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是我们四个人的狂欢 为挚爱为梦想为传承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酷爱“板桥竹”和“六分半体”的表哥携夫人深夜来访,很是意外。以前他喝多了常来坐,谈竹论人生,感慨万端。

当年下岗,生活困顿,他一头扎进老的土房里,日夜不分,一支毛笔,一瓶墨汁,硬生生练出了神似的竹石兰,“竹石斋主”遂成了他的艺名。一个人落寞的日子,爱上了酒,酒意迷离,挥毫泼墨:巨石林立,瘦竹破崖,咬定青山,不惧风雨。大有李太白当年的豪气: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同龄人都已成家立业,乡邻亲戚都笑话姑母养了一个不成器的儿子,整天不务正业。表嫂偏偏爱上了他,从此,夫画竹下乡,妻开店养家,夫唱妇随。

二弟嘲笑他没本事靠女人养,还嘚瑟那些不值钱的破玩意,邀他做生意,他断然拒绝。二弟的儿子学习差考高中无望,想走捷径,二弟找他要速成美术,他无语,二弟冷嘲热讽,拂袖而去。

表嫂的服装店越来越不景气,费用交不上,这不,俩人来了。我仰慕表哥的才气,被他的热爱和坚持折服,一万元转给他,表哥拱手感谢,表嫂愁意顿消。

寒夜,我做菜,夫温酒,四人又聊起了竹子,聊起了竹意人生,酒酣耳热,搬出我偷学的家什讨教,表哥得意地说:收你们俩为徒吧!遂提笔而画:春天里,竹笋遍地节节高。六分半体署名:竹石斋主。那夜,是我们四个人的狂欢,为挚爱,为梦想,为传承。

表哥依然在捉襟见肘的日子里追逐着他的梦,表嫂无怨无悔地爱着他,岁月静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