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过是一个萍水相逢的城市 上演着无数萍水相逢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很多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

就比如在这个潮湿闷热的夏日午后,我挤在十堰那人头攒动的小火车站里,手里攥着一张开往北京的特快列车硬座票,而半个小时后,我却搭上了一列开往湖北武昌的火车,预备在一个叫做襄樊的地方转车前往洛阳。

一切都是临时起意。只不过因为刚结束系里的民歌采风之旅,恰逢假期,随身的行李又少得可怜,刚好适合拎起来就走的任性旅行。

火车上冷冷清清,加上空调的冷气和窗外一路绵密不绝的小雨,胃又开始尖锐地疼了起来。把包丢在座位上,跑去接了一杯热水,回来时,坐在对面的男生用惊愕的口气问道:

你就这样把包放在位子上,也不找人帮你看着,不怕被人偷走吗?”

我看他一眼,说:“包里没什么值钱东西。”

脸上是微笑着的,心里却略微有些鄙夷——就在刚才,他先是和身边的女同事暧昧了好久,等人家下了车,转身又在电话里对另一个女孩儿油嘴滑舌,现在又来向我搭讪,难免让人觉得他举止轻浮。因此我决定同他保持一定距离

火车抵达襄樊已将近傍晚七点。背着琴在残留的天光里走出出站厅,小雨仍未停。油嘴滑舌男给我留了他的号码,叮嘱我一个女孩子在外要注意安全,万一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记得给他打电话。我笑笑着接过来,对他说了再见。终究也算同行一场。

随便找了家店,吃了一碗牛肉面。小雨淅沥地打湿了华灯初上的街。我躲进地下通道里,坐在一张废桌子上弹了会儿琴。没多一会儿,清洁工大妈就过来用扫把砰砰砰地用力敲打着桌腿,把我赶了下来,她脸上的神情仿佛在说,在这条昏暗的地下道里,她是唯一的君王。

回到候车室,躺在对面长椅上的那个女人,穿着不合身的黑色长裤和廉价皮鞋,把头枕在自己的一只手臂上,另一只手挡在身前,微微蜷缩着。干枯发黄的长发在脑后随意地扎成一束,脸上神情空洞,面容沧桑。旁边的那只脏兮兮的旅行包随意靠在墙角,一个男人走了过来,把它拎了起来。女人坐起身,用手拢了拢头发,露出微笑。那一瞬间竟透出一股妩媚。

是因为在自己爱的人面前吗?那种像是在一瞬间被爱点亮的表情和姿态,能让一个人重新看起来充满了生机。

夜里的候车室,人们大多都是疲惫而倦怠的。拥挤昏暗的地方,空气潮湿而沉闷。

终于火车驶离了这里,我坐在座位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白马寺前的怪人

第一眼看见洛阳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欢喜。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地方,会使初来乍到的你在起初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前生前世你曾在这儿住过,虽然早已完全无法回忆起来。可是这样绵长的情意,穿过了深邃的时空,直抵你的心里。

洛阳之于我,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种存在吧。

坐着摇晃的公交,穿过一条条大树参天的街道,来到了洛阳老城。所住的旅舍旁边就是一间小店,里面卖着糊涂面和各种洛阳小吃。住在洛阳的一个礼拜里,我几乎每天都要上店里吃一碗糊涂面。浓稠的杂面配上韭菜末儿,怎么吃也吃不够。奇怪的是,当我和青旅里的前台姐姐提起这家我觉得好吃得要爆炸的小店时,她和店长却都一起撇了嘴:“那家店的糊涂面?那是全洛阳最难吃的糊涂面!”

那好吃的糊涂面,该是好吃成什么样子啊。

来了洛阳,没去龙门石窟,也没去嵩山少林,倒是天天背着背包往老城的街道里钻。一条条地走过去,只见那河畔的柳树依依,水面上飞鸟低掠,斑驳的墙,损毁的屋,和街旁穿着背心下着象棋的老人。

走过一座石桥,见桥身上写着“小石桥”三字,想起自己曾深爱的那个人,他说:

“如果有一天我养了猫,我便给它起名叫‘猫’,倘若养了狗,便起名叫作‘狗’。”

站在桥上出神地笑了。拿出手机发了短信:

“在洛阳,遇见了一座你也许会很喜欢的小桥。”

又一日,决心去白马寺参拜。起因是得知噩耗,家里养了五年的老鹩哥昨天夜里仙逝了。爸爸很伤心,他和它的感情最好,一天天亲手喂养着长大的,死后不忍心随意丢弃,抱着它冰凉的小身体,在城外江边大树下掘了一个坑,隆重地埋了。

其实来时缘起,去时缘灭。生离死别,皆是平常虚空。

站在寺门口对着荷花发呆,忽然听得身旁有一人叫我。转头一看,见是一位跛脚男子,坐在三轮车上,说:“姑娘,我看你觉得气色不凡,抽根签,让我给你算一卦,好不好?”

原来是一个退伍军人,三十年前在中越战争里负了伤,残了一条腿。从此赋闲在家,无事可做,竟潜心研究起易经八卦,无师自通,后一直靠为人算命为生。

算出来的结果,是我天生事业命,不可早婚,否则必定离婚。只能在27、28的时候,遇到那个合适的人。将来必定大富大贵,此类云云。

我笑道:“好,知道了,谢谢你。”

把钱放在他手心里,正要转身离去。他在身后喊道: “到时候大富贵了,别忘了回来找我白马寺前的张青文啊!”

很久的后来,有一天夜里,我忽然想起他来,找出当时记下的号码,发了短信问道:“白马寺前的张青文,你还记得我吗?”

