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那些不愉快 在真挚的笑容面前一切都灰飞烟灭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曾经有许多次相见的机会,但都没见;抑或是,遇见,却错失;直到小学毕业的第六年,那时,我上高三,在临近高考的尾巴上,我遇见了他——五八先生。

说起来,似乎有些巧合。

高三,是一趟高速行驶的列车,而我,就是列车里的那一员。在列车里,窗外所有风景都一闪而过,五八先生也不例外。

只是,在瞄到他的那一刻,我的眼睛顿时停住。或许,我没想过,会在这里遇见他——我的高中校园;我也没想过,我们的遇见会在此刻——同学们的中饭时间

远远地,我看到他朝我走来,跟着而来的,还有旁边他的儿子,他的儿子跟我同一个学校,不是同一个班。打从小学毕业以后,我们的交集就很少,哪怕我们的初中是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我们同窗三年,在这三年里,我们几乎没有说过什么话,不知道的同学还以为我们一直都不认识;到了高中,虽然不是同一个班,但还是同一个学校,似乎偶尔能遇见,却更加地陌生。

此刻,我看到了他,也看到了五八先生,心里似乎有一种冲动,仿佛曾经那些不愉快的经历都已经过去,现在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曾经的朋友,一个好老师。

我应该要跑上去,叫一声:老师您好!

心里有一力量,一直驱使我去做这件事,也许,说出了那声“老师,您好!”,我们之间所有的恩怨都化为一缕青烟,随风飘散。

是呀,我们的之间的恩怨在时光的长河里,早就稀释,变淡、变淡,直至消失不见。儿时的那些不好的回忆好像因为时间的流逝,早就被时光轻轻带走,留在脑海里的那些画面,似乎更多的关于美好

五八先生的教学水平真的不至于那么不值一提,虽然他拼音不太好,但是人故事讲得很有趣。每节课,都能给我们呈现一个精彩的故事,绘声绘色,手舞足蹈,老师讲得津津有味,同学们听得也津津有味。

严肃沉闷的课堂总会在他的故事声里变得生动活泼,欢笑连连;蠢蠢欲动的瞌睡虫在他妙趣横生的故事面前也只能望而却步;同学们捧腹大笑,老师面带微笑,一节原本漫长的课程转眼就迎来下课铃声,同学们还没有听过瘾,老师也讲得意犹未尽。

“好吧,下节课继续!”老师扔下这几个字。

“哦耶!”同学们也高兴地跳起来。

相比于教学内容,他的故事真有趣;可是,故事过后,还得继续教学内容,想想这个,同学们就脑壳疼。

“要不,同学们,你们自己记生字,读课文吧!”五八先生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学生。

偷懒的老师,其实也有好处,那些积极上进的学生总能找到时间去学习,而且在不断的自我学习过程中总结出行之有效的方法

除了故事讲得好,五八先生的毛笔字也写得不错。

我至今还记得,他握着我的笔,教我写毛笔字的情景,刚好有一本“社会书”摆在我的课桌上,老师说,那我就教你写社会的“社”吧。

五八先生一笔一画,认真专注的样子,其实真的很像一个慈祥的老师。

毛笔字,我并没有学到,许多字,我都写得都不好看,唯独那个社会的“社”,似乎写得还不错,那是五八先生曾经亲手教我写得字。

除了毛笔字,还有什么呢?

还有,还有!

其实,他对大多数同学还挺好的,特别是对我们这类学习成绩还不错的学生,他的微笑绝对多过严厉。

……

脑海里不断放映那些记忆温暖的画面,以此来不断地说服自己:快去叫一声老师,快去!

甚至,他也看到了我,我看到他眼神里在看到我那一霎那,流露出来的欣喜,这是一个老师在看到自己得意门生的那一刻,所展现的高兴与自豪,像雨后那道熠熠发光的彩虹;只是,这道熠熠发光的彩虹,在触碰到我这张毫无表情的面庞时,渐渐暗淡下来。

我能感觉到他略微忧伤的眼神,迅速转离我的视线。

老师,老师,在我心里,你依然是我老师,一直是我老师!

