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井的恩德是祖祖辈辈的村人终身难忘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走出老屋,去看老井,老井已经有好些年没人光顾了。老井南侧已塌了一个坑,井砖还在,没有漫出水来。西边的柳枝已搭垂在井沿上,把井口盖的严丝合缝,风摆柳枝拍打着井沿,井口上一尘不染,光滑的很。老井的井口是用两块半圆的青石板雕琢而成的,四周漫的是青砖,井口宽不到1米,井壁的砖体上爬满了绿苔,这口井是全村人的功臣,它不仅承载了几百人的吃水,而且记载着村庄的前世今生,浸润着沧桑古老的岁月

一眼饱经风霜的老井是田园风光的呈现,是人丁兴旺的标志,人与水太密切不过了,三天无粮可以,一日无水不行,水是生命之源,一眼老井养活了一个村庄的人,它不因人的高贵低贱欺弱怕硬,它对村庄所有的人都是公平的,一视同仁,提供着甘甜的乳汁,使村民们在日常的繁琐事务中变得安稳踏实有道。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老井都在忙碌着,井沿上的人不断,挑水的、洗菜的,洗衣的,人来人往,似如穿梭,井沿就像现在的娱乐场所,欢歌笑语好不热闹。在大雪纷飞的冬天,一大早,人们就开始铲雪扫路,一直通到井沿,外面冷风嗖嗖,井内热气腾腾,打上来的水热乎乎的,冒着蒸汽,一到阴天下雨,道路泥泞,社员们就穿着高几子担水,我真佩服他们的技术,高几子不歪,百十斤的两桶水,在肩上晃悠,一点都不会洒出水来。

春节担水很讲究,担第一担水必须放开井炮,给井龙爷点香烧火纸,祷告保佑村民四季平安,五谷丰登,从年初一到年初三是封井日,井神一年到头为老少爷们供水,太辛苦劳累了,应该休息休息,于是家家户户都把水缸挑满,有的还用桶盆储存。我是家里的老大,父亲在公社工作,春节要值班,母亲要置办年饭,于是挑水就落在了我这个10来岁的孩子身上,一大早,我就担着两只水桶,手里提着一个小铁桶,井沿滑,我把从家里带的草垫子放在井旁,一小铁桶,一小铁桶的往上提,倒进大桶里,刚开始打水时,我把井绳往脖子上缠,二叔发现说那样危险,要用两手往上提,井绳放在地上,提不上来也不会把人带进井里。二叔的话,使我避免了一场灾难。

老井是上世纪二十年代民国时期开挖的,有八九丈深,泉眼多,水旺的很。井壁绿苔包严了壁砖,井口是个一米见方的圆柱形,大人提水很容易,两腿一叉,水桶咕咚一声扎个猛子,一用劲就提上来了。老井太老了,井沿上的青砖被绳索磨出了一道道的光滑的痕迹,像极了一位满脸沧桑的老人静静地守候在时间的岁月里,仰望大地,仰望村庄,仰望村人。

阴雨天是我担水最难的日子,力小路滑,搞不好就摔跤,有时搞得满身泥水,像个泥猴。我最喜欢夏天挑水,路边井旁都有树,绿树成荫,小鸟在枝头嬉闹,知了声声,给我增添了几分好心情。打一桶井水朝脚上一到,凉冰冰的,好不舒服,再喝几口凉水,顿时消热解渴。我一边听着鸟叫,闻着花香,一边趴在井口往里看,一张小脸在井水上荡漾,我对着井口大吼,看猴子捞月亮了,引来小伙伴在井边玩闹。

村民自从有了压水井,就很少光顾老井,吃水不出院,有的还可用泵抽,小楼上放个大铁桶,晚上还可洗澡,该享受的,谁还去老井打水呢?随着乡村建设步划的加快,家家用上了自来水,公厕改造,环境优雅,美好乡村真是振兴了。

目睹着村庄的变迁,见证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生老病死,婚丧嫁娶,用它清洁的水柱洗去了村庄的尘埃,用它那日光的笑脸迎来了一个又一个的明天,它带给人们的喜悦,无法言表。老井的恩德是祖祖辈辈的村人终身难忘。老井不在了,可它在村人的心目中打下了深深的印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