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是一个人或一个群体的感受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文朋诗友聚在一起,总有人问起,最近又写了什么诗词?也有人问起,最近很忙吗?很少见你写诗词?

我只能苦笑地告诉他们,我的诗词不是写出来的,诗词写的多少跟自己工作闲忙也无直接关系。诗词不是写出来的,这句话听起来有些费解,但确实是一个诗词人长期写作的真实的感受。

我的写作经验是,写诗词一定先要有灵感,灵感是一种无规律的东西,他在你的生活中既不能呼之即来,也不能挥之即去、更不能凭空臆想,他只是你生活的一瞬间感悟与感触。很多有写作经验的人都知道,当自己有一些感触与感悟的时候,就得立即动笔将这些感触与感悟记下,整理成文字,或将成为自己最好的文章。诗词也是文章,也需要这些感触与感悟。

所以我说,诗词不是写出来的,是诗人的生活感触与感悟的记录。诗词既然是诗人生活感悟的记录,就应该有真情实感、就应该接地气,没有真情实、不接地气的东西不论平仄、对仗如何规范、工整,最多也就是文字游戏,算不上诗词。

学习写诗词,首先要学习捕捉生活中的那些让你心动的感触与感悟,这些让你心动的东西可能是小桥流水,也可能是大漠孤烟;但唯一不可能的是,是别人而不是作者自己的。写诗词的基本要求就是要写出作者自己的心情与真情实感。

诗词跟其他文学作品一样,是形象的艺术、是语言的艺术。语言艺术,就是处理技巧。一个优秀的诗人,除了有超强的捕捉生活感触和感悟的能力,更应该有高超的形象处理艺术和文字处理艺术。

形象处理,诗家讲究一个“境”字,这个“境”字既包含着简单的“二次元”图像,如平面的景物布局,光色对比变化,观察维度与角度变化,又包含着诗词中影像出来的气氛与格调。其中格调的高贵与高雅是诗词的最高境界,王国维先生就明确提出“有境格自高”这样的诗词论断来。

在处理形象艺术的时候,作者不单应该考虑人与事在生活中的逻辑问题,同时也应该考虑静动适宜,时间与空间布局的合理性、诗词意象、意境的色调冷暖搭配、虚实交替等问题,力争将诗词做成一副不假丹青的、耐人品味的画。

要让诗词的画面耐人品味,还需要将诗词的画面融入作者自己的感情,写诗不但要让读者通过阅读文字、通过形象思维还原成画面,而且还应该在欣赏画面的同时,感受到作者的“精气神”和高雅个人情趣与格调。

写境,写什么样的景,有人写“大莫孤烟”成为了千古绝唱,也有人写“小桥流水”成了千古绝唱,还有人写“黄四娘家”的花草成为了千古绝唱,到底要写什么景是算得上是好景,“大小非优劣”王国维先生如是说。按王国维先生的说法,写景无论是宏大开阔还是精细细微,都不可以以优劣之分,美是一个人或一个群体的感受。

写好境,对于诗词来说还远远不够,诗词不是照相机,机械地搬弄一个个画面,诗词要求作在景中自然地融入自己的感情,“自然”的要求是要做到“羚羊挂角”无懈可寻的程度,我们有很多诗人在写诗填词的时候,总是把表露自己的感情放在第一位,结果是感情表露的直白、空洞和教条,最后当然成就不了好的诗词。

情景交融,景物的描写对言志、言情作铺垫,情的有机融入,有时候也会让写景成为速写和白描一类的粗线条。诗言志,写景、抒情的一切都是为了表达诗人自己的一些生活中和喜怒哀乐和对事物的一些看法,但诗人的表达要让读者和其他在享受阅读趣味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感受到、体验到,而不牵强附会地硬塞给他的读者。

诗词除了做到有诗人的言志、有景、有气象、有格调外,还要看诗人文字的功夫了,我这里说的文字上的功夫是,除了字、词句的安排与使用还有文章结构的安排技巧。诗词跟其他文章一样首先应该有一个合理的结构上的布局,因为诗词字数与篇幅有限,所以在结构与谋篇布局要求比一般的散文与其他文学作品更高、更重要。很多诗词作者陷入了一个误区,认为诗词篇幅短、字数小,不需要或不重视结构与谋篇布局,结果写出来的诗词句与句之间、联与联之间没有逻辑、没有关联,更不能引起读者阅读和欣赏的兴趣

结构要注重,要做到“凤首,猪肚、豹尾”,开头要开得漂亮、要吸引住读者,这不但是文学作品的要求,也是诗词要的要求。一首诗让读者一看就没有想读下去的感觉,不管你是什么级别的大家,至少你的这首诗是失败的。要让读者读下去,除了开诗词的头要开得漂亮,更重要的是诗词要有内容、要有诗眼,如果一首或词没有一两句话让读者感到有特别值得记忆或背诵的句子,那么这首诗最多也只算平庸之作。我的诗词虽然没有获得大家的们的赞誉,但其中的“月入残云梦入风”、“绿叶初长花半开”等句字已经成为很多网友和朋友的微博名题和个性签名了。

写好诗词除了要对生活的洞察能力,能够提炼好生活还应该有良好的文字驾驭能力,让一段平常的生活场景,在你的文学显得生动活泼,显得有趣耐读外,还有把握文学的典雅程度,一些写格律词或填词的朋友过分注重雅致,旁征博引、吊书袋,远离现代生活、远离读者生活,那样你的作品不但没有读者,还会与时代脱节,这样的诗词写与不写,存在的意义不大。也有一部分作者推崇用现代生活写格律诗和填词,完全用口水话,我不喜欢、也不推崇这种做法,诗本性是一生中需要含蓄典雅的文学艺术,如果将生活中那些俗言秽语入诗、入词也是不适宜的。用规范的现代汉语词典的常用的动词、名词与形容词,是完全能写出好的诗词来的,没必要写诗、填词就要语言生编硬造、语法上弄得四不象。特别是当你有了一点名气之后,就更应该自觉维护现代汉语的规范,不要当“成了仙便忘记了说人话”的诗人。

诗词需要生活、需要在生活不断积累生活经验、写作经验与语言文字运用经验,好的诗词是一个诗人生活经历的缩影,是一个诗人所受文化教养的自然流露,好的诗词不是写出来的,是诗人苦苦修行中留下来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