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只眼 ;创作者: 奥安 [<a href=\"https://www.bidushe.com/u/5

  • A+
所属分类:搞笑文章

古城里烟雾缭绕的小巷盘根错节,老人们提着杂货不时穿梭其间。“砰!”酥饼撒得到处都是,驼背老人的尖叫声惊醒了熟睡的人们。

小巷拐角处的血泊令人恐惧。死者趴在一堆垃圾上,街角的苍蝇似乎在等着远处树枝上的乌鸦来占领。巷子里的人在各自的门前停下,伸着脖子看着远方。终于,一阵警笛声从远处传来,人们聚集在死者周围。警察程峰对这样的场景很正常,他们不愿意处理事情,适度表现出热情。

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我不知道人群中谁哭了。“罗大全死了!”警察们井然有序地看着身后,人群开始骚动。然后,一个人走了,两个人走了,所有的人都分开了。不像古代人的普通风格。应该是普通人应该热情地观看和交谈。今天真奇怪!

罗大泉去世后,他可能很高兴知道有人还记得他的名字。在东罗街,任何不认识罗大泉的人都可以用“名人”来形容。毕竟,杀人犯这个称号,是任何一个有竞争力的人都给不起的。我以为把尸体运离巷子会很平静,但令所有人哑口无言的是,警察拘留了巷子里的所有人,一个早上巷子里的所有人都成了嫌疑人。

是的,巷子里的每个人都是嫌疑人,杀人动机也成立。

再次联系罗大泉的程峰,没想到这次会收到他的死讯。换句话说,与罗大泉的第一次接触是为了处理他的谋杀案。当时程峰只是一个小警官,背后有一群前辈,负责记录案情。20多年前的除夕夜,年轻的罗大泉从外地打工开车回家。因为大雪,公交车被困在半路上,碰巧遇到了苏洋梅,苏洋梅也回家了。苏洋梅见他是老乡,干脆让罗大泉骑他的摩托车。谁能想到罗大泉对他心存芥蒂,拿钱取了性命,又因为罗大泉主动投案,减轻了对他的处罚。

罗大全的死,匪夷所思!没有生病的迹象但是脸色发青,而且体内没有排除自杀的药物,所以只有一种可能,他杀。谁要杀罗大全?为什么要扔进巷子里?为什么小巷里的人长这样?程峰来回翻看着尸体的照片,不停地思考着这些问题,线索在哪里,真相是什么。消息来自审讯室的同事。有什么线索吗?

“有点奇怪,这些人每一个都和罗大全有严重的争执,每个人的动机都可以暂时成立。罗大泉是被他们的阴谋害死的吗?”程峰皱了皱眉头,和他的同事摇了摇头,手指不停地抚摸着桌子。突然,审讯人员名单上的一个名字让程峰觉得案件可能会有转机。

“人在集群中,会出现主观判断错误。对我们来说,寻找漏洞比分离漏洞更好。另外,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们不能非法拘留他们。让他们回家参观我们的家。”程峰安排下属让巷子里的人回家。

已经是深夜了,一个陌生的身影偷偷溜进小巷,最后停留在一个亮着灯的房子前。

很快,影子溜出小巷,消失在黑暗中。

凌晨五点,谷城人的烟囱还没出来,调查人员就已经来到了第一个“拜访”对象的家。木门吱呀一声开了,可以合理的说麻婆早上五点就已经开始上班了,但是院子里已经失去了平时的磨声,院子里的狗也无精打采的守在门口。程峰和一帮警察去了里屋,给阿姨打了几次电话,但没有回应。其他警察想知道马普是否在其他地方游荡。程峰不这么认为。在进入这个地方之前,我注意到马坡说话不太恰当。这时,他一大早就不见了,平时磨用的铁棒也不在磨上。大家都知道,马坡和罗大泉起了争执。这个争议得从马坡的妻子马也那里讨论。马也死前与罗大泉搏斗,导致右眼失明。罗大全后来砸了马也家的招牌,问题就闹出来了。直到马也去世,他都没有忘记请马坡为他报仇。如今,罗大泉无缘无故地死了,很有可能马坡自己也雇不到人,杀不了人。

