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他们 仿佛同时看着梦境与现实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地铁上,那个坐在我面前的女孩子精心地化了妆,眉毛、眼线、口红、指甲,加一条精致的小项链,然后幸福地依偎在身旁男生的肩膀上。

走在街道上,前面的两个女孩子都穿着一袭白连衣裙,头上戴着塑料做的会发光的小皇冠,走起路来一闪一闪,像是刚从舞会里走出来的皇后。

人一起出游的印度妈妈,复杂地包裹在红色的纱丽里,披肩好看地垂在身后,发髻上扎着一束茉莉花,一米外也能闻到芬芳花香

那个右手牵着男朋友的手的女孩,左手牵着一串五颜六色的氢气球,气球漂浮在黑色的人群上空,画面有种脆弱的美丽。

在灯影绰绰的新加坡河畔走着,鸭子船开过去了。人们在酒吧里摇晃着高脚杯,耸立的高楼上灯光变幻。“嘭”地一声,第一簇烟花绽放在滨海湾上空,同时点亮了几十万人的眼眸

小的时候,我们玩橡皮筋、布娃娃,汽车模型。长大了仍不满足,于是干脆造出了烟花这样的玩具,唰地一下放到几十米的高空里,绚丽地炸开,就算炸完后除了灰烬什么也不剩,也要努力地给它加上不同的颜色,争取炸出不同的造型。

真是毫无实际用途,却又可爱至极的发明。

在这个地球上,狮子只知道要追逐猎物,蜜蜂只会去采花,小鸟每天飞来飞去地捉虫子,小松鼠窜来窜去地找果子吃。可是只有人类,会给自己创造出一大堆与生存无关的玩具,然后自娱自乐地度过这一生。并且在每新的一年里,互相充满希望地对彼此说新年快乐,却很少为又失去了一年而悲伤

仔细想想就忍不住觉得,人类真是一种蠢萌又有趣的存在。

烟花熄尽了,人群如退潮般散场。当我走进地铁时,第一眼就看到了他。这是个喝醉了酒的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一件黑色的兜帽衫,一条黑色的帆布裤,一双泛旧了的红色的球鞋。他坐在座位上,蜷着腰低头睡着了,右脚笔直地伸着,左脚微微弯曲,一只手垂在腿上,另一只手无力地搭在邻座的空位上。他的身影看起来是这样孤独而悲伤,在欢乐的人群中显得如此格格不入。一个卷发的中年胖阿姨警惕而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嘟囔道:“又是一个酒鬼。”然后站到了远处。人们好奇地打量着他,而他却浑然不知。地铁沉闷地哼哼着开动了,他被惯性带得一个晃动,眼看就要向一侧倒下去,但他在空中便略微惊醒了一些,及时地坐好,又继续睡了。

廖一梅在《像我这样笨拙地生活》中曾提到过这样一句话:“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今晚我忽然想起这句话来。眼前是刚刚从一场盛大的狂欢中走出来的人们,以及这个喝醉了酒的黑衣男子。我看着他们,仿佛同时看着梦境与现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