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式与行文结构极有章法 则有利有弊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曾经见过千般异色,日光城的与天比邻;戈壁大漠的羌笛四起;无边大海的波澜壮阔;十万大山的千峰所指。我也曾向往险滩,夜晚,深色的眼眸凝视着绝地,北极光单调的悬挂在黑幕里,撒哈拉,空中浓云密布,风卷动着沙子,漫天飞舞,一股寒意不觉涌上心头,雪花飘飘洒洒,和着沙子,雪,原来······,撒哈拉,也有雪!

风不停地怒吼,似乎是想阻止这雪花的滋润,撒哈拉犹如一个浑身沟壑的巨人,嘴角轻颤,眼神由空洞,慢慢变得有神,仿佛看见了救世主,亦或是炙烤的阳光被浓云遮住,恰似旧梦初醒,巨人微微抬起那几百万年僵硬的手臂,只见沙丘甭碎,盆地覆平······。

风,渐渐停了,一片片雪花犹如闲庭漫步,砸进沙子之间,没有融化,南边的乞力马扎罗双眼眯笑,北边的阿尔卑斯咧嘴慈祥,沙子与雪花,似乎天生的伴侣,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谁也不肯将谁融化,雪说,沙子把我融化吧,让我和你的身体融为一体,沙子摇摇头,满眼柔情说,我等了三百万年你才出现,只愿长守······。

曾经在撒哈拉,犹如一条干涸的鱼,在烈日的鞭笞下,蒸发着仅剩的生命,因为心中的不知所谓又不知从何说起的那份坚持的执着,八千多天来,企图走出这茫茫荒漠,在我眼前的一切,单调无比,或沙,或不知名的动植物,眼神渐渐空洞,失去了方向,失去了信仰,四周变得黑暗,但是我的内心渴望光明,也不知何时,空洞的眼神里冒出一片光,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踏过一个个盆地,翻过一座座沙丘。突然有一天,阳光没有了,风无情的肆虐着我的身体,一瞬间的迟疑,嘴角微微一动,眼睛露出一丝神采,或惊,或喜,亦或是激动不语,漫天雪花飞舞,润湿了我的眼睛,手臂微微抬起,想要触碰,惊觉间,寸阴尺璧,恍然间,沧海桑田······。

生活在这样的撒哈拉,久而久之,让人感到绝望,感到孤独,好似登临珠峰的独孤求败,又恰如少年派的人虎相依,但即使在最艰难最困苦的岁月,总有一场雪,滋润你的心灵,不畏险峰,也不惧低谷。乞力马扎罗的雪盛气凌人;阿尔卑斯的雪贤淑优雅;撒哈拉的雪柔情似水,若是非要给这雪起个名字,我想还是叫“映雪”吧!

嘉宾点评

宏阔的想象,诗意名字,将沙和雪两种自然物象融合在一起,浑然形成一幅壮丽的图景,能体现出散文的美学特性。“大漠沙如雪”,古诗句和此文可以说异曲同工,各有其妙。比拟修辞的运用使本文语言活泼生动,排比句式和立意又使文章感情充沛,读来朗朗上口。作者语言功底深厚,遣词造句亦恰到好处,文中的大词小用、移植等手法,在语境中都产生了较好的表达效果。

单就这篇美文而言,仍然有改进的余地

最主要的是标点符点。譬如第三段,至少可分三句,而原文一逗到底,句子显然太长,影响了层意的清晰度和阅读体验。又如第一段最后一句“雪,原来······,撒哈拉,也有雪!”,虽是为了表示淡淡的惊讶和点题,却没有必要断开,且用上一个省略号。这里节奏再明快一些,效果会更好。后面几段中的省略号同样可以直接去掉。

其二,句式与行文结构极有章法,则有利有弊。利,简单说就是规整。弊呢?容易显露人工雕琢的痕迹,不够自然,久而久之,也会阻遏创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