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小的举动 我改变了孩子的一生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儿子天生一对三角眼,而且喜欢斜眼看人,眼神极不善良。
我说这孩子可能很凶残,他爸便为他的宝贝儿子辩解,说什么“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孩子是好孩子,关键在教育。但我依然忐忑,因为从儿子他爸爸那杀鸡不眨眼的德行,我基本可以断定,这个模样几乎是从他那里克隆来的小家伙,性情基本上也不会同他相差太远,我是重任在肩了。
不料,我的预言很快就得到了验证,儿子的凶残本性随着他的逐渐长大而愈来愈暴露无遗。
这小东西从六个月大时就开始“吓唬”我了,他白天从来不睡觉,而且特能起早,每天三、四点钟,正当我还在酣梦中时,他已经爬将起来哼哼呀呀地喊我起床了。我那时候特爱睡觉,特别是早晨,正是黄粱美梦即将圆满的黄金时段,基本都被他的哼哼呀呀给破坏了。我这个气呀,小东西不睡,也不叫别人睡好,岂有此理吗,我就干脆不理他,他哭也好闹也好,就是无动于衷。最后他终于发明了用手指头戳大人眼睛把大人唤醒这样的妙法,如果他的哼哼呀呀不管用,他必然要用手指头恶狠狠地扎向我的眼睛,直到我被扎得再不能睡眠而止。这件事很让我感到恐怖,但我那宝贝儿子却乐此不彼,而且越扎越凶,吓得我早晨只要一听他有动静了,就赶紧起床,居然养成了起早的好习惯。那时我就想啊,我是他亲妈啊,他都能用这样残忍的办法来对付我,这小家伙为了达到其罪恶目的,估计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
儿子最为让我毛骨悚然的事是他喜欢杀生,而且乐在其中。他会用双手扼住小花猫的脖子,把猫勒得背过气去,他会拽住笼子里的小松鼠的尾巴直到拉断为止。
记得他十四个月的时候,我带他回娘家,由于我妈家那时候还住平房,所以,有些不识趣的苍蝇便成了屋子里的不速之客。这可乐坏了儿子,他只要见到这样的不明飞行物,皆称其为“蝇蝇”,而且举着个苍蝇拍蹒跚着去追打,奇怪的是,这孩子路还走不利索,打苍蝇可是稳、准、狠,“啪”的一声拍将下去,那不幸的苍蝇肯定是血肉横飞,这还不算,儿子天生做事认真到了极点,必定要围着那苍蝇的尸体一顿猛拍,不拍稀碎誓不罢休,我和我妹妹都惊诧:这样恶心人的事他也做得出来?
夏天的傍晚,路灯下经常有小青蛙光顾,这事又让儿子兴奋异常。我带他出去散步,正走着,他突然连喊带叫连跑带跳地挣脱我牵他的手,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就只听得“啪”的一声,寻声望去,一只可怜的小青蛙已经成了儿子脚下的冤魂。就这样,他每发现一只小青蛙,都必追,都必踩,都必狂笑,都必使之变成蛤蟆皮,无一例外。甚至因此不愿意跟我回家,我毛骨悚然地尾随着他,随着他的脚起脚落而一阵阵作呕,老天啊,上辈子我做了什么孽啊,怎么生了这样一个儿子呀!
这孩子确实得教育了,否则我们家里估计得出现一个希特勒式的人物。我的长辈们信佛信得笃诚,家里人也都是善良之辈,尤其是我,别说杀生,就是看杀生,都觉得是一种罪过,儿子的行为与我家的传统观念相悖,如果我不遏制儿子的凶残行为,便是我的大逆不道。
为唤起儿子的怜悯之心,为无辜的小生灵们免遭儿子的涂炭,我告诉儿子:那些小青蛙被踩在脚下是多么多么的疼痛啊,它在哭啊在喊啊,它喊它的妈妈快来救它啊,它好可怜啊,它被活活地踩死了,它的妈妈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孩子了,她是多么多么的悲痛啊伤心啊……我在对儿子说这些的时候,我也真的忍不住声泪俱下了,可不料,儿子却在一旁乐了:“妈妈,原来大人也会哭啊?”
最后,只好把这感化孩子的重任交给他老爸,谁知,他爸却乐哈哈地说:“这才是我儿子呢,绝对标准男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