种树苗的妇女们一起跳下水回家,古城里响起一声尖叫。

警察很快到达事发地点。马坡的身体已经凉了,怀里抱着铁棒。程峰赶到时,医护人员已经把她从绳子上拉了下来,这证实了马坡不是杀死她,而是自杀。自杀地点是马也的坟墓。所有的警察都猜测马坡的死不是意外。办案人员踱到程峰跟前,小声说:“马坡的死很奇怪,但却给人一种真实的感觉。”程峰一直都不愿意和郑宇打交道。作为办案骨干的两个人对视是正常的,但程峰却看不到郑宇果断果断的决定。“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无缘无故发生的。在我们发现之前,一切都无法猜测。”程枫说完,走到一边不理郑宇。郑宇在警车里割伤了自己。

“哼,我一定要找出这个案子的凶手,让你见识见识我们的本事!”他透过车玻璃看着远处的弓腰,查看着车身的巅峰。

夜深了,奇怪的身影又出现了。那是另一个亮着灯的家庭,很快,影子消失在夜色中。

马坡自杀的消息传遍了小巷。在现代人眼里,很多事情不在乎它的过程而只想看到结果。马坡自杀,罗大泉离奇死亡,恐怖萦绕东贡巷,人们内心的变化正在悄然发酵。

一大早,郑宇就开始兴奋起来,因为他翻遍了笔录,查了一夜的资料才知道巷子里住着一个破案的关键人物——胡海。胡海也是巷子里的老居民。因为和罗大泉的关系,他在巷子里认识的人很少。而且,自从妻子出事后,胡海就不再与人交往了,他也是巷子里的大怪人。没想到,胡海的妻子是被罗大泉杀害的女人苏洋梅。这次胡海和罗大泉是死敌,胡海是最大的嫌疑人。

整个院子都被遮住了,玻璃盒子里的蛇被锁成一团,黑眼睛在寻找未知。角落里的蜘蛛在织网,假山上躺着五颜六色的蝴蝶。胡海示意郑宇等人坐下。郑宇瞟了胡海一眼,板着脸坐在椅子上。郑宇说:“罗大全对你怀恨在心!”胡亥干笑了几声,说道:“我没有杀罗大全。”郑宇撇着嘴说:“这么多年你是怎么和罗大全住在同一个巷子里的?”“命运。”“他杀了你妻子。你不想报仇?”“你想让我报仇?警官,我和他的死没有关系。以后不要来这里了。我不开心。”说完,胡海起身离开了,院子里只有郑宇等人被惊到了,连警察都没有!

胡同里开始流传谣言,说罗大泉生前被邻居欺负鄙视,死后痛恨报复胡同里的人。马宝已经被惩罚了,然后还有第二次和第三次,直到全部。谣言越来越强,有些人已经采取行动了。

“警察同志我看到罗大全了。他要来伤害我们。他真的来了。”金发女子被程峰的胳膊缠住,程峰的眉头紧紧皱起,安慰:“罗大泉死了。不要这样吓唬大家。”金发女人看到程峰不相信就开始哭。程峰挣脱了女人的手,大声说道:“同志!请不要激动,你说的我都知道。非常感谢您提供重要线索。请告诉我们具体情况。”女子立即止住眼泪,滔滔不绝,并向她讲述了撞鬼事件。

送走女子,程枫拿起对讲机,身旁的同事立刻知道她在跟踪乔装打扮的金发美女米娅。一切都在悄悄发生,但顺其自然。

“是成功的。你猜对了。这个米娅真的是鬼。”

“看好了!没有我的命令不要行动。”扣除电话后,程峰松了一口气,但很快眉头又皱了起来。郑宇的私人行为超出了程峰的想象。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他将不知道如何在整套游戏中收集象棋。谁能想到郑宇的功勋太强,他已经失去了做事的意识。程峰无法控制事件的发展。事情怎么发展?

