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拳拳到肉的比试

许褚看着自己两米长的大刀,瞬间觉得有些难受。

许褚虽然名叫虎痴,但他并不是痴呆。自然明白兵器在手和不在手的区别。

与人对敌,特别与多个敌人对敌时,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保证身前无人,因为一旦被人围死,就算你再多的招式,恐怕也难以施展。

孙乾已经看出许褚一闪而逝的尴尬,他接过话茬。

“不能使用兵器,仅仅比试拳脚,这种比法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敢问臧将军,如果是两军对垒,你还会提这样奇怪的要求吗?”

见孙乾不同意,臧霸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说道:“不如这样吧,我派出一百士卒,只要许将军能击败这一百人,就算我们输。”

孙乾还想再谈条件,谁知许褚直接接口道:“就依臧将军之言。”

“好,爽快。来人,速速调集一百名精锐去演武场集合。”

身边士卒急忙前去传令。

臧霸看着许褚一眼,说道:“许将军,请吧。”

臧霸、孙观、许褚、孙乾,四人一同前往演武场。

演武场并不远,几人穿过两个街巷,就来到那里。

在演武场中间,早已经聚集了一百名士卒。

他们见臧霸前来,都一起行礼。

“拜见将军。”

臧霸脸上带着笑意,看着许褚说道:“许将军,这一百人都是我麾下最精锐的士卒,如果许将军此时退缩,还来得及。”

“笑话。”许褚面带冷笑,看着臧霸说道,“告诉他们我不会留手,让他们也无需顾及。”

“放心吧,这些人都跟随我征战多年,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一旦比试,就如同上了战场,能不能保住性命,都要看他们自己。”

“好,既然如此,那就可以吧。”

许褚缓步走到演武场中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臧霸声音缓缓响起。

“开始进攻。”

“杀。”

“杀。”

“杀。”

……

……

伴随着喊杀声,一百名士卒一起向许褚冲去。

许褚目光圆瞪,大吼一声,带出一往无前的气势,跨步向前。

他一拳击出,冲到最快的那名士卒被他一拳击飞,然后是第二拳,第三拳。

许褚开始展现他恐怖的力量,来到他身前的士卒,没有人能抵挡住他威猛的一拳。

在一会功夫,已经有几名士卒倒在地上。

但很明显这些士卒,就是在战场上久经战阵的老兵,他们纪律严明,并没有因为前面几人的倒下,而停下脚步。

他们依旧快速向前,把许褚围在中间。

面对这种情况,许褚没有丝毫慌张。

他猛地冲入人群,如同狼入羊群,开始了自己的猎杀时刻。

臧霸眼神微缩,从许褚一出手,他就已经确定,许褚的武艺越在他之上。

且不说他的招式如何精妙,但他的这份力量,就是他平生仅见。

这种力量太恐怖了,一旦有人近身,就会瞬间被击飞。

看着如此神勇的许褚,臧霸有些难以想象,如果拿着兵器的许褚,会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孙观的想法,和臧霸差不多,他刚开始听到许褚有很多先登的记录时,他还有些半信半疑,直到看到许褚出手,他才知道,那些记录绝不是空穴来风。

就凭这样的武艺,一旦登上城墙,根本就没有士卒能接近他的身体。

孙乾第一次见识许褚展示武艺,客观的说,他已经被震惊到了,如果不是考虑到许褚在比试,此刻的他已经开始欢呼了。

随着士卒一个个倒下,很快能够站立的人就不到一半。

剩余的人虽然站在场上,随时准备发起进攻,但很明显,已经被许褚所展现的气势所压倒。

如果不是臧霸就在身边,他们可能已经战略性的进行撤退。

许褚脸上满是傲气,其实心里面也在暗暗叫苦,为了不让人接近自己,刚才一阵狂暴的输出,看着威猛,其实已经耗费了不小的力气。

这种拳拳到肉攻击,最能体现其中真实的实力,他不能借助马匹,不能借助兵器。

只靠一双手,生锤硬凿。

武将和士卒的战斗,在战场一般都能获胜的原因,是装备上的差距。

马匹,兵器,甚至铠甲都是其中的一个因素,而今天这场比试,把这一切都拉到同一局面。

许褚不动声色,其实是抓住仅有的时间恢复体力,如果士卒真是无限的攻击,自己体力耗尽,还真有可能会败下阵来。

士卒缓缓向前,显得警惕而严肃,他们正要全力以赴的发起进攻。

臧霸的话,在场中响起。

“你们已经倒下大半,在比下去,也难有胜算,带着伤兵退下吧,这场比试我们输了。”

