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变成了透明的 却不再那么吸引人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白驹过隙,岁月荏苒,千帆过尽,往事随风,看着这些学生青春逼人的文字,既羡慕又嫉妒。羡慕他们如旷野之鸟,活力满满,间不容发,憧憬生活的样子;也嫉妒他们意气风发,神色坦夷,无所畏惧,走向生活的勇气。毕竟成熟带来的结果,虽可避免幼稚的伤害,却也错过了起始的勇气。

这些年轻人,做着自己年龄段该做的事,穿自己年龄段该穿的衣,写着自己年龄段该写的文字;将风景丢失在山水间,将点滴往事储存了下来,将爱恨怨恋诉诸于纸上,将喜怒哀乐渗透在笔端。他们笔下,有春天相识,夏天热络,秋天分手,冬天疗伤的故事;也有片言只语,皆是经历,万语千言,化为闲笔的感悟。他们深知,每个生命里出现的人,都有其原因与使命;每个生活中的偶然必然,都会成为青春路上的印痕。茨威格说:“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也许,给别人的礼物,还需要积攒;但给自己的礼物,就在这字里行间。相信穿行于乱花之中,他们的每一个拐弯,都是为了走到一条更好的路。

好吧,年轻不为梦想埋单,老来凭何话说当年?然后,推荐一下,鲜衣怒马少年时,字里道尽长安花!

《鲜衣怒马》栏目,专门推送学生优秀作品。

本栏目既接受个人投稿,也欢迎指导老师以班级或者学校为单位投稿,尤其欢迎带辅导老师点评的作品。

-------高丽君

忆醉

读到《东坡志林》,有这样一句话,“二王方年少,吹洞箫饮酒杏花下。”心中不由得感叹,真是一幅美丽的图景。短短的一句话,就有我喜爱的四样人与物,少年,洞箫,饮酒,杏花。两少年对坐杏花树下,青丝飘飘,衣袂翩然,脸上是一派明媚清朗;风微,杏花点点如雨,有一两片花瓣不小心落入浑浊的酒中,乳白色的酒液上衬着一点殷红。不妨事,少年执杯,一饮而尽,风中传来悠悠箫声和鸣。这景象太美,就像是在梦中,看见了少年花雨下饮酒吹箫一般,缥缈不真切。

如果说这四样人与物中,少了饮酒,则兴味减半,少年吹洞箫杏花下,虽也美,但是却太过干涩,少了清润。可见,这酒是很重要的。

虽说饮酒过度伤身,但小酌怡情。古人感性时常酒不离身,酒便成了抒情的好物,诗酒不相离。“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不过醉几回;“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不是花香是酒香;“金樽清酒斗十千”,便“莫笑农家腊酒浑”。古时的酒,与现在的酒大不相同。现在的酒虽然香气浓郁,清澈透明,然而喝起来却一点不好受,酒精度数太高,喝时咪一小口,然后皱着脸吞下去,连连咂嘴。酒液入喉,入胃,便如火一般燃烧起来,想喝第二口时,便有了畏惧。所以现在的酒,只闻闻便好了,我是不爱喝。

然而古时的酒,却不一样了,古人酿酒不是好玩,但喝酒却是好玩的事了。他们用粮食进行发酵酿出的酒,过滤可能不是那么好,那酒还有些粮食渣渣儿,酒也不是那般清澈,所以便有“浊酒”和“腊酒浑”了。这是有颜色的酒,和水一比起来,就大大地不一样了。再者,在古时人们还未掌握蒸馏技术之前,酒的度数很低,和现在的含酒精饮料相差不大,可以说,古时的酒便是一种饮料了。现在我们聚餐,总少不了喝一两杯饮料,各种各样的饮料是层出不穷,选择是多种多样。可惜,古代的制造业不像我们现在这样发达,既没有可乐也没有碧,那么酒便是不二之选了。这样度数低的纯天然饮料,只怕很难喝醉,所以不论是乔峰与段誉斗酒十斤,还是“千杯不醉”,都不在话下。这也难怪,宝玉要贪吃那几杯温好的酒,换做是我的话,我也要多吃几杯的。

这样说来,酿酒技术的进步,对于现代人来说,是一大遗憾了。我便感到,现在的酒对我们太不友好,想喝一口,却喝得不甚满意;喝酒也不再有什么风雅的感觉,一群人围在一起推杯换盏,喝得面红耳赤,几回下来,有人醉得不省人事,有人大哭大闹,有人满嘴胡话,虽然这样的情况也许古代并不是没有,但在我看来,还是大相径庭的。王羲之等人的兰亭雅集,曲水流觞引为佳话;五柳先生边喝酒边赏菊,怡然自得;李清照带着微醺入睡,一夜风雨,海棠花摧,浓睡还是不能将残酒消解;更有那少年,饮酒杏花下,趁醉吹箫。现在,诗意和清雅却离酒越来越远了。

