉跄两步,满脸的不可置信,颤抖的指着他。

“你居然不惜割地,难道就这么害怕木叶打过来吗?”

“害怕失去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失去生命?”

大野木也是豁出去了,直接将贪生怕死四个字拍到他的脸上,将挡在双方面皮之间的窗户纸捅破,赤裸裸的瘫在众目睽睽之下。

“咳咳,当然不是。”就在众人尴尬时,贵族中的领头的山田岩彻轻咳一声出声说道。

大野木目光冷淡的看着他,眯着眼静待下文。

“土影为国而战劳苦功高,这些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山田岩彻表情诚恳,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到这种场面话,大野木内心不屑一顾,这么多年下来,彼此都有个了解。

作为贵族头子,山田岩彻手握大量权力,能有今天,靠的就是心狠手辣。

小绵羊可做不到这种地步。

要说山田岩彻会心痛,那大野木还不如相信太阳从西边升起。

随后话音一转,山田岩彻露出虚伪的笑容说道:“可事情总要有个轻重缓急吧。”

大野木闻言,压抑着怒火,一字一顿的问道:“难道国家的安危还不算不上严重吗!”

山田岩彻笑眯眯的点头,顺着他的话说道:“当然算。”

大野木看着他,还以为终于可以进入正题了。

但谁料山田岩彻下一句话硬生生气的他七窍生烟,满脸涨红。

“可已经打了几年了,都没见到成效,人力物力每时每刻都在消耗着,这些您想过没有。”

说着,山田岩彻惋惜般的摇了摇头,脸上挂着怜悯的神色。

“唉...在这样打下去,底下的百姓可就活不下去了。”

大野木努力平复激荡的心绪,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

闻言,山田岩彻嘴角勾起笑意,双手交叉撑在桌面,缓缓说道:“不如...直接投降算了。”

“这样不仅能为土之国带来和平,还能将伤亡减至最低。”

说完,随即就有其他人附和着,脸上十分认同。

大野木望着这些拖后腿的队友,那是一阵咬牙切齿,双目近乎要喷出火来,将他们全部烧成灰烬。

但很可惜,这一切都只是臆想。

山田岩彻见状,微微一笑,继续劝说道:“我知道土影可能无法接受,觉得这太过屈辱了些。”

“但这不是没有办法吗,木叶实力太过强大,就算三国联合也都无法突破木叶的防线。”

“雾隐又战败,只剩下云隐,我们大势已去了。”

大野木捏紧拳头,猛地捶击桌子,气愤的说道:“可战争不是你想停止就停的,木叶不会放弃近在咫尺的肥肉,不会!”

山田岩彻呵呵一笑,不以为然的摆摆手:“没有不可能的事,无非就是所得利益不够而已。”

“只要木叶肯停止战争,土之国可以割地赔款,可以补偿全部木叶全部损失。”

听到这种没志气的话,大野木不禁踉跄两步,满脸的不可置信,颤抖的指着他。

“你居然不惜割地,难道就这么害怕木叶打过来吗?”

“害怕失去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失去生命?”

大野木也是豁出去了,直接将贪生怕死四个字拍到他的脸上,将挡在双方面皮之间的窗户纸捅破,赤裸裸的瘫在众目睽睽之下。

“咳咳,当然不是。”就在众人尴尬时,贵族中的领头的山田岩彻轻咳一声出声说道。

大野木目光冷淡的看着他,眯着眼静待下文。

“土影为国而战劳苦功高,这些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山田岩彻表情诚恳,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到这种场面话,大野木内心不屑一顾,这么多年下来,彼此都有个了解。

作为贵族头子,山田岩彻手握大量权力,能有今天,靠的就是心狠手辣。

小绵羊可做不到这种地步。

要说山田岩彻会心痛,那大野木还不如相信太阳从西边升起。

随后话音一转,山田岩彻露出虚伪的笑容说道:“可事情总要有个轻重缓急吧。”

大野木闻言,压抑着怒火,一字一顿的问道:“难道国家的安危还不算不上严重吗!”