臧霸承认的很坦然,也很意外。

许褚看着逐渐远去的士卒,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如果他们不顾一切发动进攻,就算自己能获胜,恐怕也会筋疲力尽。

“臧将军,既然胜负已分,别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幸福来的太突然,让孙乾有些难以置信,他费尽心机,对臧霸各种心理战,到最后都没有成功。谁知道许褚竟然用这个出乎意料的比试就实现了。

“许将军悍勇无比,世间罕有,想来在刘皇叔的麾下,许将军武艺应该无人能敌吧。”

“主公麾下悍将不少,凭我的武艺,连前三都做不到,更别说无人能敌了。”

前三都做不到?臧霸有些吃惊,这……,你是认真的吗?

见臧霸半信半疑,许褚继续说道:“在主公麾下,有几个家伙堪称恐怖。和他们对敌,我根本就没有获胜过。

你想要见识这些人的武艺,也不用着急,等到了下邳城,慢慢就知道了。”

“许将军说的有理,待我整顿完兵马,就会下邳城拜见刘皇叔,这个时间短则半月,快则一月,两位觉得如何?”

“既然如此,我们先回去复命吧。”许褚没有任何犹豫,看着孙乾说道。

孙乾长出一口气,幸不辱使命,招降臧霸的谋划,最终得到了实现。

“好,我们即刻起身,回下邳。”

面对这种情况,许褚没有丝毫慌张。

他猛地冲入人群,如同狼入羊群,开始了自己的猎杀时刻。

臧霸眼神微缩,从许褚一出手,他就已经确定,许褚的武艺越在他之上。

且不说他的招式如何精妙,但他的这份力量,就是他平生仅见。

这种力量太恐怖了,一旦有人近身,就会瞬间被击飞。

看着如此神勇的许褚,臧霸有些难以想象,如果拿着兵器的许褚,会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孙观的想法,和臧霸差不多,他刚开始听到许褚有很多先登的记录时,他还有些半信半疑,直到看到许褚出手,他才知道,那些记录绝不是空穴来风。

就凭这样的武艺,一旦登上城墙,根本就没有士卒能接近他的身体。

孙乾第一次见识许褚展示武艺,客观的说,他已经被震惊到了,如果不是考虑到许褚在比试,此刻的他已经开始欢呼了。

随着士卒一个个倒下,很快能够站立的人就不到一半。

剩余的人虽然站在场上,随时准备发起进攻,但很明显,已经被许褚所展现的气势所压倒。

如果不是臧霸就在身边,他们可能已经战略性的进行撤退。

许褚脸上满是傲气,其实心里面也在暗暗叫苦,为了不让人接近自己,刚才一阵狂暴的输出,看着威猛,其实已经耗费了不小的力气。

这种拳拳到肉攻击,最能体现其中真实的实力,他不能借助马匹,不能借助兵器。

只靠一双手,生锤硬凿。

武将和士卒的战斗,在战场一般都能获胜的原因,是装备上的差距。

马匹,兵器,甚至铠甲都是其中的一个因素,而今天这场比试,把这一切都拉到同一局面。

许褚不动声色,其实是抓住仅有的时间恢复体力,如果士卒真是无限的攻击,自己体力耗尽,还真有可能会败下阵来。

士卒缓缓向前,显得警惕而严肃,他们正要全力以赴的发起进攻。

臧霸的话,在场中响起。

“你们已经倒下大半,在比下去,也难有胜算,带着伤兵退下吧,这场比试我们输了。”

臧霸承认的很坦然,也很意外。

许褚看着逐渐远去的士卒,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如果他们不顾一切发动进攻,就算自己能获胜,恐怕也会筋疲力尽。

“臧将军,既然胜负已分,别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幸福来的太突然,让孙乾有些难以置信,他费尽心机,对臧霸各种心理战,到最后都没有成功。谁知道许褚竟然用这个出乎意料的比试就实现了。

“许将军悍勇无比,世间罕有,想来在刘皇叔的麾下,许将军武艺应该无人能敌吧。”

“主公麾下悍将不少,凭我的武艺,连前三都做不到,更别说无人能敌了。”

前三都做不到?臧霸有些吃惊,这……,你是认真的吗?

