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学者: 阿秋小亨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我常说,对西北风的第一反应是冬天,高中地理灌输的刻板思维。和葛花去济南,在阿水喝了一大杯茶,突然开了个喝西北风的玩笑。我脑中闪过:如果开一家冷饮店,叫“西北风”,感觉很艺术—/。与阿丘·肖珩相比,我更喜欢凉爽的西北风,所以以它为笔名。

开始讲述我那些年的故事。

我终于鼓起勇气向他坦白了。我不知道我的真实意图是什么。希望他回复我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感情,但是我明明有男朋友。不说出来总觉得像是心脏病,怎么说也是暗恋了这么多年,唉,豁出去了!

记得那是大三,随意躺在床上,翻着新买的智能手机,聊着聊着就没聊。突然在网上看到他,假装不经意打招呼“你在吗”然后就开始聊了起来,只记得我告诉他“我暗恋了一个人很多年。猜猜是谁”他还假装没听懂“我认识那个人”吗?我深吸了一口气“,也就是你”。说了这话之后,我莫名其妙地感到不安。不仅是心里落地的放松,还有莫名期待的紧张,我把手机放在背上

1996年,我六岁,上红色课的第一天。我忘了为什么我父母没有送我。我和我的小朋友千千从我们自己的小板凳开始。我记得当时我提着一个红色的小皮包,是阿姨买的。当时不知道什么是时尚,只觉得小皮包给了我很大的勇气。学校离家很近,步行五分钟就到了。当我们到达时,老师正在谈论一些事情。房间里挤满了孩子。千千的母亲帮她找到了唯一一个空座位坐下。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走廊里等着,身边只有一张小板凳。这成为我学生生涯中第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记。老师把我挤在两个孩子中间,虽然很不情愿,但是没有别的办法,所以我就坐在他旁边。我养了一年红班,这是我对他唯一的记忆:太阳从窗户射进来,老师在讲一些我听不懂的东西,我们勉强挨着坐。

从1997年到2002年,小学五年的时间里,我们坐在同一张桌子上有两年多的时间,但这两年的记忆很少:在桌子中间画一个分水岭,谁一越过那条线就冲回去,好像他的眼睛只盯着那条线,其他什么都不重要,好像他发现在同一张桌子上越过那条线比吃一块糖更值得庆祝,花了两年多的时间争论和过家家。三年级的时候,我换座位的时候,老师让另一个女生苏和我们共用一张桌子。我毫不犹豫地让她走到中间,冲他做了个鬼脸,暗自高兴“我终于可以远离他了”。后来,我又换了座位,理所当然地换到了下一张桌子。他和苏成了同桌,我感觉自己被抛弃了。我好几次鼓起勇气找老师声明“我是他的同桌,但苏是后来的,所以她应该被调走”。这句话在我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荡,但我没有说出来,因为我的胆怯。我曾经想过,如果当时没有这样的选择,现在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在过去两年左右的时间里,关于他有几段记忆。苏曾经写过一篇作文“我的同桌”,讲的是有一次他站起来回答问题,苏把他的凳子拿走了,这让他掉进了狗嘴里。我郁闷地吃着醋,怀疑她的作文的真实性“我从未见过他倒下/[/K13。小时候,我很调皮。他在课堂上不小心打翻了我的铅笔盒。我说我会告诉老师。下课铃一响,他就双手合十做了个恳求状。他嘴里说着,“请不要告诉老师”。我固执地转过头,背叛了他。他毫无悬念地被老师训斥了一顿。我暗暗高兴。在班里的大三竞赛考试中,我获得了一个名额继续参加其他村的竞赛。有生以来第一次,我出门坐公交车。很拥挤。他碰巧站在我面前,看着他的背影。我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喜悦。我不知道我从哪里来;小学毕业的时候,不知道他是胖了还是病了,脸圆圆的,鼓鼓的。我想问他怎么了,但我最终还是害羞地什么也没说,他的圆脸留在了毕业照。

2002年到2005年,初中三年,我在镇上,他在隔壁镇。我不知道我的经历,但我假装无意中从我认识的学生那里打听到了他。我只知道我学习努力认真,仅此而已。我二叔家和他家是邻居。小时候经常去二叔家和表哥玩。好像以前和他一起打牌。不知道什么时候两家人的关系不再友好了。我再也没在二叔家见过他。有时候我会故意在舅舅家院子里大声说话,总感觉他能听见我说话。当我知道我会自然出现的时候,我可以看到他,我没有成功。

2005年到2008/2009年,我高中三年,他高中四年。我们在同一所高中,但在不同的校园,一直持续到高二。高一那年,记忆里没有他的影子。后来第三次分班后,我的文科15班和他的文科24班在同一栋楼里。我有一次回家坐同一辆车。下车后,他提着一大包行李。我主动帮他搬运和爬坡。一路上无话可说。在岔路口,他拿着行李,一瘸一拐地回家了。我想和他在一起,但我放弃了;有一次模拟考试,班级混合搭配。我被分配到19班教室。我在靠墙倒数第二排,他在右边第二排。我看着他的背影在缝隙里等着试卷,但我还是莫名其妙的开心。快乐从何而来,我不知道;我的一个同学陆,碰巧知道她和他同桌半年了。我假装询问他的情况,好像什么也没发生。我只能听到鲁嘴里的琐事,所以我不再问了;有一次我去学校餐厅吃饭,看到他忙着帮忙夹菜。我第一次意识到,他不再是记忆中那个胖乎乎的小男孩,而是成长为一个可以分担家庭责任的大男孩。有一次在楼梯间遇见,同学们都冲过去,我故意说话提高分贝,但我们没有多待一秒钟,像陌生人一样走着;高考结束后,我收拾东西回家了。他说他已经卖掉了所有的书。当时我很羡慕他的洒脱。我不得不保留我所有的书。如果我考得不好,我可以继续学习使用它们。那年夏天他拿到成绩后不久就去了我家。那时,我父母去地里干活,我在家做饭。他进门后,我们远远地坐着聊天。他问我知不知道自学考试,说不确定是复课还是看自学考试。我当时连自学考试是什么都不知道,根本没法给他任何建议。结果我上了大学,他回高中复课,他妈妈替他从我家借书。找书的时候翻了好几遍,想留下一些我的痕迹让他想起我,结果都没有结果。

现在,当我看到他空间里的动态时,我经常赞美他。有时候他也会示爱。他的女朋友很漂亮。

祝你幸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