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田野里摸爬滚打伤痕累累的日子 仿佛已经是很遥远的事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夕阳西下。
田野里有的稻田刚刚收割完,机器留下绿色的高高的稻茬。有的稻田正处于扬花的时节,浅青色的稻花微微荡漾,窸窸窣窣。闻着熟悉的气息,心里渐渐充盈着喜悦,“稻花香里说丰年”,没错的,就是这心安的感觉
在田边蹲下来,弯腰拾起一串稻穗。举起在阳光下,金黄色的稻粒闪闪发光。
在这时,远在嘉兴的老友发来信息,并附图片,说是在路上看到一个人,远远地,很像我。我仔细瞧了瞧,确实有那么一点相似之处呢。
我也在路口,刚下车,还要走一个小时左右到南塘。”我拍了稻穗的照片给她瞧,并告诉她“捡到一串稻穗”。
稻穗勾起了老友的记忆:“那时候最喜欢做这个了,跟着车子跑。”
她说的车子,应该是收割机了。
望着此刻天边那轮红彤彤的太阳,回想起少年时代经历过的那些烈日下劳作被汗水湿透的日子,那些在田野里摸爬滚打伤痕累累的日子,仿佛已经是很遥远的事。
道路两旁都是野草,各种认识不认识的草,最多的就是狗尾巴草了,这种“滥贱”的草在乡下随处可见,当它们成片成片地出现在路边,编织出一道朴素的风景,并在朝着行人点头哈腰时,竟显得如此可爱!
都在结籽了。大概因为靠近水边,野草没有受到持续一个多月高温干旱的影响,依然籽粒饱满,兀自成熟。
不由停下脚步,不时地给这些草们拍一个特写。那些过路的乡人好奇地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拍照啊,他们便会充满善意地轻轻嘲笑一句:“这个有啥稀奇的!”
迎面过来一辆大四轮车,是村里二队那位跑运输拉货的叔叔。他看到我立在田边,慢下速度,从敞开的车窗探出头来,黝黑的脸上都是笑容,大声冲我打招呼:“回家去呀!”
我也笑着点头回应。
一位大婶赶着一大群山羊在水闸附近的小坡上放牧,有几只白色的,大部分都是黑色的,大的山羊毛色油亮,很肥硕,看得出来主人很用心伺候。
有一位大婶挑着畚箕走过石板桥,从水渠那边来到村道上,两头装满了红薯藤,经过我身边时,问道:“怎么走路咯?”
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您说我呀?”
她是本村的人,识得我父母,但我却不认得她。我们随意地聊了几句,牧羊的大婶也插话了,留下她们俩说笑,我继续往家的方向慢慢走。
夕阳更低了,山峦呈现深黛色,斜晖笼罩四野。热气未减,但眼前的一切都令人赏心悦目。起风了,草木在风里摇曳。我悠然自得地东张西望,查看道旁草木荣枯的迹象。
走着走着,心里便冒出来这句话:
世界上最美的风景,是回家的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