见臧霸半信半疑,许褚继续说道:“在主公麾下,有几个家伙堪称恐怖。和他们对敌,我根本就没有获胜过。

你想要见识这些人的武艺,也不用着急,等到了下邳城,慢慢就知道了。”

“许将军说的有理,待我整顿完兵马,就会下邳城拜见刘皇叔,这个时间短则半月,快则一月,两位觉得如何?”

“既然如此,我们先回去复命吧。”许褚没有任何犹豫,看着孙乾说道。

孙乾长出一口气,幸不辱使命,招降臧霸的谋划,最终得到了实现。

“好,我们即刻起身,回下邳。”

面对这种情况,许褚没有丝毫慌张。

他猛地冲入人群,如同狼入羊群,开始了自己的猎杀时刻。

臧霸眼神微缩,从许褚一出手,他就已经确定,许褚的武艺越在他之上。

且不说他的招式如何精妙,但他的这份力量,就是他平生仅见。

这种力量太恐怖了,一旦有人近身,就会瞬间被击飞。

看着如此神勇的许褚,臧霸有些难以想象,如果拿着兵器的许褚,会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孙观的想法,和臧霸差不多,他刚开始听到许褚有很多先登的记录时,他还有些半信半疑,直到看到许褚出手,他才知道,那些记录绝不是空穴来风。

就凭这样的武艺,一旦登上城墙,根本就没有士卒能接近他的身体。

孙乾第一次见识许褚展示武艺,客观的说,他已经被震惊到了,如果不是考虑到许褚在比试,此刻的他已经开始欢呼了。

随着士卒一个个倒下,很快能够站立的人就不到一半。

剩余的人虽然站在场上,随时准备发起进攻,但很明显,已经被许褚所展现的气势所压倒。

如果不是臧霸就在身边,他们可能已经战略性的进行撤退。

许褚脸上满是傲气,其实心里面也在暗暗叫苦,为了不让人接近自己,刚才一阵狂暴的输出,看着威猛,其实已经耗费了不小的力气。

这种拳拳到肉攻击,最能体现其中真实的实力,他不能借助马匹,不能借助兵器。

只靠一双手,生锤硬凿。

武将和士卒的战斗,在战场一般都能获胜的原因,是装备上的差距。

马匹,兵器,甚至铠甲都是其中的一个因素,而今天这场比试,把这一切都拉到同一局面。

许褚不动声色,其实是抓住仅有的时间恢复体力,如果士卒真是无限的攻击,自己体力耗尽,还真有可能会败下阵来。

士卒缓缓向前,显得警惕而严肃,他们正要全力以赴的发起进攻。

臧霸的话,在场中响起。

“你们已经倒下大半,在比下去,也难有胜算,带着伤兵退下吧,这场比试我们输了。”

臧霸承认的很坦然,也很意外。

许褚看着逐渐远去的士卒,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如果他们不顾一切发动进攻,就算自己能获胜,恐怕也会筋疲力尽。

“臧将军,既然胜负已分,别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幸福来的太突然,让孙乾有些难以置信,他费尽心机,对臧霸各种心理战,到最后都没有成功。谁知道许褚竟然用这个出乎意料的比试就实现了。

“许将军悍勇无比,世间罕有,想来在刘皇叔的麾下,许将军武艺应该无人能敌吧。”

“主公麾下悍将不少,凭我的武艺,连前三都做不到,更别说无人能敌了。”

前三都做不到?臧霸有些吃惊,这……,你是认真的吗?

见臧霸半信半疑,许褚继续说道:“在主公麾下,有几个家伙堪称恐怖。和他们对敌,我根本就没有获胜过。

你想要见识这些人的武艺,也不用着急,等到了下邳城,慢慢就知道了。”

“许将军说的有理,待我整顿完兵马,就会下邳城拜见刘皇叔,这个时间短则半月,快则一月,两位觉得如何?”