诡异的身影再次潜入小巷,停顿半个小时,转身,一束光打在脸上,拿着光的人露出邪恶的笑容。

接到这个消息的程峰,从来没有想到郑宇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被戴上手铐的胡海被放在一边,程峰几乎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他冲到郑铮,生气地说,“你为什么没有证据就拘留他?他是凶手吗?你确定是他吗?不管你是不是猪脑,太急于求成迟早会受伤!”郑宇把程峰推到一边,挥挥手,说道:“我抓到他了,没有证据我是不会行动的。我们两个自己办案,你最好别插手!”程峰砰的一声关上门,冷哼一声,他立刻投入了对胡海的审讯。“你和罗大全有深仇大恨?”胡海抬头。“嗯!”“你半夜潜伏在孙海昌家门口想干什么?”“散步。”“哼!散步?你去孙海昌家门前散步,半夜不睡觉。我了解到,除了孙海昌和罗大泉,这条巷子里的每个人都有严重的纠纷。孙海昌是罗大泉生前最好的朋友。为什么呢?你甚至想杀孙海昌?”胡海惊讶地看着郑宇。郑宇眯着眼睛说:“我是对的!罗大全被你杀了!”“警官,我根本没有杀罗大全。我去孙海昌家是因为你问一些私事不方便。”一拍桌子,郑宇大声喊道:“你以为不承认就没办法了吗?我告诉过你,一有证据我就逮捕你。”胡海转过头,不再说话。

又一波动乱之后,胡同里的李大嘴主动要求报警。什么线索?“杀罗大全的是胡海。那天我看见罗大全从胡出来,然后罗大全就死了。胡亥一定是杀了罗大全!”程峰看了一眼李大嘴,笑着说:“我觉得你可能杀了罗大权。”李达嘴腿哆嗦了一下,紧张地说:“警官,这个你不能瞎说。我为什么要杀罗大泉?不要瞎猜。”“怎么瞎猜?罗大全已经花了你很多钱了!打碎的麻将桌赶走了许多受伤的客人。你为什么不杀了他,因为他毁了你的经济来源?”“警官,我有几个小聪明,但我从来没有勇气犯罪。你必须相信我。”程峰点点头,让同事小刘把李大嘴提供的线索写下来。送走李大嘴,程峰给同事打了个电话,果然,又来了一个人指责他。

巷子里的人纷纷来指责胡海是凶手。就连郑宇也开始觉得事情太奇怪了。他找到了程峰,程峰把他晾在一边。终于,程峰开口了。“你来找我是想表明你已经冷静下来,没有被名利冲昏头脑。”郑宇把脸拉了下来。“我不是被案子逼的。发生了什么事?一开始大家都没动。他们现在为什么指责胡海?”郑宇看起来很严肃,说道,“和我一起玩一玩怎么样?”郑宇扬起眉毛,表示很乐意接受。

似乎毫无头绪的案件接踵而至。隐藏的不是神秘,而是人心。

孙海昌死了。谁能想到孙海昌会死在罗大全死的地方而自杀!程峰赶到时,孙海昌脖子上全是泡沫,围观群众纷纷议论。孙海昌被抬走后,米娅走到程峰面前,告诉了他一个大秘密。孙海昌是抑郁症患者,所以孙海昌的自杀是不可避免的。巷子里剩下的住户不多了,从原来的九户到现在的六户,胡海还在坐牢。

罗大泉、马坡、孙海昌为什么会死?真相在哪里?

