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既有看到花开时的欣喜 也有目睹花零落时的唏嘘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三月的花热热闹闹了一阵子,沸沸扬扬了一阵子,就偃旗息鼓了。

这不,暖风劲吹,一地的花瓣四散飘落,像一群被追赶的瓢虫,向草丛中、树荫下,以及可以避风的犄角旮旯拥挤在一起,是窃窃私语还是交谈着各自的伤心事?看着这些昔日曾经那么热烈、那么豪放、那样令人陶醉又令人流连忘返她们,如今沦落成这样的下场,怜悯之心骤起:她们真的很可怜。

这些花是从三月开始怒放的,说是怒放,其实就是在你不经意的瞬间一下子爆满了枝头。昨天还是一树的花骨朵,一觉醒来,那些花们争先恐后、相互拥挤着就绽放了。看那,一身素缟,扬起水袖的樱花那么令人着迷;看那,火焰般的一簇簇海棠让人驻足不前;还有那一树树高高在上、楚楚动人的白玉兰、紫玉兰……她们风情万种,姿态万千,仿佛春天就在她们身体里。她们把自己装扮得雍容华贵,婀娜多姿,簇拥着、激动着、嬉闹着,从唐诗宋词中一个个走出,去赶赴一场花的盛宴……

这场匆匆的花事更像是一千八百年前的一场闹事,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能相遇那个衣袂飘飘,风流倜傥,眉眼俊秀,飘逸的衣带有着花的芳香,恣意的情感散发着丰沛的才情的那个男子。如能有幸看到“掷果盈车”的盛景,那一定是对“美”最虔诚的圆满诠释,如彩云般的少女们身着盛装,欢呼雀跃,激动地望着那个璧玉似的人儿,她们或者花枝招展或者打情骂俏,以此来引得那人瞩目。而老妇人们也不矜持,一方面把所有的水果都投向美男的车子,一面手舞足蹈享受着投掷后带来的喜悦。他就是古代第一美男子潘安。

潘安(247年―300年),即潘岳,字安仁。巩县(今河南巩义)人,祖籍河南中牟县大潘庄,西晋著名文学家。潘安这个名字最早出现在杜甫“恐是潘安县,堪留卫玠车”的《花底》诗中。能出现在诗中,说明他有美的一面。那么潘安到底有多美呢?《世说新语·容止第十四篇·七则》记载:“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左太冲绝丑,亦复效岳游遨,于是群妪齐共乱唾之,委顿而返。”潘安之美在正史上亦有多处记载,如《晋书·潘岳传》:“岳,美姿仪。”《文心雕龙》中写道:“潘岳,少有容止。”“美姿仪”,把一个俊美风流、清秀风雅的美男子潘安呈现在人们面前。

貌美的潘安才情横溢,文笔溢美。二十岁时晋武帝躬耕藉田,潘安作《藉田赋》,美文洋洋洒洒,被众人所疾,遂十年不得升迁。《滕王阁序》中“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来形容潘安与陆机,称其为魏晋第一流的文学家。潘安诗歌还名列钟嵘《诗品》篇章中之上品。作为西晋文学的代表,他的作品对后世影响很大,特别是他写给妻子的《悼亡诗》,至真至切,开悼亡诗之先河,成为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的名篇。汉魏晋时期,潘安的《秋兴赋》《闲居赋》《藉田赋》文字优美,感情充沛,是那个时代的巅峰之作。潘安作品的最大特色是情,文字委婉清新,情感真挚明净,感情细腻饱满,尽显风流才情。

潘安做河阳县令时,提倡全县栽种桃花,一时间漫山遍野的桃花蜂拥蝶恋、芬芳四溢,深受老百姓们喜欢,后人便用“河阳一县花、花县”等寓意潘安,他也是中国最早“因花出名”的一个县令。虽然历代文献中没有对潘安的身高容貌进行详细的记载,但潘安洒脱风流,清丽风雅之秀美容貌已深刻于人们的意念里,随着岁月的流逝成为时光之树上的一叶花瓣。

清晨起来时我发现夜里下了场雨,虽然无声无息,但对于正在盛开的花们来说,无异于一场灭顶之灾。一夜的春雨滋润了大地,也让一个热热闹闹的季节戛然而止,春天,清净了许多,淡定了许多,感慨了许多。那些被打落的花们,在湿湿的地上扭曲着腰身。她们已没有在风和日丽的晴空下飘落时的浪漫、优雅和潇洒,而呈现出沦落时的凄凉、悲怆与悲哀。看着她们在瞬间被车轮或者脚步碾成尘泥,伤感之情油然而生。

即使这样,我也能听到在她们身体里隐藏着的一种鸟鸣。这种鸟鸣是春天刚刚开始的时候就积攒下的,是那些花在绽放时飞鸟遗忘下的绵绵细语,是鸟儿们昨天简简单单的一场爱情

一场多么热烈而又热闹的花事,仅在几天的时间里便被时光折磨的香消玉殒了。此刻的她们也只有储存更多的雨水,才能保持身体的湿润,才能让自己即将干瘪的身子保持着春天的姿态。这是一件多么伟大而又神圣的事业啊,在这个季节,花也需要勇敢一下,勇敢去爱,勇敢去恨,然后,勇敢忘记,勇敢涅槃。

阳台上的那盆花才刚刚醒来。一个冬天都沉湎于酣睡之中的那盆花,在几天的暖阳之后,伸着懒腰直立了起来,那一串串小小的花苞真像被阳光点燃的爆竹。她的炸响似乎有点晚,那些已经燃放了自己的花们此刻正在烟消云散呢。那是真正的一盆花呢,无论她怎样折腾,都不会失去她的本意——她开得漫不经心,开得无欲无求,开得慵慵懒懒,不争不抢,在春天的裙子上平添一缕微光。春天的脚步似乎也缓慢了下来。

一场浩瀚的花事谢幕了,在花开的这段日子里,我们既有看到花开时的欣喜,也有目睹花零落时的唏嘘。当绿叶在枝头绽放新姿的那一刻,我们除了回味到“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之外,能品味出那种在盛开时就注定要飘落的悲壮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