“既然如此,我们先回去复命吧。”许褚没有任何犹豫,看着孙乾说道。

孙乾长出一口气,幸不辱使命,招降臧霸的谋划,最终得到了实现。

“好,我们即刻起身,回下邳。”

面对这种情况,许褚没有丝毫慌张。

他猛地冲入人群,如同狼入羊群,开始了自己的猎杀时刻。

臧霸眼神微缩,从许褚一出手,他就已经确定,许褚的武艺越在他之上。

且不说他的招式如何精妙,但他的这份力量,就是他平生仅见。

这种力量太恐怖了,一旦有人近身,就会瞬间被击飞。

看着如此神勇的许褚,臧霸有些难以想象,如果拿着兵器的许褚,会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孙观的想法,和臧霸差不多,他刚开始听到许褚有很多先登的记录时,他还有些半信半疑,直到看到许褚出手,他才知道,那些记录绝不是空穴来风。

就凭这样的武艺,一旦登上城墙,根本就没有士卒能接近他的身体。

孙乾第一次见识许褚展示武艺,客观的说,他已经被震惊到了,如果不是考虑到许褚在比试,此刻的他已经开始欢呼了。

随着士卒一个个倒下,很快能够站立的人就不到一半。

剩余的人虽然站在场上,随时准备发起进攻,但很明显,已经被许褚所展现的气势所压倒。

如果不是臧霸就在身边,他们可能已经战略性的进行撤退。

许褚脸上满是傲气,其实心里面也在暗暗叫苦,为了不让人接近自己,刚才一阵狂暴的输出,看着威猛,其实已经耗费了不小的力气。

这种拳拳到肉攻击,最能体现其中真实的实力,他不能借助马匹,不能借助兵器。

只靠一双手,生锤硬凿。

武将和士卒的战斗,在战场一般都能获胜的原因,是装备上的差距。

马匹,兵器,甚至铠甲都是其中的一个因素,而今天这场比试,把这一切都拉到同一局面。

许褚不动声色,其实是抓住仅有的时间恢复体力,如果士卒真是无限的攻击,自己体力耗尽,还真有可能会败下阵来。

士卒缓缓向前,显得警惕而严肃,他们正要全力以赴的发起进攻。

臧霸的话,在场中响起。

“你们已经倒下大半,在比下去,也难有胜算,带着伤兵退下吧,这场比试我们输了。”

臧霸承认的很坦然,也很意外。

许褚看着逐渐远去的士卒,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如果他们不顾一切发动进攻,就算自己能获胜,恐怕也会筋疲力尽。

“臧将军,既然胜负已分,别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幸福来的太突然,让孙乾有些难以置信,他费尽心机,对臧霸各种心理战,到最后都没有成功。谁知道许褚竟然用这个出乎意料的比试就实现了。

“许将军悍勇无比,世间罕有,想来在刘皇叔的麾下,许将军武艺应该无人能敌吧。”

“主公麾下悍将不少,凭我的武艺,连前三都做不到,更别说无人能敌了。”

前三都做不到?臧霸有些吃惊,这……,你是认真的吗?

见臧霸半信半疑,许褚继续说道:“在主公麾下,有几个家伙堪称恐怖。和他们对敌,我根本就没有获胜过。

你想要见识这些人的武艺,也不用着急,等到了下邳城,慢慢就知道了。”

“许将军说的有理,待我整顿完兵马,就会下邳城拜见刘皇叔,这个时间短则半月,快则一月,两位觉得如何?”

“既然如此,我们先回去复命吧。”许褚没有任何犹豫,看着孙乾说道。

孙乾长出一口气,幸不辱使命,招降臧霸的谋划,最终得到了实现。

“好,我们即刻起身,回下邳。”

面对这种情况,许褚没有丝毫慌张。

他猛地冲入人群,如同狼入羊群,开始了自己的猎杀时刻。

臧霸眼神微缩,从许褚一出手,他就已经确定,许褚的武艺越在他之上。

且不说他的招式如何精妙,但他的这份力量,就是他平生仅见。

这种力量太恐怖了,一旦有人近身,就会瞬间被击飞。

看着如此神勇的许褚,臧霸有些难以想象,如果拿着兵器的许褚,会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孙观的想法,和臧霸差不多,他刚开始听到许褚有很多先登的记录时,他还有些半信半疑,直到看到许褚出手,他才知道,那些记录绝不是空穴来风。

