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热的夏风啊吹吧 吹红了故乡的杏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我已有三年没吃到故乡的杏了。

我和故乡的杏阔别已有三年了。

这阔别的滋味就像一颗苦药含在嘴里,然后慢慢地扩散到心里,又一天天地壮大起来。

故乡的杏在一年中最热的时节成熟,大约六月中旬,它几乎是和麦子赶在一起的,麦子黄了,杏子也熟了。

小时候,在杏子还绿着的时候,我就去果园里摘着吃,一直吃到把杏子熟了。那时,我的同学放学后就会跟我到家里的果园,爬树摘杏,三五成群的,你咬一口,他咬一口,个个口中都会发出吸溜的声音。有一次,祖父见我们摘得多了,就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那样太可惜啦,杏子还没黄就摘下来简直太可惜了。从那以后,我再没有带同学到果园里去。我知道果园里大片的杏树全是祖父的心血,一年的辛苦全在里面:杏花开了以后得小心地看护,不许人碰落树上的花;杏子刚长出来的时候就格外地小心,在园子里搭一个帐篷日夜看护;杏子渐渐长大、成熟,祖父的担子就更加重了,一百多棵树得请村里的人摘下来,然后连夜打包装箱,直到送上远处来的收购杏子的货车,才算是松下一口气。祖父爱树,更爱惜树结出的果实,从那以后,我渐渐明白生活的不易。

呵!祖父已经离开人世九年多了,我内心的虚空竟无法填补,每每想起园中的果树,祖父的弯曲的后背和开朗的笑语就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祖父离世后,果园里的杏树也开始衰败,一年不如一年,结出的杏子又小又少,大概杏树也渐渐老去了。

我有三年没有吃到故乡的杏了。

三年了故乡的杏我没有吃过了

夏天的热风早就吹来了,夏天最热的时候也已到来。窗外的大树上早有了唧唧的虫叫声,我知道故乡的杏这几天正好黄了,可我在万里以外的地方。

我虽在万里以外,但故乡的杏,它的粉红色的花,它的黄澄澄的果肉,它的长在绿幽幽的杏叶之间的玲珑剔透的模样,它的咬一口让人想第二口的酸甜,此刻仿佛都映在我的心间。

我喜爱故乡的杏,喜爱它的颜色,喜爱它的味道,喜爱它的酸是酸、甜是甜的真。我爱故乡的杏,便不再爱故乡以外的杏。我不爱吃早早上市卖的杏,它的表皮是软的,里面却很硬——人工的太多,天工的却很少。故乡的杏是自然孕育出来的,它的果皮、果肉,直到杏核都是自然之功,天然的创造,就连它身上的露珠也是那样的鲜活,充满自然的气息。

温热的夏风啊,你吹吧,你吹红了故乡的杏,可我却尝不到它甜美的滋味,甚至连它美丽的颜色也看不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