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刻骨的冷彻 哪来娇娇俏俏的动人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几朝几岁,繁花如期盛开,转身走向夏的深处,拾得缕缕花香,心醉神怡,花开是因为它有一颗开花的心,这不就是对生命最好的诠释么?

——题记

你肯定见过紫蓝色的花。

你也肯定见过小片或几朵紫蓝色的花。

那你见过成片,成海,成洋的紫蓝色花吗?

不用去遥远的普罗旺斯,也无需专程去伊犁。天山下,田埂间,我的家乡泉子街——盛开的蓝香芥便可成就你的视觉享受。

行走间,清风徐徐吹来,闻到一股花香,缓风静香,内心的不安似乎被轻轻抚摸,仿佛有人对你细语,此刻此景,触动心底最柔软的深处,无纠缠、无煎熬,只有幽静的心在旖旎的紫色里温暖,花无声,我无语,心静而悦。

漫步于田间路旁,先是各色千层菊逶迤铺排,路的两旁,芬芳跌宕,颜色变幻。黄的千层菊匍匐在地。一团团,蓬然炸开,如金蛋崩裂,在泥土之上,在绿叶之间,如蝶轻舞,绣出图案朵朵。再往深处,目眩,便席卷而来。每一次的惊呼都直抵心里最深刻的讶然,如礁石遇见浪花,澎湃着喜悦的重重惊涛,如蓝天拉住云朵,依恋出美丽的千变万化,如天山北麓的乡亲们盼来的春夏,繁茂出爱德莱丝般色彩鲜明的千丝万缕。

谁说美有极致呢?总以为每一次的惊喜已经抵达震撼的顶峰,却没想到又总有更多的惊讶潜伏在后面。虞美人更是袅娜而妩媚。那白的、红的、粉的、黄的、各色各样的虞美人。

在这里,在那里,或成片翩跹,或浓妆而嬉,或夹杂其间。又似夜间的繁星,零落在乡间的小径、溪水、芦苇、草丛中,泼洒出各种色彩之参差蜿蜒。眼花了,心乱了,神走了,人被花迷住了,脚不会走路了……

还有那一丛丛火红、金灿、大粉、浅绿、芳香满株的鲁冰花,有的似一树花开,有的似一座巍巍宝塔,有的似倾倒的酒瓮,有的似一泓清泉汩汩而来,还有的似淘气的小孩正嘟嘟着小嘴巴、正吹响号角,千簇万簇地叠成一塔,环环静扣,玲珑叠秀,密密相依。这一株,那一簇,相应伏卧,如冰凌垂挂,阳光之下,繁华之间,端庄而秀气,显尽清雅。

是视觉的盛宴,是磅礴的比肩,是千朵万朵的隆重。

花海的主人黄朝海说:他花费了三年多的功夫,把这些以前仅适合生长在欧洲之野、象征着母爱的鲁冰花培育在了泉子街这片沃土上,并且以各种造型各种色彩,把奇异的花之艺术淋漓尽致地演绎在我们美丽的家乡,难道不是一种神奇

盛,兴旺,华美的意思。

盛,丰富,热烈,隆重的意思。

那么还有什么词来形容这样的盛景更确切些呢?

四面八方的花定是接到了指令,她们艳装而来。

用什么来形容她们的盛呢?

成千上百?无以计数?层层叠叠?密密麻麻?

不,不够,还是不够啊!

就像一场大雾,一帘涌来,一帘又涌来,层出不穷,喷涌不止,沉醉了,忘却了。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皆是花,皆是花啊。

又像一场大雨,一场刚过,另一场又倾盆。前赴后继,每一滴都是美丽,每一下都是盛开。铺天盖地的蓝紫色、还有那接踵而至的金红色、嫩粉色、藕荷色、月白色......如画家打翻了调色盘,流淌的那一抹蓝,交相呼应的一堆堆五彩缤纷,简直看不看不够啊。

真是旖旎,一朵一朵之间互相挨着,缠绕出一片绵绵风情。

真是喜悦,一片一片之间相视展颜,欢笑成一簇簇缤纷艳丽。

真是爱恋。那么多,那么多的爱恋,眉对眉,眼对眼,心有灵犀,情有所钟,千枝万朵齐开放,开出千般好,万般好。

该如何赞美故乡花海的美?

灵动俊逸是诗人笔下的韵脚;潋滟缤纷是画家手中的色调,风情万种是女子袅袅婷婷的神韵。而这些所有的好都集中到你身上吧,却依然无法描绘万分之一。在时光的流转里,在来客的眼眸里,装满了沿途之美,我要把春天的花籽种在文字里,字字开花,香气四溢,读着也美,听着也美,心与你同行在一路花香满园的光阴里,分享你赏花花归去的喜悦!

惊叹声,赞美声,声声而落。

落地的叹息也能开成花吧,否则怎觉得多出那一朵一朵又一朵的绽妍。不舍离去,只愿驻足。美好,一次又一次冲击心灵

来到了花海之南的山峰上远距离地看她。蓝天下,麦浪旁,层层喷灌水雾相衬,一浪又一浪的花地衔接,一片色与另一片色的皴擦点染,宛如一幅美丽的油画作品。看到南来北往的游客徜徉其中,流连忘返。此刻,花海是庞大,花海是浩瀚,花海是宽广。

瞬间,觉察到自我的渺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熙熙攘攘的红尘,谁人有菊之淡然

孤标傲世携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来来往往的忙碌,谁人有鲁冰花之风骨?

问千层菊。何来千重瓣?何来万朵娇?

她默不作声。

冬风起,遍地凉,唯有一片傲霜枝,簌簌而摇。

我懂得,亦是明白了。

不经历风霜雨洗,何来重重叠叠的美丽?

没有刻骨的冷彻,哪来娇娇俏俏的动人?

问花。

问己。

耳边是那首熟悉的旋律“家乡的园开满花,妈妈的心肝在天涯,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脑海里闪过一句话:如果不曾与苦痛深情相拥,便不会拥有蓬勃昂扬的涅槃……

一季一繁荣,看同样的花,只是在不老的时光里收藏相同的美,将它挂在我老去的容颜上,笑成花一样的脸,也会幸福无比。

裴霜儿,一位来自天山脚下的女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