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幸运生而为人 |作家: 月琴乱弹琴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有没有哪些瞬间,你醒着,觉得自己在做梦?在巨大的悲伤中,或者在巨大的喜悦中,我感觉在做梦。

知道自己结婚了,他觉得自己像掉进了深渊,在做梦。脑子里有一部分和我分开了,看着痛苦中的自己和他结婚,就好像看着别人主演的电视剧。精神有点恍惚,有时在梦里感觉到,有时又感觉到痛苦和尖锐的真理。也许生活是一场半睡半醒的梦。

之后继续做梦,做了好几次。

当我确定工作调动成功的时候,我有一种隐隐的恐惧感。我觉得好像在做梦。年初我看似无望的愿望是怎么实现的?恐怕这只是一个梦。我害怕极了,参加活动的时候,我对老师流下恐惧的眼泪,说:老师,我害怕。很久没有好事了。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心里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害怕。我怕我承受不了这种好意。

很多天过去了,我一直活在隐隐的恐惧中,焦急的等待着合同签订的那一天。如果不签合同,这件事恐怕还是有变数的。万一我的德国老板反悔了呢,万一我犯了错,他们不喜欢我了呢,或者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上帝突然对我说,哎,对不起,我犯了错,这个机会不是你的。

后来我签了合同,看着合同上白纸黑字的字,觉得有点放心了。然后开始担心,万一我不胜任这个职位,万一我做的不好,他们发现我只是个草包。

恐怕只是一场梦,醒来就什么都没有了。

在德国的时候,我从史蒂文和同事的脸上寻找线索,以确定这不是梦。但是当我得到他们的肯定和鼓励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忙了一天回到酒店,躺在黑暗中的床上,是在做梦。

我总是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梦会突然被打断,我被迫醒来。

年会上,当我站在台上领取优秀表演奖时,我脱口而出,这对我来说真是一个惊喜。为什么是惊喜?获奖是意料之中的,而且!我早就知道我会得奖,可是为什么,站在舞台上,我脱口而出那是惊喜!

也许,我已经很久不习惯一件好事的发生了,我的心脏已经在抑郁中尘封太久了,我的自我评价越来越低,低到不敢相信一件好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本周,我的老板多米尼克从德国飞来和我一起工作两周。他来这里的主要任务是确定我的工作职责,把不属于我的责任还给负责人。当他在会上替我辩解说这不是爱丽丝的工作范围,以后她也不会帮你的时候,到了下午5点50分的时候,他走过来对我说,爱丽丝,我6点命令你准时下班的时候,我们一起吃午饭的时候,他总是冲过来给我买单,说老板要给员工买单,当我告诉他我要推迟接手反洗钱的职责的时候,他鼓励我爱丽丝能做好。

当时我的反应很平淡。下班后,下班走回家的时候,我开始在心里问自己,真的有这么好的老板吗?

总部有很多德国人,我的很多同事都有德国老板,但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能遇到这么好的老板。怎么才能遇到他们?

我在德国出差的时候,住在印度同事家里。我们两个躺在床上,连续聊了五个小时,聊工作,聊公司,聊身边的人,聊生活,聊佛教,聊上帝,聊印度,聊中国。如果不是因为半夜两点太晚,我们还可以继续聊。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和一个印度人交朋友,也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会谈得这么深入。她给我做了地道的印度菜,我和她还有她老公,我们三个就像久别重逢的朋友,无休止的聊着一切,没有任何陌生感。

回到北京,我惊讶地想到,在遥远的德国,有一个印度人和我有着同样的价值观,和我一样喜欢吃辣,和我一样有着同样敏感细腻的心灵,和我一样对因果充满敬畏。这一切就像做梦一样。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活在梦与醒之间。事情的发生,就像电影一样,喜怒哀乐不断地演出来,我的痛苦和快乐是那么真实,我的感情是那么强烈。我的肉体痛苦,欢笑,痛苦,真诚的感激,一切,那么虚假又那么真实。

我很幸运生而为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