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都是比较难的 其实最难的是人与自我的和谐相处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办了个健身月卡,想每天抽时间去运动运动。

到了健身房才发现,健身教练的训练确实是有针对性的,也是很科学的,甚至是立竿见影的(比如说几个动作就缓解了我的圆肩问题),可以说,除了贵点,没啥缺点。

但是贵已经概括了一切不请私教的理由了。

所以,我能坚持几轮的游说而坚持住不买私教课,完全就是因为qiong!

好了,言归正传,第一天因为有教练的简单指导,所以练的还不算太迷茫。做了做肩部的拉伸、平板支撑、跳跃等。之后就没教练了,于是我先去跑步机快走了走,然后去椭圆机练习。

椭圆机一下子让我有了肌肉爆炸的感觉,赶紧停了下来,去做了一下拉伸。

一想应该是椭圆机需要多处肌肉参与,而我可启用可调动的肌肉非常之少,于是腿上的部分肌肉就耐受不了了。

之后,我去做了拉伸,并且做了小哑铃和壶铃。一个多小时的运动就结束了。

下午虽然身体有一疲惫感,但并不困倦,而且没有到了某个时间就想吃吃吃的感觉了。

身体这个家伙,可以说它是一个精密的生物器械,它有很多我平常注意不到的角落。

有人说大脑没有被全面利用,要我说其实身体才是没有被全面利用。

人的身体有那么多肌肉,但随着生活习惯、工作习惯、体态习惯,导致很多肌肉是被使用不到的,因为用进废退的规律,所以这些使用不到的肌肉逐渐在失去作用,而经常使用的肌肉又处于紧张和过劳的状态。

今天第一天的练习,就让我感觉到了我身体平常感觉不到的肌肉。如是而想,我感觉不到的便总以为没有“它”这回事,而今我感觉到了“它”,也才发觉原来还有“它”这回事。

几年前我开始读《金刚经》和《庄子》,喜欢的不行,而且非常受益。但收益之处在于我与外界的关系,诸如朋友关系、夫妻关系、亲子关系,我最大的收获是学会了焦虑,因为少了焦虑,所以很多关系也就有了良性的互动。

最近两年,我的改变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了我自己身上,已经从我与外界的关系,逐渐过度到自我的重建。

例如,从前我绝对不会去过度关注家里的整洁问题。如果需要收拾屋子我也会觉得这是家庭成员共同的任务。而今,我却不再有这种认知。我会主动去做,不再要求别人。也就是说,我看到了,觉得该做的,我就做了。做的时候和做完以后,我不会觉得这是我多做了。

我从没想过,我会成为一个每天擦卫生间各种水滴的人。这种细小的事,从前我看不到它,如果真的需要擦,我会觉得好浪费时间好麻烦。而现在我不会这么想。我会觉得擦水滴这件事,该擦并且擦了就好了,一共不费两分钟时间。

而当我这次要进入健身房,全是因为我腰疼脖子疼后背疼,我明知道这种疲劳和疼痛是可以通过锻炼调理的,所以我想要改变也需要改变,那就去改变就好了。

想一想,其实健身这件事,终归是一件好事。但最大的问题和困难在于能否坚持。

健身对我来说也是对抗自己惰性的新方式,是一个全新的挑战。既然我自然而然的就出现了很多改变,变得比以前勤快,变得不那么爱跟别人计较,那么我能否再变得自律一些,变得跟自己也少计较呢?

《金刚经》说“一切法皆是佛法”,简单来说其实就是处处皆学问。任何地方,如果去体会,都是人生哲理

今天让我体会到身体不常用到的肌肉的位置,让我想到:我们常常感叹人与人的和谐相处、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都是比较难的,其实最难的是人与自我的和谐相处。

就拿身体为例,我们对自己的身体根本没有全然的了解与感受,没法做到更多的控制和运用,使得自己和身体不是一个和谐的状态,或者过分透支它或者过分放纵它,总之难以保持一个平衡健康的刻度。自己和身体的关系尚且难以和谐,自己和自我的关系同样也是难以和谐的。所谓“拧巴”可能就是这个意思。

健身,是我认识自我的又一个方式,读书也好,工作也好,生活也好,打游戏也好,不同的我,有着不同的样子,不同的事让我认识不同的我,健身也是一样,让我看看,我到底是骡子还是马!《士兵突击》里连长老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其实我非常喜欢许三多,因为他总是以最朴实最不计较的心思去面对事情

不抛弃,不放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