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自然的和谐演泽了人养树树助人的一段佳话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在麻姑山的主峰下面,正南方是一条自然沟,因位于陈堡村西,人们习惯叫西沟。沟呈南北走向,自然分东西两侧。沟內有两个居民组。东侧沟沿有一棵皂角树,这棵树位于三队刘家大门前,经多次修路都被留了下来。这棵皂角树现在枝繁叶荗,夏季树荫覆盖整个大门外的二分多地。在20年前,有客商出价六千,未能成交。主人有远见,因为这棵树是先祖留下的念想。它承载着沧桑变化,见证着家族变迁,保佑着主家平安。

皂角树东住着一户人,这家人上辈主人叫刘希贤,是上世纪四十年代,从东河槽店头村随其父刘万德迁居来的,土改时分到这个院子的。解放后娶妻谭家乡上庄村六花原薜氏登华,膝下一子,取名小平,一女建桃。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刘希贤成为西沟三队的生产队长。他是庄稼把式,带领社员科学种田,那时在我们陈村公社48个基本核算单位中,陈村笫三生产队打得粮食多,工分值高。其中有一年公社奖励陈村三队一头耕牛。陈村三队在方圆十里八乡都有名气,外村的农家女向往西沟队,争着嫁这个西沟的小伙。仅南营村就有9个姑娘嫁给这个生产队,甚至出现了婆婆、儿媳娘家都是南营村的现象。

也许是这里风水好,也许是这家人努力。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刘家的儿子小平高中毕业在供销社当营业员,后与安建秀(省城插队干部之女)结婚。后来又参了军,在部队他刻苦学习深造,一步一个脚印,踏实走过由士兵到军官,由低级军官到高级军官的全过程,成为最尖端的高新技术领头人。

这棵百年老皂角树现在依然生长茂盛,身上的老刺一拃多长,成行排列。据老人们说,这棵皂角树从没结过皂角。也许它把精力和养份全部用在风水方面了。它有资格作证,这个土窑洞院落多年失修,杂草丛生。现在虽然破壁残垣,旧貌与日俱增,但这里却见证了前辈翻身当家,后代保家卫国的两代人的历史。去年这棵皂角树上挂上了红布条,刘家的近邻孟水利说,去年有人愿意出价八万元购买,刘家说,出多少钱也不卖。

小平在部队是从亊科研的专家,平时一般不回老家。只有清明节回来给父母上坟。1995年,他携家人给祖辈父辈立了碑,每年远程回来一是祭祖,二是给门前的皂角树施肥浇水。在皂角树下,他看看老宅,他思绪万千,他留恋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他知恩图报,总抽出时间走访亲朋、老师以及村里的老年人。

一般的皂角树是结皂角的,供人以洗涤衣物。这是一棵不结皂角,而净化心灵的吉祥树。它给两代乃至三代主人带来福气。有崇拜心的人给树添红,这棵树又被披上了神秘的色彩。主人虽身居要职,但平易近人,对故居有感情,注重亲情,不忘乡愁。

人与自然的和谐演泽了“人养树,树助人”的一段佳话,知情的人每路过西沟那棵皂角树,都会投以敬仰的目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