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劳德布鞋 ,作家: 章小兵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母亲不会变成女人。

有四个母亲和姐妹,母亲最小,还有三个姐妹。

妈妈不可能是女人,她当然不会做鞋,不会做鞋,不会做针线缝补。她家里总有一个缝纫筐,里面除了针线,还有顶针、剪刀、锥子、鞋扒、鞋楦。像鞋子一样的回形针放在针线筐里,针线筐过去是由《大公报》用繁体字折叠后点的。第一次认识繁体字,是从这张看到的。

妈妈不会做鞋子。幸运的是,我有三个阿姨。穆阿姨比她妈妈大十多岁。她很瘦,面容姣好。小时候总觉得阿姨像电影里的女间谍,很漂亮。可能一辈子没有出生,嫂子把我们当出门了,我们家穿鞋,嫂子都承包了,直到她离开这个世界。然后,二姨给我们全家做了鞋子。二姨家有三个儿子,给我们做鞋,但是她也没办法。第三个阿姨和她妈妈甚至出生了,他们都脾气暴躁,在同一个村子里。往往无盐无油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不欢而散。但是,我妈和三姨斗嘴,不到三天,要么是三姨带了菠萝饼和糯米糕,要么是我妈缠在腰上炒花生,两人谈笑风生,若无其事。据说我妈妈脾气不好。其实三姨比我妈脾气还干。三姨也给我们做过鞋,但是总觉得有点不整洁。农村的话,有些三姨做的鞋,针粗线大,没办法和大姨比。大婶做的鞋子剪裁整齐,像方形蛋糕一样漂亮。还在上,采花绣花。就是传统的两块瓷砖,也是棱角分明,最后多分太大,少分一撮。二姨很忙,鞋子简单不花哨,就像二姨的个性一样,但是鞋底结实,鞋子是棉鞋,穿起来耐穿又保暖。三姨太火了。人们做一双鞋需要三天,但她可能两天就变成一双鞋了。我们穿得很快,三姨也是。

直到我的三姨,走远了,变老了,在家做鞋的重任就落在了我姐姐身上。幸运的是,我姐姐不负众望。新的四瓦,旧的两瓦,带扣,松紧带,腰带,我姐姐不仅能做,而且成为村里女人的榜样。当时姐姐做鞋,妈妈也没闲着。下雨天,生产队不上班,家里放了一些零碎的布角、破布、裤子,还有下班休息时从山上剥下来的竹笋壳,洗干净晒干,挑了个晴天,拌了半脸盆糊,拆了门板,刷了许多鞋壳。

我姐姐结婚了。大哥找对象,母亲要把做鞋,作为选媳妇的主要条件。妈妈直言:如果你会做鞋,你就能得到田地,你就能烧锅,你就是一个好妻子。嫂子还没过门,家里做鞋的责任就落在嫂子身上。那时候,一双旧布鞋不仅是深意,更是深情。如果村里的帅哥看上了一个帅哥。帅哥赤脚摘下新收获的稻谷,走过松软的田埂。心思缜密的女孩拉了一根绑在秧苗上的稻草,匆匆量了一下帅哥的脚大小,悄悄塞进怀里。过了十天半,女孩约帅哥在一个月星星稀少的夜晚,在村口的大柳树下见面。月光掩饰了女孩的娇羞,连忙从怀里拿出那双布鞋。女孩匆匆转身离开,美好的婚姻是“以鞋为媒”。我记得,大哥参军的时候,进门的嫂子就在她哥的包里,塞到她连夜做的一双布鞋里。

嫂子几年没做鞋了。旧布鞋不仅在城市很流行,在农村也很流行。嫂子会做布鞋,只有加孙子的时候才派上用场。她为她的孙子们精心做了几双虎头鞋。大哥五十九岁的时候,在农村当了九年男工,平时都是做鞋过生日。大哥有两个女儿,从小就没穿过布鞋。其中一个给父母买了一双名牌皮鞋。嫂子戴着老花镜,给丈夫和自己做了一双旧布鞋。嫂子说她老了,想穿旧布鞋,还有一双。

我好久没穿旧布鞋了。我不知道为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总会想起过去的旧布鞋。那些做工精细价格又高的皮鞋总觉得不能接地,不是脚气就是痛风。以前,我妈妈不会做鞋子,但我没有赤脚。我总是穿着温暖舒适的布鞋走路。

不久前,我的朋友聚在一起聊天,谈论旧布鞋。原来他爱人下岗后,看到了手工旧布鞋的商机,开了一家手工旧布鞋厂。有一天,我好奇地跑去看一看。那家店的手工旧布鞋种类繁多,有传统的,有悠闲的,有爬山的,也有时尚的,激活了我童年的记忆,立刻让我有了脱鞋买双旧布鞋穿的冲动。

穿着久违的旧布鞋,走在大街上,感觉不仅舒服,而且温暖又贴近肺部,让我回到童年,步伐也潇洒。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