却是杳无音信。

守古墓的女子

来到了洛阳,才听说在北面有一座古墓博物馆,当下兴致大起,辗转坐车去看。在朦胧的雨水中,找到古墓博物馆的街口,只见粉红色的小花粲然地绽放了一路。大约只有阴气极重的地方,才能把这花儿养得这么好吧。

可能是下雨又非旺季的缘故,博物馆门庭冷落。我敲开值班室的门,问在哪里买门票。

“门票不要钱,讲解才要钱。”一位大叔说道。

付了费,一位女生从屋内走出来热情地引我进了参观大门。由于扎了一个马尾而显得干练成熟,脸上却是亲切可爱。

你是这里的专业讲解员吗?”我问。

“不是,我只是来实习。学的是历史专业。”她笑眯眯地回答道。

再一问,发现我们同龄。她比我稍大几个月而已。

然而讲解起来的时候,她的口才和渊博却使我震惊。

自古以来,生在苏杭,死葬北邙。北邙山头少闲土,尽是洛阳人旧墓。这座古墓博物馆,用地下的一个大环形向世人展示了千余座自汉至宋的历代墓葬。人走在里面,直觉得寒气逼人。没过一会儿便全身发凉。参观完后,走出展厅,竟有种重回人世的感觉。

她将我送到大门,忽又拉住我的手,问了一个我从未想过的问题:

“想不想和我一起去偷桃吃?”

“这里有桃林?”

我好奇心一起,跟着她拐上了一条土道。没多久便来到了一片果园前。没有大门也没有栅栏,桃林就种在路边,任谁都可轻易够到。

她轻盈地跳进林中去。我在路边守着。

“哎呀!”

茂密得看不见她身影的林子里,忽然传出一声叫喊。

“怎么了?!”我紧张地问道。

“我踩了一脚泥!”她喊道。

没过多久,她抱着几颗桃快乐地跑了出来。

“给你。”她将三颗桃塞到我手中,笑靥如花。那桃子大多是青色的,并不太熟,入口的时候青涩坚硬,也不算十分好吃。

然而一年的时间过去了,我早已忘了她在古墓前告诉了我怎样的故事,却始终记得我们一起偷桃儿的事情

最后的布老虎

在洛阳的最后一天,信步走到了民俗博物馆门口。逛了一圈正要出来,忽然在走廊尽头见到了一间小店铺。

走进去一看,无非是些当地的特产和手工艺品。当时已近黄昏,整个博物馆里除了工作人员就只有我一个游客。余辉照进来,映出小店商品上的一层薄灰,想来这里的生意是不怎么好的。

售货员阿姨一边赶着蚊子,一边热情地向我推销着。可是看了一圈,也没看见自己特别喜欢的东西。抬脚正要走,想了想,又转过来,从包里掏出一瓶在路上买的花露水来。

“阿姨,这里蚊子多,我明天就走了,也用不上,这瓶花露水送您吧。”

阿姨显然很是意外。就在她连声道谢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了在角落里静静摆放着的一对布老虎。才第一眼,就喜欢得不行。

“阿姨,那个多少钱?”我指着布老虎问道。

“小妹你真有眼光,那对布老虎是附近村里一个老奶奶手工做的,就剩这最后一对了,我本来都不舍得卖,既然你喜欢就5元一个卖给你吧!”

阿姨把布老虎从角落拿出来,用橡皮将它们身上细细地擦干净,递到我手中。我将两只一比照,一只脸肥而圆,另一只脸稍瘦而长,金黄色的毛绒布上,细细画着红色的花纹和深绿色的虎须。虽看起来相似,细节却各不相同,若非手工制作,决做不出这样的效果来。

“老奶奶现在还做布老虎吗?”我愉快地付了钱,临走时随口问道。

“不做喽!现在生活成本这么高,辛辛苦苦做一个布老虎,也挣不了几毛钱。再说她也上了年纪了,怕是做不动啦。”

阿姨扇着扇子,倚着门槛,目送着我出了门,夕阳的余光把她的影子拉得老长。

洛河边的少年

我是被唱豫剧的声音吸引过去的。

一群中年人,抱着心爱的乐器和谱子,坐在公园的长廊里,咿呀地敲着拉着。给站在正中间唱剧的那人伴奏。

观众只有稀拉几人,我捡了个位置坐下来,偷偷地打量着他们。看他们全情投入,若无旁人,沉醉在这悠扬乐声里,摇头晃脑,举手抬足,自得其乐,每一曲终了都认真地给自己鼓掌喝彩。

几曲完毕,我站起身来,走到洛河边去。

传说里河图洛书出水的地方,传说里美丽宓妃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地方,传说里西门豹将神婆投入河中祭祀河伯的地方。

沿着河岸不知不觉越走越远,猛然惊觉时,发现已不知该如何回到那高高的河堤之上。正在踌躇徘徊,忽然听见头顶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

“我拉你上来好吗?”

没有犹豫地抓住了那双伸下来的手,爬上去后一边拍打着身上的泥一边抬起眼来道谢,才发现是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

“小事,不用谢的。”他微笑道。

“那……我走了。再见。”我微笑着挥挥手。

“再见。”他眼睛弯弯地笑着,干净而温暖

就此转身别过,从此应是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人生这种东西,无非就是,一场场的邂逅,一场场的别离。

不知怎的,忽又想起张爱玲那句话来: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句:“噢,你也在这里吗?”

不过是一个萍水相逢的城市,上演着无数萍水相逢的故事。人们遇见了彼此。然后微笑,告别,再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