按照程峰的安排,把胡海带到了巷子里。巷子里挤满了人,仇恨的目光投射在胡海身上。胡海的额头沁出了汗珠。首先,他来到罗大泉家。简单的桌椅碰了一下就散架了。到处都是杂草,没地方踩。我不知道人群中有谁。人们开始骂胡亥杀人的刽子手。胡海看着暴躁的人群喊道:/[/。”突然,程峰出现在人群中。他向旁边的便衣警察示意。他大喊:“李大嘴,你跟别人挑唆群众提供虚假线索,阻挠公务。你没意识到你的错误吗?”之后,李大嘴和米娅被便衣铐在旁边。

“这两个人因散布谣言、煽动群众、为自己的私欲提供虚假线索而被捕。女士们,先生们,这一时期东罗巷发生的一切,绝不是偶然,而是必然。罗大泉的死只和自己有关,马坡和孙海昌的死也是自己造成的。为了自己的良心,为了自己的救赎,为了自己的解脱,他们选择了以死亡结束,这给每个人都带来了恐惧和焦虑。但是问问你自己,他们的死难道和我们没有关系吗?罗大泉被杀人犯指责了几十年,无法正常生活,一直生活在阴影中。这和我们无关吗?请问你们谁真的看过他,哪个没戴有色眼镜看他?罗大泉真的是坏人吗?为什么马也的眼睛被他弄瞎了?那是因为马也多次给做生意的孤寡老人假钱。李大嘴的场子为什么被砸?因为他经营赌场,现在他煽动群众提供虚假线索,以保护他的生意免于死亡。米娅,因为罗大泉多次殴打你的客户,阻止了你的卖淫活动,让你丢了脸,丢了钱。正因为如此,你们每一个人都对他怀恨在心,多次碾过他的精神,凶手就像他身上的一个印记。每个人都能看到。我们有偏见,抱着我们现代人的病态心理,在绝望的情况下逼死一个人。在场的每个人都不是嫌疑犯,我们都是杀人犯,杀人犯!”现场一片寂静,大家都在思考。过去就像一部接一部重播的电影,社会人物的心理在现实中是丑陋的。程峰的眼神示意郑宇,后者看了一眼胡亥,说道:“胡亥,背负凶手的名声真好!说实话!你说你没有杀罗大泉,但我觉得比杀人还残忍。”胡海的眼泪顺着眼角涌出,泣不成声:“三十年,三十年,我活得没有鬼,谁是凶手,我是,我是杀害罗大泉和我妻子的凶手,罗大泉是好人,好人,即使我死了,我也无法抵消我们犯下的错误。那年除夕,我老婆的死是她自己策划的,因为只有这样她才有钱给我治病。早年在外打工的时候得了一场大病,在外挣的钱都花光了,于是我们回了老家,老家亲戚的钱都是借来给我治病的。那年除夕,我们真的很绝望,如果不治好我,我就死定了。本来我老婆想假装受点轻伤,要点钱,后来死了。我觉得是因为她怕良心发现,想给我多赚点钱。罪,罪,害了罗大全一辈子。我是罪人,我和他住在一条小巷里赎罪。但是我一直不敢迈出那一步,现在终于被发现了。罗大全,如果你死了,就不要见我。你很惭愧!”胡海扑通一声跪下,哭了,人群都哭了!

“带李大嘴、米娅、胡海等人走!”一个命令,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

几个月后,程峰来到了罗大泉的墓前。“罗叔,我终于为了你的名声回来了。既然真相大白,那就安息吧!海昌叔叔跟我说了你的事,然后就走了。也许他想你了,去看你了。当他老了,他仍然是你的老朋友。这些年你偷偷提供的线索非常有用。我们沿着李的嘴找到了一个更大的赌博团伙,还找到了一个制造假币的工厂。米娅,这个女人没想到她背后有一个卖淫集团。叔叔,丰儿终于为你出了名,你是第一个破案的。叔叔,你已经痛苦了几十年了。我没有糊涂。值得。你常说人有两只眼睛,所以要直视事物。当今社会,人们!你需要三只眼睛,人类的眼睛!”

所有的谜团都在人们心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