山田岩彻笑眯眯的点头,顺着他的话说道:“当然算。”

大野木看着他,还以为终于可以进入正题了。

但谁料山田岩彻下一句话硬生生气的他七窍生烟,满脸涨红。

“可已经打了几年了,都没见到成效,人力物力每时每刻都在消耗着,这些您想过没有。”

说着,山田岩彻惋惜般的摇了摇头,脸上挂着怜悯的神色。

“唉...在这样打下去,底下的百姓可就活不下去了。”

大野木努力平复激荡的心绪,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

闻言,山田岩彻嘴角勾起笑意,双手交叉撑在桌面,缓缓说道:“不如...直接投降算了。”

“这样不仅能为土之国带来和平,还能将伤亡减至最低。”

说完,随即就有其他人附和着,脸上十分认同。

大野木望着这些拖后腿的队友,那是一阵咬牙切齿,双目近乎要喷出火来,将他们全部烧成灰烬。

但很可惜,这一切都只是臆想。

山田岩彻见状,微微一笑,继续劝说道:“我知道土影可能无法接受,觉得这太过屈辱了些。”

“但这不是没有办法吗,木叶实力太过强大,就算三国联合也都无法突破木叶的防线。”

“雾隐又战败,只剩下云隐,我们大势已去了。”

大野木捏紧拳头,猛地捶击桌子,气愤的说道:“可战争不是你想停止就停的,木叶不会放弃近在咫尺的肥肉,不会!”

山田岩彻呵呵一笑,不以为然的摆摆手:“没有不可能的事,无非就是所得利益不够而已。”

“只要木叶肯停止战争,土之国可以割地赔款,可以补偿全部木叶全部损失。”

听到这种没志气的话,大野木不禁踉跄两步,满脸的不可置信,颤抖的指着他。

“你居然不惜割地,难道就这么害怕木叶打过来吗?”

“害怕失去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失去生命?”

大野木也是豁出去了,直接将贪生怕死四个字拍到他的脸上,将挡在双方面皮之间的窗户纸捅破,赤裸裸的瘫在众目睽睽之下。

“咳咳,当然不是。”就在众人尴尬时,贵族中的领头的山田岩彻轻咳一声出声说道。

大野木目光冷淡的看着他,眯着眼静待下文。

“土影为国而战劳苦功高,这些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山田岩彻表情诚恳,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到这种场面话,大野木内心不屑一顾,这么多年下来,彼此都有个了解。

作为贵族头子,山田岩彻手握大量权力,能有今天,靠的就是心狠手辣。

小绵羊可做不到这种地步。

要说山田岩彻会心痛,那大野木还不如相信太阳从西边升起。

随后话音一转,山田岩彻露出虚伪的笑容说道:“可事情总要有个轻重缓急吧。”

大野木闻言,压抑着怒火,一字一顿的问道:“难道国家的安危还不算不上严重吗!”

山田岩彻笑眯眯的点头,顺着他的话说道:“当然算。”

大野木看着他,还以为终于可以进入正题了。

但谁料山田岩彻下一句话硬生生气的他七窍生烟,满脸涨红。

“可已经打了几年了,都没见到成效,人力物力每时每刻都在消耗着,这些您想过没有。”

说着,山田岩彻惋惜般的摇了摇头,脸上挂着怜悯的神色。

“唉...在这样打下去,底下的百姓可就活不下去了。”

大野木努力平复激荡的心绪,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

闻言,山田岩彻嘴角勾起笑意,双手交叉撑在桌面,缓缓说道:“不如...直接投降算了。”

“这样不仅能为土之国带来和平,还能将伤亡减至最低。”

说完,随即就有其他人附和着,脸上十分认同。

大野木望着这些拖后腿的队友,那是一阵咬牙切齿,双目近乎要喷出火来,将他们全部烧成灰烬。

但很可惜,这一切都只是臆想。

山田岩彻见状,微微一笑,继续劝说道:“我知道土影可能无法接受,觉得这太过屈辱了些。”

“但这不是没有办法吗,木叶实力太过强大,就算三国联合也都无法突破木叶的防线。”

“雾隐又战败,只剩下云隐,我们大势已去了。”

大野木捏紧拳头,猛地捶击桌子,气愤的说道:“可战争不是你想停止就停的,木叶不会放弃近在咫尺的肥肉,不会!”