我们不能再像古人那样肆意饮酒了,酒变成了透明的,透着浓郁的香气,却不再那么吸引人,那么有多少豪气与诗意便消隐在其中了。

酒能够与人共荣共存,自然是有其魅力了。也许人还是猿猴的时候,吃了掉在地上经过自然发酵的水果,就对那独特的味道如痴如醉,那可能是最原始的果酒。这种味道一直累积在人的记忆之中,久久无法忘怀,于是人类饮酒的历史便一发不可收拾。饮酒,经年累月,久而久之,代代相传,成为了人类共同的习惯

代代相传确有其事,在这方面我感谢父亲,将我带入了酒的世界,虽然不至于沉迷其中,但也逐渐习惯了酒的味道。而我的启蒙酒,自然是啤酒。这种冒着泡泡的琥珀色液体,对于小时候的我来说真是一种神奇的存在。据说我当时喝了人生之中的第一口酒时,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瞪圆了眼睛,努力想知道刚才的味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了弄清这个问题,小小的我行动力还不错,接连有了第二口,第三口……若按照古时的那种情况,啤酒也便是寻常的酒了,这样说来,我也算是女中豪杰。这之后,对于各种酒的尝试,也就不是问题了。

白酒我不喜欢,太高的酒精度数实在没有意思,反而将饮酒的乐趣消磨殆尽。红酒是果酒,自然是喜欢,我在喝的时候,总幻想它有葡萄的香甜,然而暗红色的酒液到了舌尖,全然不是那么回事。这时候,我就想着“葡萄美酒夜光杯”,也许我是少了这夜光杯,所以酒才不美的。当然,品酒不是我的事情,酒是不是真的不美,应该另当别论。

尽管尝试多次,每次酒的味道都不尽如人意,但这种东西却仍然让我无法消解对它的好奇。大概它对人类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我无法摆脱埋藏在血脉基因之中的对酒的贪恋。所幸在这方面,我都是浅尝辄止,喝得极有分寸,以前只有在亲人好友面前,才装模作样地喝上一会儿,并不展现我女中豪杰的一面。以至于这样小酌小饮,还未领略到醉酒的美好。所以我看到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友将一小瓶白酒喝得不剩几滴的时候,心中匪夷所思。一个女孩子竟然能够将一小瓶白酒喝完,算是豪杰中的豪杰了。

古人说“借酒浇愁”,在以前我往往还不相信,愁是能用酒浇下去的吗?那时我也不知道好友喝酒是为了浇愁,即便是,也是“愁更愁”,因为喝醉了之后,往往头昏脑热,呕吐不止,心理上的难受没减分毫,反而惹得身体不舒服。这种醉酒的状态,我自是没有体验过,但是却见到过。母亲生日的时候,饱醉了一回,本来是高高兴兴,但是酒精着实厉害,让她就变成了那副模样,担心之余,我幼小心灵也被镀了一层阴影。由此知道,过量饮酒,确实不可。

不过最近,无意之中,却第一次喝醉了一回。好在,这酒并不是什么透明的醇香佳酿,而是出自大陶缸的浑浊农家酒。那是在福建一位大哥的家中,这位大哥很是好客,欢欣地邀请我们去吃饭,盛情难却,我们只好答应。大哥住在靠海的小镇之上,桌上摆满了海底的珍馐,我们落座后,他很豪爽地托起大碗,为我们盛了大半碗米酒,这是我平生所未见的场面,我还想不到,我有一天会在远离家乡的异地受到这样的款待,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朴实农家人的自酿米酒,让我做了一回陆游。这酒虽然浑浊,却是红色的酒液,其中掺杂着米的香甜和酒的辛辣,度数并不高,却醉人。我们畅快饮着,吃着鲜香的海蟹和皮皮虾,滑嫩的海鱼,谈笑风生,一碗下肚,浑然不知。恍然醒悟过来,眼前只剩空碗。惊诧之间,神思恍惚,有种摇摇欲坠,飘飘欲飞之感。这时,我才意识到,平生第一次醉了。这感觉实在美好,就如同小时候做了一件自己喜欢的小事,就能开心半天一样,这种微醉之后的快乐,无法描摹。我摇摇脑袋,知道脸颊早已飞红,清风醒酒,便是最好的选择。迈着步子,身子跟着晃了几晃,如同在荡秋千。终于迈着飘飘然的脚步,我走出了院子,脸上却止不住地微笑着。大哥见怪不怪,我便告诉他,他的酒真香,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原来这便是“一醉解千愁”,但我知道,这样的醉酒之美,并不能常常体验得到,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并不是所有的日子里都有清风,为醉酒预备着;也并不是所有的酒都香甜,能使人恰到好处地沉醉;更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热情好客,质朴无尘。所以“一醉解千愁”可能有,但是大多数还是“借酒浇愁愁更愁”了。

至此,我对酒的理解又多了一层。这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的酒,但是好酒却很难遇到,那种对酒吟诵成诗的日子可能也有些遥远了,杏花还在,海棠还在,菊花还在,曲水亦在,但是诗意难成,浊酒难再。好在还有那么一些时刻,等天时地利人和,方能唤醒记忆深处残存的一丝酒韵,体味一丝醉酒的美好,便是所谓的忆醉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