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雀 |写手: 马腾驰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小时候在老家大张寨,大人们一天三点要集体出去打工,在生产队的地里干活。他们有空的时候,父亲就拉土拉粪,在自留地和家里忙着各种体力活。妈妈们除了做饭打扫房子,还纺织织布,为一大家子准备衣服鞋子。大大小小的娃娃们在村外的街道和田野里疯狂玩耍。

当时村里和村外的田野里有很多麻雀,成群结队地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找东西吃。他们被老家人称为切尔西,被我们的大布娃娃乐队盯上了,想着各种办法收拾他们。

白天,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弹弓,落在院子里、树上、墙上、屋顶上的鸟看见了,就用弹弓打它。月光下,几个玩伴成群结伙,其中一个偷偷掏出只有自己家才有的手电筒,其他人则拎着梯子,一起在“麻眼”里掏麻雀窝(椽子和椽子承受着房子前墙之间的缝隙)。深秋,雨下个不停,田野里的鸟儿冻得饥肠辘辘,翅膀被雨水浸湿。它们飞不了多远,而我们,张牙舞爪,胡乱追赶树枝,被迫从天而降。

呵呵,把切尔西打、抓、赶的方法都用过了。娃娃们有个共识,最搞笑的是酷儿。

冬天大雪连续下了好几天,什么都被大雪覆盖。切尔西饿了,警惕性低。此时正是娃娃们扣切尔西的好时机。

“去吧,扣切尔西!”约了几个玩伴,从家里拿了一个筛子、绳子、扫帚,兜里放了一把玉米糁,找到一根一尺多长的细棍。权衡完这些工具,我们在大雪下走出村庄,踏上厚厚的积雪,穿过宝鸡峡西干渠上的大桥,向着壕沟上方的饲养室跑去。

选择村外的饲养室扣切尔西,因为那里通常有很多切尔西。当我们到达饲养室时,我们首先在像小山一样的大麦干草堆前扫出一片干净的田野。在细棍中间绑一根绳子,用这根棍子托住倒置的筛子,在筛子底部撒上玉米糁。做完这一切,我们小心翼翼地把绑在棍子上的绳子拉到大麦草堆边上,我们几个人躲在这里,静静地等着切尔西来设陷阱。

雪还在下,四周静悄悄的。好像能听到下雪的声音。我对玩伴说:“别说话,切尔西听到我们说话就不会来了!”

不一会儿,我们的头和身体都被雪覆盖了。虽然躲在麦垛边,但呼啸的西北风还是冷得疼我的脸和手。在遥远的雪地里,你能看到我们在筛子下撒的玉米皮吗?他们能看穿我们设置的这个器官吗?没关系,别人可以这样扣切尔西,我们也可以!我一边思考一边给自己打气。

过了很久,我听到不远处传来切尔西叽叽喳喳的叫声,我看得出是他们在呼唤同伴的叫声。几分钟之内,就有七八个切尔西飞过。

“嘘!别说话,别把切尔西吓跑了!”我小声对玩伴说。飞鸟落在筛子周围。他们一定看到了筛子下的黄灿灿的玉米糁。我们悄悄往外看,麻雀围着筛子跳来跳去,转来转去,却没有进去。他们是不是很怀疑:这样的东西怎么会在下雪天突然出现,里面还有吃的,很奇怪,很奇怪!这东西不是好东西,肯定有陷阱!我猜聪明的雀都是这么想的。

从大麦草堆边上看着切尔西,我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心里骂开了,这个切尔西太聪明狡猾了!你看,他们在筛子旁边晃来晃去,转来转去,就是不进去。唉,你说焦虑的人不是焦虑的人?

最后,一只麻雀勇敢地飞到了筛子的顶端。它跳上顶端,低头看着同伴,叽叽喳喳,好像在对同伴说:“让我看看是什么。会崩溃吗?”

“哦,这绝对是一群走遍天下的切尔西。我一定是看到我的同伴招来了这场灾难。小心点!”我小声对同伴说。可能是经过观察、试探,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可能他们从未见过同伴招此祸。也许最重要的是下了好几天雪,他们很饿。你看那里,一只麻雀带头进了筛子。它非常警觉。进去后,它啄了一下,迅速跳出筛子。其他切尔西也是借鉴,进去啄食物就赶紧出来,再进去再出来。我手里拿着绳头,手心冒汗。这些鬼精灵,不就是把筛下的玉米糁吃了,不让我们扣吗?我侧身看的时候,旁边的玩伴正在紧张地流汗。

切尔西进进出出,见什么事都没有,就下了筛子,安全地吃了起来。好了,时间到了!我猛拉绳子,筛子“咚咚”一下子扣了下来。吓了几只麻雀,匆匆离去。我们像箭一样跳出来,奔向筛子。嘿,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你能看穿筛子。

“当你抱着心的时候,我把筛子掀起一点,接住里面的切尔西!”我用左手慢慢举起筛子,右手伸进去。但是谁想到我一伸手,两只切尔西就沿着凸起的筛缝飞走了。

“啊啊啊啊!你担心过吗?怎么保护筛子?费了好大劲才扣上两只切尔西,说飞就叫飞!”气急,我厉声斥责他们。他们一脸无辜的站在那里等了一会儿,表情好像在说:“只是说我们没有照顾好他们,你怎么不说没抓到切尔西?”

这么聪明难抓的麻雀还能困住人吗?我让一个玩伴回家拿床单。把床单拿来,再扣切尔西,铺床单盖住筛子。就这样,把手伸进筛子里去抓切尔西,就是没抓到,切尔西就跑出去被名单覆盖,它就无处可逃了。

扣切尔西,除了几个刚砸死的筛子,都被活捉了。活着的麻雀极其凶猛。在鸟笼里,她要么撞在一起,努力寻找生命。最后她死了,怒不可遏。或者,呆在里面等一段时间不吃不喝,绝食而死。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谁能喂麻雀。当时我还小的时候就想,这麻雀是鸟中硬汉,是宁死不屈的真英雄!

死麻雀又硬又瘦,头发扎着。看它可怜的样子,我舍不得扔给猫吃,也舍不得扔给粪堆,就埋在院子里的核桃树下。那一次,让我震惊的是切尔西的猛死。扣完切尔西之后,我下定决心做了。我绝不会再打败切尔西,抓切尔西,扣切尔西。

现在切尔西已经成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我们小时候打切尔西是违法的。时代变了,事情也变了,就是在城市的街道上,有离人的脚不远的小鸟,它们敢跳。

写到这里,我抬头一看,一只麻雀落在我书房外的窗台上,离我不到一米远。它歪着头,透过窗户玻璃一圈又一圈地看着我。我很惊讶,这是神雀,知道我在写我和他们祖先之间发生的事情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