山田岩彻呵呵一笑,不以为然的摆摆手:“没有不可能的事,无非就是所得利益不够而已。”

“只要木叶肯停止战争,土之国可以割地赔款,可以补偿全部木叶全部损失。”

听到这种没志气的话,大野木不禁踉跄两步,满脸的不可置信,颤抖的指着他。

“你居然不惜割地,难道就这么害怕木叶打过来吗?”

“害怕失去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失去生命?”

大野木也是豁出去了,直接将贪生怕死四个字拍到他的脸上,将挡在双方面皮之间的窗户纸捅破,赤裸裸的瘫在众目睽睽之下。

“咳咳,当然不是。”就在众人尴尬时,贵族中的领头的山田岩彻轻咳一声出声说道。

大野木目光冷淡的看着他,眯着眼静待下文。

“土影为国而战劳苦功高,这些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山田岩彻表情诚恳,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到这种场面话,大野木内心不屑一顾,这么多年下来,彼此都有个了解。

作为贵族头子,山田岩彻手握大量权力,能有今天,靠的就是心狠手辣。

小绵羊可做不到这种地步。

要说山田岩彻会心痛,那大野木还不如相信太阳从西边升起。

随后话音一转,山田岩彻露出虚伪的笑容说道:“可事情总要有个轻重缓急吧。”

大野木闻言,压抑着怒火,一字一顿的问道:“难道国家的安危还不算不上严重吗!”

山田岩彻笑眯眯的点头,顺着他的话说道:“当然算。”

大野木看着他,还以为终于可以进入正题了。

但谁料山田岩彻下一句话硬生生气的他七窍生烟,满脸涨红。

“可已经打了几年了,都没见到成效,人力物力每时每刻都在消耗着,这些您想过没有。”

说着,山田岩彻惋惜般的摇了摇头,脸上挂着怜悯的神色。

“唉...在这样打下去,底下的百姓可就活不下去了。”

大野木努力平复激荡的心绪,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

闻言,山田岩彻嘴角勾起笑意,双手交叉撑在桌面,缓缓说道:“不如...直接投降算了。”

“这样不仅能为土之国带来和平,还能将伤亡减至最低。”

说完,随即就有其他人附和着,脸上十分认同。

大野木望着这些拖后腿的队友,那是一阵咬牙切齿,双目近乎要喷出火来,将他们全部烧成灰烬。

但很可惜,这一切都只是臆想。

山田岩彻见状,微微一笑,继续劝说道:“我知道土影可能无法接受,觉得这太过屈辱了些。”

“但这不是没有办法吗,木叶实力太过强大,就算三国联合也都无法突破木叶的防线。”

“雾隐又战败,只剩下云隐,我们大势已去了。”

大野木捏紧拳头,猛地捶击桌子,气愤的说道:“可战争不是你想停止就停的,木叶不会放弃近在咫尺的肥肉,不会!”

山田岩彻呵呵一笑,不以为然的摆摆手:“没有不可能的事,无非就是所得利益不够而已。”

“只要木叶肯停止战争,土之国可以割地赔款,可以补偿全部木叶全部损失。”

听到这种没志气的话,大野木不禁踉跄两步,满脸的不可置信,颤抖的指着他。

“你居然不惜割地,难道就这么害怕木叶打过来吗?”

“害怕失去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失去生命?”

大野木也是豁出去了,直接将贪生怕死四个字拍到他的脸上,将挡在双方面皮之间的窗户纸捅破,赤裸裸的瘫在众目睽睽之下。

“咳咳,当然不是。”就在众人尴尬时,贵族中的领头的山田岩彻轻咳一声出声说道。

大野木目光冷淡的看着他,眯着眼静待下文。

“土影为国而战劳苦功高,这些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山田岩彻表情诚恳,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到这种场面话,大野木内心不屑一顾,这么多年下来,彼此都有个了解。

作为贵族头子,山田岩彻手握大量权力,能有今天,靠的就是心狠手辣。

小绵羊可做不到这种地步。

要说山田岩彻会心痛,那大野木还不如相信太阳从西边升起。

随后话音一转,山田岩彻露出虚伪的笑容说道:“可事情总要有个轻重缓急吧。”

大野木闻言,压抑着怒火,一字一顿的问道:“难道国家的安危还不算不上严重吗!”

山田岩彻笑眯眯的点头,顺着他的话说道:“当然算。”

大野木看着他,还以为终于可以进入正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