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狍子 ,发布: 任崇喜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当一个朋友回家时,他带来的礼物是一只白色的狍子。狍子的形状类似丝瓜。丝瓜开黄花,狍子开白花。丝瓜皮深绿色,有竖条纹;狍子外观相对粗糙,肤色鲜艳,光滑无纹理,绒毛细腻。

狍子老了,皮肤变得硬硬的,白的或者黄的,有点像成熟的黄瓜。人言“青漆老黄瓜—— act young ”也适合狍子。

朋友带来的狍子也进入了暮年。《王农书》上说,“这也是个东西,但是很难吃,而且是”最好吃的菜。荀子,夏季常见的蔬菜,可以多种方式食用,可以搭配素食。可以油炸,油炸,甚至和海鲜一起做,味道鲜美;可以煲汤,清新爽口。如果再切一块豆腐,或者放上鸡蛋羹,那就更美妙了。唐智先生在《狍子汤》一文开头说:“夏天晚餐有一碗狍子汤,很原味,很好吃。”

狍子也可以包饺子或做蛋糕。一只非常厚的狍子在被盐杀死后显示出它的弱点。当你打包一餐饺子时,你经常需要几只狍子。能与狍子和谐配合的是五花肉,相得益彰。做饺子蛋糕,选择大的,更喜欢嫩的。吃一口煮熟的饺子糕,鲜嫩滑香,夹杂着饺子馅的清淡,唇齿间挥之不去。

没想到,这白狍子是苦的。煮好后尝了尝,又苦又苦,从舌根开始。

我看着我的朋友,他看着我,看起来很无辜。他拿起筷子,似乎不太相信,但还是小心翼翼,拿了一块,轻轻放进嘴里,顿时露出一副苦相。

这只狍子是朋友从乡下亲戚的菜园里摘的。这显示了他把这个国家的东西从一百英里外带回来的诚意。

古书上说,“长而细的叫米,短颈大腹的叫子,子甜而苦”。《史记》中说张苍“长大胖如獐”,陆游诗中说“布衣儒生立如骨,万城子弟皆胖”。朋友带的东西白白胖胖的,看起来却像狍子。怎么会苦呢?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可能是杂交吧?驴和马都是种的,叫骡子;老虎和狮子是由老虎繁殖的。丝瓜味苦是因为……

没等他说完,我拦住了他:你从哪里得到这些理论的?不是獐子吗?

其实你想想,道理就这么简单。苦狍子和甜狍子都是狍子,远不如狍子的故事有趣。

在古代,一些提倡节俭的圣贤和学者会做一些事情,如“漂流和烹饪”。唐朝郑余庆当宰相的时候,叫了几个朋友亲戚同事在家吃饭,神神秘秘的说有一道名菜已经“烂蒸去毛了,没有把项”弄弯。人们交头接耳,等待美食的到来。没想到,最后每个人只分到一碗米饭和一个蒸狍子。郑玉清津津有味地吃着,其他人“则很在意木质,硬咽着做好饭”。

这种宴席比苦狍子还难吃。《红楼梦》里,叫周和赵婶“两只苦狍”。当然有原因。“为什么两个人都在受苦?有钱就白给别人”。这种骂法比“怀孔更恶毒,怀孔有蜀人的锅一样的比喻,胸中无字,却对烧酒一窍不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