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还有一个物种遗世孑立 我愿守着它与一泓水相忘江湖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在板仓,在香果树瀑布前,我的内心覆满了茂盛的草木,看不清绿海之下日渐生长的澎湃。看不清一个逐梦人的勇气,有多少果敢可以用来这样的摔打,碰撞,才算阅尽沧桑,才算爱到尽头。群山叠翠,峡谷万木葱茏,峡谷里那些连绵不绝密不透风的绿是不是为了遮掩跌下来摔碎的洁白,掩住水雾茫然的心伤。
站在桥上,读瀑布,读桥下流水的时光,像读一部无字的天书,那些爱恨,那些锐痛,那些执念,白驹过隙一般,随春华远逝。而我只能一任内心的呼喊壮观辽阔地荒芜。心中的沟壑纵横,瀑水四溅。中年之后,人生的峡谷藏起心迹,积满平缓的光阴,爱收敛了锋芒,忘记了陡峭。
我承认读懂爱的难度,一如用一泓瀑布表达的难度。我承认再多一次跌撞也仅能在这座大山之中引来回响。如果是泪水涌眶,它与这么高岸的石头诉说也会轰鸣飞溅。如果是这个时节不幸坠落的一枚叶子它与这么低眉的流水诉说,也会冲淡心头的苦涩。
夏风吹来,春花凋谢,山梁的翠绿一波一波起伏,瀑水溅到我的脸上,仿佛我内心深藏的旧伤也被唤醒,在大山之中,如果还有一个物种遗世孑立,我愿守着它与一泓水相忘江湖。山高水长,让唤醒的旧伤站到悬崖之上,再来一次坠落或跳下,我会把它喷珠溅玉送给你。然后让洁白的水花一瓣抱紧另一瓣,浅吟低唱,流落远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