就凭这样的武艺,一旦登上城墙,根本就没有士卒能接近他的身体。

孙乾第一次见识许褚展示武艺,客观的说,他已经被震惊到了,如果不是考虑到许褚在比试,此刻的他已经开始欢呼了。

随着士卒一个个倒下,很快能够站立的人就不到一半。

剩余的人虽然站在场上,随时准备发起进攻,但很明显,已经被许褚所展现的气势所压倒。

如果不是臧霸就在身边,他们可能已经战略性的进行撤退。

许褚脸上满是傲气,其实心里面也在暗暗叫苦,为了不让人接近自己,刚才一阵狂暴的输出,看着威猛,其实已经耗费了不小的力气。

这种拳拳到肉攻击,最能体现其中真实的实力,他不能借助马匹,不能借助兵器。

只靠一双手,生锤硬凿。

武将和士卒的战斗,在战场一般都能获胜的原因,是装备上的差距。

马匹,兵器,甚至铠甲都是其中的一个因素,而今天这场比试,把这一切都拉到同一局面。

许褚不动声色,其实是抓住仅有的时间恢复体力,如果士卒真是无限的攻击,自己体力耗尽,还真有可能会败下阵来。

士卒缓缓向前,显得警惕而严肃,他们正要全力以赴的发起进攻。

臧霸的话,在场中响起。

“你们已经倒下大半,在比下去,也难有胜算,带着伤兵退下吧,这场比试我们输了。”

臧霸承认的很坦然,也很意外。

许褚看着逐渐远去的士卒,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如果他们不顾一切发动进攻,就算自己能获胜,恐怕也会筋疲力尽。

“臧将军,既然胜负已分,别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幸福来的太突然,让孙乾有些难以置信,他费尽心机,对臧霸各种心理战,到最后都没有成功。谁知道许褚竟然用这个出乎意料的比试就实现了。

“许将军悍勇无比,世间罕有,想来在刘皇叔的麾下,许将军武艺应该无人能敌吧。”

“主公麾下悍将不少,凭我的武艺,连前三都做不到,更别说无人能敌了。”

前三都做不到?臧霸有些吃惊,这……,你是认真的吗?

见臧霸半信半疑,许褚继续说道:“在主公麾下,有几个家伙堪称恐怖。和他们对敌,我根本就没有获胜过。

你想要见识这些人的武艺,也不用着急,等到了下邳城,慢慢就知道了。”

“许将军说的有理,待我整顿完兵马,就会下邳城拜见刘皇叔,这个时间短则半月,快则一月,两位觉得如何?”

“既然如此,我们先回去复命吧。”许褚没有任何犹豫,看着孙乾说道。

孙乾长出一口气,幸不辱使命,招降臧霸的谋划,最终得到了实现。

“好,我们即刻起身,回下邳。”

面对这种情况,许褚没有丝毫慌张。

他猛地冲入人群,如同狼入羊群,开始了自己的猎杀时刻。

臧霸眼神微缩,从许褚一出手,他就已经确定,许褚的武艺越在他之上。

且不说他的招式如何精妙,但他的这份力量,就是他平生仅见。

这种力量太恐怖了,一旦有人近身,就会瞬间被击飞。

看着如此神勇的许褚,臧霸有些难以想象,如果拿着兵器的许褚,会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孙观的想法,和臧霸差不多,他刚开始听到许褚有很多先登的记录时,他还有些半信半疑,直到看到许褚出手,他才知道,那些记录绝不是空穴来风。

就凭这样的武艺,一旦登上城墙,根本就没有士卒能接近他的身体。

孙乾第一次见识许褚展示武艺,客观的说,他已经被震惊到了,如果不是考虑到许褚在比试,此刻的他已经开始欢呼了。

随着士卒一个个倒下,很快能够站立的人就不到一半。

剩余的人虽然站在场上,随时准备发起进攻,但很明显,已经被许褚所展现的气势所压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