可是,展现在我脸上的却是——漠然,好像我们从来不曾认识。

我看到旁边,他的儿子朝我笑了笑,很浅浅的笑,带着某些歉意,那些想喊出口的话,在这份歉意下,又默默地停滞不前。

他终究是我的老师,曾经教过我三年语文,担任过我们三年的班主任,如今,他老了,背有些佝偻了,脸上的线条也变得柔和了,如果,换成现在的年龄来教我们,他肯定不会那么暴力,他也变得慈祥。

时间,让我们长大,变成熟;时间,也让他长大,变成熟,不,还有,变老

其实,我很想躲藏,如果此刻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我肯定就往人群里钻去;可是,此刻,早就过了午饭时间,三三两两的人走在宽阔的校园大道上,不管是远处的风景,还是近处的风景,都尽收眼底,一览无余。

为了避开吃饭高峰,我总会在下课铃声响后,看几页书,抑或是多做几道题,对于高三的学子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海绵里挤出来的水,我这是挤了又挤。

显然,他们刚吃完中饭往回走,印象中,五八先生不仅对学生严格,对自己的儿子也很严格,很少看到这样的画面,他在他儿子的旁边,叮嘱这,叮嘱那,俨然一个慈祥的老父亲形象。

都会变,就像此刻,我看到的五八先生,他似乎已经不是曾经的模样;

不知道,在他眼中,我是否还如从前;不,我只希望,他不要认出我!

又怎么可能,我们如此愕然地四目相对,他早就认出了我;在认出我的那一霎那,他就要骄傲地叫出我的名字;只是,我的淡然乃至默然,终于,让他停止不前。

遗憾,那一声“老师”没有叫出口;很遗憾,我们错过了这一次“相逢”。

看着他们默默地跟我交错而过,默默远离;突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想起五八老师在看到我那一刻,眼睛所放射出来的光彩;想起五八老师的眼神在触碰到我默然的眼神时,那道光彩豁然破灭。

“你怎么能这么小心眼!”

“你怎么能这么无情!”

“你怎么能这么忘恩负义!”

……

我不停地在心里骂自己,不停地回头,只是望着他渐渐离去的身影,我终究还是没有勇气,跑到他身边,叫他一声——老师!

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我还在自责,还在懊恼,可是,自责有用吗?懊恼有用吗?如果时光倒流,一切都重来一次,估计,我还是这副漠然的死样——也许,我们都需要这一个过程,这样一个重新认识彼此的过程。

这个过程,是为了下一次的破冰,和解!

下一次,下一次会是什么时候,还会有下次吗?

如果没有下一次,想起这件事,我终生都将懊悔与自责,这是一种精神的折磨,这是对我曾经妄自尊大的惩罚。

也许,上苍明了我这份懊恼的心,又给了我一次机会。

再一次相逢,那时,我已经上大学,确切地说,是大学二年级的一个寒假,我去参加初中同学聚会。机缘巧合之下,我又看到了他——五八先生。

这一次,我们好几个同学都在,他们既是我的初中同学,又是我的小学同学,当然也是五八先生的学生。在看到五八先生的那一刻,我还是有些紧张,也许,紧张地不仅仅是我,他也怀着同样的心情

幸好,这一次有同伴,旁边的同学率先走向前去,跟他握手。

我还是有些紧张,胆怯地跟在后面。

“老师,您好!”终于,那声曾经应该叫出却没有叫出的话,在此刻得到圆满的结果;那些应该要偿还的表情,在此刻也一一展露——笑,微笑,满怀感激。

我看到他额头上的皱纹瞬间舒展开来,头上的白发也显得精神抖擞;那道光在此刻依然闪现,在他的眼眸里,他骄傲地跟旁边人介绍:她,书读得很好

为学生感到骄傲,也为自己感到骄傲;我仿佛又看到那个在讲台上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故事的他,那个手把手教我写毛笔字的他……

我们之间,曾经的那些不愉快,在真挚的笑容面前,一切都灰飞烟灭,烟消云散。

他,还是我的老师;而我,也是他一辈子的学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