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默默无闻开在山里头 不求美艳但求芬香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那年,她是个知青,来到一个偏僻贫穷的山村插队。繁重农活把她累得腰酸背痛,炽热阳光把她白哲皮肤烤得黝黑。她体验到农村的艰苦农民的劳累。她落下泪,盼望早日能回家。
她本来身子单薄弱不禁风,几个月的繁重体力劳动致使她更瘦削了。支书体恤她,吩咐队长尽量安排轻松的农活给她干。她很感激,感激这山村的人待她如闺女。
几年后知青回城,她本可以回到她的城市,与父母团聚,享受天伦之乐,享受城市的热闹繁华。但她没有回去,留了下来。
因为,这里需要她,孩子们需要她。
因为,这里太贫穷偏僻,没有老师愿意来这里教师,即使来了也呆不久便会离去。
因为,这里学校不像学校,没有球场,没有图书室,甚至没有像样的课桌。孩子们的课桌,是由破砖头支撑起的一块长条木板,坐的也是破砖头支撑起的一块长条木板。课室坭砖砌的墙,屋顶瓦块有裂开的缝,抬头会看见阳光。如此简陋破烂的学校,谁愿意到这里当教师呢?
学校只有一个老师,本村青年,教导着二十多个孩子。农闲下来,她会跑到学校,看那青年给孩子们上课,聆听他们的读书声。
青年教师只念了初中,而她是高中毕业生,文化知识略高他一筹。他有不大懂的文字词语便请教她,她也乐于指导。他们成了朋友。晚上寂寞,她会跑到他家串门,他也会跑到她的房子聊天。聊读书时的情景,聊城市和农村的见闻,海阔天空地聊,聊得很开心。一天,她问:村里只你一个老师,语文数学唱歌画画,全是你自己,你不辛苦吗?怎么不多个老师?他笑说:我们这里穷,没人愿意来这里当教师。如果你愿意,那就好了。她笑了笑,摇头说:我不行。我哪会教书?
后来知青回城潮卷到这个山村。她完全符合条件回城。就在她准备要离开的日子里,那个青年教师病了躺在医院,这一躺再也回不了来。
支书含着悲伤,在她的小房子门前徘徊,很久才鼓起勇气敲开门对她说:你能留下来吗?求求你,留下来,做我们的老师吧!
她问:阿雄老师呢?
支书抹着眼泪说:他离开我们了,病逝在医院。现在,没有老师,孩子们都停学了!
眼睛溅起泪花,仿佛看到他微笑的脸和一双殷切的眼睛望着她,也仿佛看到孩子们一双双渴望的眼神瞧着她。她思考了一个睌上,选择留了下来。
停学的孩子们回到了课堂,冷清的学校又响起欢声笑语,琅琅读书声迴响山村蓝天上。
这一选择,父母不理解不支持,无论如何要她回去。她给父母信说:我不回去!这里需要我!孩子们需要我!我是种在山上的一棵树了!
这一选择,男朋友很惊讶也气恼,说她傻,说她没苦找苦吃,如果不回来与他一起就要分手。
她没有动摇,置之一笑,坚持了自己选择。
这一选择,山里人感激,孩子们雀跃!
这一选择,她爱上村里一个青年,和他成了家,真有如一棵树种在了山上,开花结果。
她在日记里写道:我是一朵开在山上的花,不管狂风暴雨,也要扎根在贫瘠的土地上,不求美艳,但求芬香。
几十年来,她与父母离多聚少。住的是红砖小平房,吃的是小鱼咸菜罗卜。
几十年来,她与孩子们打成一片,宛若是他们的爹娘,也像是奶奶。每个孩子的家都有她到访的足迹,每个孩子的心里都留着她谆谆教诲的话儿。村里的大人和孩子们无不亲热地叫她"花老师,花老师",呼得她心里甜滋滋。
几十年来,她把自已所学赋予了孩子们,哺育他们成才。从这所简陋学校走出去学子,有创出一番事业的,有当了医生教师的,有做了律师工程师的,还有考上硕士博士的......他们没有忘记她,每年都会相约回来看望她。一双双手握向她手时,她盈满开心高兴笑容,为自己一生的付出感到值得了!
如今,简陋的学校不再破烂简陋了,孩子们有了舒适漂亮的课桌,有了图书室,还有个蓝球场,体操运动场,学生有九十多人,开设三个班,老师有六人。而她,美丽的脸庞有了皱纹,两鬓缕缕白发,退休年龄了,可她退而不休,当学校顾问,仍然陪伴孩子们,听他们的歌声,看他们的笑脸。
她,一朵开在山上的花。
她,默默无闻开在山里头,不求美艳,但求芬香。
她,最美老师,名字叫花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