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珍藏的百宝箱终究还是下落不明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儿子有条青灰色的袋袋裤,上面有很多口袋,可以用来装U盘、放大镜、赛车钥匙、笔、尺子等小东西,他非常喜欢穿。我小时候没有听过袋袋裤这个词,那时候可能也没有袋袋裤,我只是本能地喜欢口袋多的衣服,为了装东西方便。

但我们的衣服从来都中规中矩,裤子只有两个兜,衬衣只有一个兜,外罩基本也是两个兜或是没有兜。我们好不容易得到的扑克牌,费力收集的火柴皮,游戏用的纸板,等等,常常把几个兜塞得鼓鼓的。跳房子用的瓦片也往兜里装,还有在路上拾到的弯曲锈蚀的铁钉、好看的可以用来打水漂的碗片,这些东西很快就会把口袋磨出洞,有些小东西不知不觉就漏掉了。母亲洗衣服前总要翻看我们的口袋,把我们的宝贝翻出来放好,衣服洗干净晒干后再把那些磨破的洞补上。很多孩子都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衣服,穿上新衣服反而觉得浑身不自在。

有时候在晒场上玩,家里晒的花生,我们随手抓一把就装进了兜里;还有在草丛中拾到的鸭蛋、鸡蛋,甚至鸟蛋;捉到的天牛、蚂蚱,甚至壁虎,这些小动物装在口袋里,可以随时感觉到它们的蹦跳和挣扎。有一次,在蜘蛛网上看到一颗被蜘蛛吃剩下的蜻蜓的头,瞪着两只金黄的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奇异的光泽,我解下后也装进了兜里。还有摇头虫,在野外摘下的水蛇果、酸不溜。衣兜是我们的百宝箱。

我的百宝箱里曾被我百般宝贝过的东西有:一副镶着金边的扑克牌,一套水泊梁山108将的火柴皮,十几本小人书,用几十张火柴皮跟同学换来的放大镜,两颗猫眼睛一样的玻璃弹子,一个葫芦形状的小药瓶,干妈给的护佑我长命百岁的铝锁片,从舅舅家带回来的泥哨子。我曾装着它们在村里村外跑来跑去,它们后来都去了哪里呢?除了长命锁还在,其他的都已不知去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