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列车 |笔者: 许永礼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我和老婆已经分开过年了,因为婆婆早年去世,老婆不能丢下爸爸不管。本来可以带公公去我家过年的,但是两个老人一起在铁路线上打工,树敌不少。

这一年,父母又被卷进来了。我爸说,你今年得给我带李子回来。什么媳妇过年从来不回家?之前公公给我打电话,说女婿是半个儿子,仪式结束后不能走。有一段时间,我成了“中国汉堡”,但是老婆很平静的安慰我:“没事,我有个想法。”

我和老婆都在外地工作,基本上一年只回家一次。目前,我们正坐火车回家。没想到,下了火车,老婆没跟我回家,也没回娘家。她的手机关机了,她失踪了。我爸拒绝了:“叫你给我带李子回来。你为什么不听话?”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公公就给我打电话了:“我说“礼物”,你把梅子带到你家了吗?我以为我们同意你们俩来我家过春节。”我支支吾吾:“爸爸,子媚没回来,可能她去买东西了。请稍候……”

第二天中午,公公匆匆来到我家。他说子媚一夜没回,只给他发了条微信:“爸爸,我在老地方等你,要么在那里,要么就在广场!”我爸嘟囔着:“这孩子会不会被绑架?”“我说,新年能不能说点吉利的话!礼物,这是什么老地方?”

“爸爸妈妈,我知道子媚去哪儿了。我们去找她吧。”

我把他们带到一个废弃的工厂,那里有分散的铁轨、车厢和机车。残雪挂在古老的铁器上,厚重而苍凉。

“这是老地方!”公公感慨地抚摸着马车。

“没错,这就是我们的青春!”爸爸插嘴道。

公公以前是机车焊工,父亲是火车修理厂的工程师。两个人脾气都比较暴躁,工作比较固执,有些“记仇”。这时,不远处的一辆车里有一点灯光,传来笑声和笑声。梅子太太微笑着走过来,把我们领进了这辆旧的硬座马车。

马车灯火通明,温暖如春。一车厢老人正在吃瓜子,说笑。都是火车修理厂的老同志。我爸一把握住一个忙碌老头的手:“钱师傅,这个……”钱师傅是工厂食堂的大厨。他笑着说:“这个想法是你梅子出的,大家伙就趁机了。你们都坐下。我再做一份丸子汤,然后我们一起吃晚饭。礼物,你和子媚去放鞭炮,我们在火车上过年!”

新年鞭炮声在空旷的雪地上炸开,车厢里一群人推着杯子换,祝福满满。以前的工程师和焊工互相交换酒。有一位大师居然带了手风琴,他的父母在钢琴的伴奏下唱着苏联老歌。我拿着梅子,跟着唱:很多年前……

窗外雪花纷飞。我看到了一代人的青春,在静止的马车里奔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