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死路 背后都是贫瘠的思路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当人没有了选择应该怎么办?

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很有趣,分享给你

如果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直接给你一百万;第二个选择,你有一半可能获得一个亿,一半可能啥也没有,你会选择哪个。

这是个很经典的问题,网上有各种版本,无非是数字的不同,但这个问题的本质,是你承担风险的能力。

曾经问过银行的朋友,她们说,你永远不知道人和人之间承担风险的能力有多么不同,一个看起来五大三粗的人,其实根本承受不了风险,一定要去买保本的理财产品,虽然这世界根本不存在什么保本;而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人,竟然什么都可以不顾,投身于赌和冒险的产品中。

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和选择,完全取决于你是哪种人。

所以,这个题的统计结果很有趣:大部分人拿走了一百万(是啊,有钱谁不要,拿了走就好),只有少部分人愿意尝试一下风险。

但那个帖子的底下,有一个留言,给了我很新的想法,也如下,分享给你:

其实你可以把选择的权利,以两千万的价格卖给别人,因为这个选择的最高期望值应该是一个亿乘以百分之五十,也就是五千万,你两千万卖给那些更愿意承担风险的人,也就是说,你用两千万的现金换得了别人五千万的期望值,你的期望值也从一百万提高到了两千万,双赢。

好一出狸猫换太子,好一出脑洞大开的选择。

帖子下继续说:

你还可以找一个比你有钱并需要这个机会的人,把选择权一百万买给他,但同时可以约定,如果中了一个亿,他分给你一半,这样你既有了收益,又有了保底,岂不乐乎。

接着,好像许多人的脑洞被打开,各种方式都逐渐浮出了水面,有把这些钱拆成彩票的,有用基金和杠杆的,忽然间,评论热闹了起来,大家都把经济学的知识拿来分享了起来。

就在那天,发现了一个问题:其实,我们总有更多的选择,限制我们的选择的,其实是我们自己。

选择,一个看似残忍的问题,背后其实的答案并不是那么冰冷冷。

我再分享一个故事,前些日子我和几个老师去了几所名校见我们的学生,我去得晚,没有赶上其他学校,跟上大部队的时候,已经中午了。

我们在清华门口,草草地跟几位学生照了相,就一起走到一家餐厅就餐。

路上,一位女同学一直在跟我聊天,她问我:

“我已经大四了,现在摆在我面前的两条路,一条是答应学校给的保研读研究生,一个是去一家世界五百强的公司工作,我都挺喜欢,我应该怎么选。”

好一个炫富的选择,哪一条都是这么令人着迷,放弃哪一条都觉得不舍得。但你是否看到,就算是清华的学生,也在迷茫于选择中。

她说,如果我选择了第一个,就失去了第二个;如果选择了第二个,第一个就没了

我说,这不是废话吗?但好在,你选择的哪一条都挺好。她继续问我应该怎么办,纠结着,痛苦着。

我想起了上面那个帖子,于是原封不动地讲给她听,我说,其实不存在选择的,打开思路,拆掉思维里的墙,你试试。但其实,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但我知道,一定有办法。

她若有所思,问我,龙哥,是不是可以不去二选一?可以综合做选择。

我说,从明面来看,你必须二选一,但调动脑筋,肯定有更好的路。

她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我毫无思绪,也跟着点了点头。

我直接说结果吧:几周后,她答应了学校保研要求,毕竟,那是她朝思暮想的机会,但同时她答应了那家公司,寒暑假去那里实习,说如果合作愉快,毕业后去入职,那边领导也同意了。

好一出漂亮的一脚踏两船,好一出扎实的朝秦暮楚。这个选择,完美

我知道一定有人会这么想,她优秀啊,所以她有更多的选择,我又不优秀,我哪里会有那么多选择?

首先,我必须承认马太效应的存在,所谓马太效应,是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常用的短语,来自《圣经》,简而言之:“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资源肯定是稀缺的,但不代表我们没得选。

这个时代是多姿多彩的,其实每个人都有选择,只要你可以打开自己的思路。

我想起维克多弗兰克尔有一本书,叫《活出生命的意义》,这本书我经常在课上推荐给学生,不是因为这本书的结构多么好,故事多么有趣,思想多么先进,而是因为这本书里有一句话一直震撼着我:

“当人被逼到毫无选择的时候,选择态度自由,是人可以拥有的最后一项自由。”

我的天,也就是人被逼到绝境的时候,还是会有选择。

维克多在二战时被关进了纳粹集中营,面对被逼死的人生,面对死胡同,他依旧发现,在集中营里有些人在读书,用玻璃片把胡子刮了,把皮鞋擦干净,他们毫无选择,却依旧决定做一些改变。

他们的选择,只有两个字,叫“积极”。天啊,生命到了最后的阶段,竟然还有选择。

我们又何尝没有选择呢?

我在几年前遇到过一个中年女人,每天痛不欲生,老公酗酒打自己,家庭一塌糊涂,自己生了孩子后体形发福,在她的描述里,自己一无是处,悲观到头,毫无选择。

是吗?其实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她搬出了自己的家,找父母来帮忙带孩子,主动接受生活,走进健身房开始健身。一年前她选择了离婚,自己带着孩子,至少自己过得很开心,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像是回归到了青春年少。

所以,别那么悲观,更不要把这个世界弄得那么苦大仇深,人就算被逼到绝路,也是有选择的,就算你的背后是一堵墙,你可以翻墙再创造一条路,你可以求饶那逼你过来的人,你甚至可以大喊一声“我是亿万富翁我摊牌了”然后撒腿跑……

在戏剧中,编剧作家喜欢把主人公放在“两难”的地步,让他左右不是人,让他怎么选都痛不欲生。

但生活不同于戏剧,他给我的选择往往多于电影里的桥段,但这需要我们具备充足的智慧,需要我们大胆的决策,还有乐观心态

我挺喜欢一位朋友说过的一句话:这世界看着是个死胡同,可朝天一看,依旧是蔚蓝的,低头一看,条条大路通我心。这世界换个角度,都是路。

这世界其实没有死路,心死的人多了,才到处死气沉沉,脑死的人多了,才到处是绝路。

可惜的是,太多人都把自己的路走成了末路,然后仰天泪崩,说自己无路可退,接着低头哭泣,说自己死路一条。

所有的死路,背后都是贫瘠的思路。

路是走出来的,走着走着,就活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