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塘一游洗去我们身上的铅华 消弥了心中的焦燥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对江南六大水乡古镇仰慕已久。拜访了周庄之后,西塘又走进了我的牵挂。

上午,不顾三十九度的高温,冒着酷暑,从上海出发去会西塘。走出嘉善火车站,刚过九点,热情的阳光便势不可挡地拥抱了我们,汗水瞬间湿透了脊背。

去西塘,交通十分便利。躲开好客的出租车司机,登上公交车,只需投上两元,就可以直达古镇。

通向西塘的乡镇公路平坦宽阔,来不及颀赏嘉善县城的优美风景,匆匆而行——心早已被日思夜想的西塘俘虏。

穿过古色古香的景区大门,一片荷塘映入眼帘。西塘,便以她流转的眼波牵引着我的脚步,不由自主地靠近,再靠近……

其实,这只是西塘美丽的前奏,大幕还没有拉开,真正的精彩表演还隐身幕后。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继续前行,迈过一座长长的廊桥,越过一段拂堤柳岸,西塘的红盖头才算刚刚掀起一角。

像周庄一样,西塘也是一位古朴端庄的女子,与周庄大同小异,把她们比作双胞胎姐妹,不算为过。

她们是真正的江南女子,水为肌肤,桥搭骨架,河流是运行的血脉,而那些千姿百态的老房子,则是她们朴素的衣装,就像她们生产的土布衣衫。

我是上午十点左右到达西塘的,阳光火辣辣地笼罩了这座水乡古镇。西塘沐浴着这阳光,与我赤诚相见,没有做作,没有俢饰,没有隐瞒。

蓝天,碧水,绿树,红灯笼,石拱桥;白墙黛瓦的老屋临水而居,鳞次栉比;一条条乌篷船在水上悠悠穿行,鱼贯而过,船工慢慢地有节奏地摇着单桨;来来往往的游客缓步石桥、棚廊,神情惬意而淡定……

这就是西塘给我的第一印象。

西塘的水算不上澄澈,却足可以映出一切。一棵一棵的树,一座一座的房,一架一架的桥,一艘一艘的船,一只一只的红灯笼,甚至一间一间的门脸和木廊,以及那些闲散的游客,他们投了不同的影子在水里。南风徐来,水波皱起,水里水外,分不清谁是谁的影子

自然是西塘的命脉,西塘人离不开水。西塘有九条水道,它们相互勾连,形成四通八达的水网。西塘人临水而居,洗衣做饭,出入家门,全仰仗这些水。有了水的滋养,西塘人的生活有滋有味。西塘的女子水灵着呢,一个个肤如凝脂,面若桃花,眉眼含春,连声音都脆生生地勾人魂魄。那些守门店的西塘女子,一声软软地招呼,游客的双脚便被控制,自动踱入店里,学着西塘女慢腔慢调地搭讪。

有了水,西塘的桥不再只是桥,它们成了一个个婀娜多姿的舞者,在水中缓舒广袖,轻歌慢舞,与游人的身影相携相伴。

那些历经明清的老屋,与水更有深深的感情。水流来流去,走了又来,来了又走,老屋守着这些溪流,以慈祥的姿态静候生活的变迁,就像房屋的主人,不喜不悲,从容度日。

很多游客都是慕西塘的水而来的。西塘没有叫错名字,有水就有塘。游人爱西塘的水,不惧炎炎烈日,大中午招呼了船工,在溪水中悠游,偶尔,还哼两句走板滑腔的江南小调。

有水就离不开桥。西塘的桥有24座,比周庄还多。

桥大多是拱桥,石头砌的,古朴,结实,耐用。桥边有树,枝繁叶茂,与桥极为相衬。桥因树少了几分古板,树因桥多了几分妩媚。

迈着嗒嗒的脚步从桥上走过,历史从脚掌下弥漫开来。明清的西塘,在桥两侧的水中漾漾成形。乘船从桥下划过,抬头望桥,水渍风尘,楹联桥名,无声胜有声。向撑船的大叔打听桥龄,答曰五、六百岁,着实吃惊不小!

女人天生爱美,时时不忘显摆。她们站在桥上,有的长裙,有的短裤,香肩裸露,长发及腰,斜挂香包,借了那桥那水那老屋,在骄阳下玩着自拍。

我也拍,不是拍自己,是拍女人的背影,拍显摆的女子,还有小桥、流水、老屋,以及琳琅满目的特色商品。

在西塘的街巷中穿行,免不了要看一看这里的建筑。西塘有122条小巷,与城市里千篇一律的高楼不同,西塘的小巷都是清一色的瓦房。那些瓦房大多两层,可以称之为瓦楼。

西塘的瓦楼长相类似,给人的感觉不是单调和枯燥。它们比肩而立,和谐相处,把黛瓦粉墙的身姿放进河水,像脚对脚站立的女子。

随便走进一条街或一条巷,那些老屋安祥地接纳着你,仿佛在外游荡了多年的儿女重回母亲的怀抱,亲切感油然而生。

那些老屋,有的粉饰一新,有的墙壁斑驳,有的爬了青藤,大部分门窗洞开,敞开怀抱迎接八方宾客。

老屋的门楣上悬挂着不同的牌匾,金字,蓝字,红字,绝大多数是刷了黑漆的木匾。木匾不大,如同装裱好的四尺书法作品。有了这些陈年木匾,西塘的老屋愈显沧桑。

当然,老屋也有红火的一面。临街的,都挑了几只红灯笼在房檐下,红白相映,宛如迎亲或过年的模样。周庄如此,西塘也如此,她们像是商量好了的。

西塘的老屋离不开廊。也许是为了方便游客,雨天防水,晴天防晒,临水的老屋沿河伸出长长的廊棚,红柱支撑,小瓦覆顶。西塘人心细。一段“烟雨长廊”,长有两千多米,柱间连有靠背椅。走累了,可以小憩观景,看一侧的各色店面,再看另一侧的水面风光。

古老的西塘,商业气息浓郁。然而,这并不减损西塘的内质美。

从临水的街巷走过,一家一家的门店扑面而来。西塘门店的商品以小吃、工艺品和服装居多。这些商品大多是本地特产,有些是西塘镇的秘制。

有一家“花制作”,生产的衣服花色和款式堪称一绝。店面不大,很有特色,女游客流连忘返。

穿货爱新衣,吃货爱美食。西塘的美食众多。有人说,到了西塘,只看不吃,等于白来。小吃店里,高朋满座,生冷鲜熟,吃得不亦乐乎。

西塘人很会做生意。单从一面面招牌的色泽和名称就能看出来。店名好像随意而为,其实都是花了心思的,遵循的原则好像是与西塘的风格保持一致:古朴、诗意、灵动……

这里的招牌简直算得上一景。“忆江南”“梧桐花开”“花都开好了”“半朵悠莲”“如梦”“风雅陶笛”“江南风”“依水人家”“初见”……列举不尽,一个个富有诗意的名字,让人浮想联篇。花都开好了,你来了吗?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周庄有江南首富沈万三,有沈厅、张厅,有去那里参观的名人三毛和写生的陈逸飞,还有三毛楼。

西塘也有丰富的人内涵。护国随粮王庙,蜡像逼真,威赫宣宣;西园朱氏以诗礼传家,醒人耳目,令游客沉浸其中,不忍离去;醉园王氏以版画文化传承,书香馥郁,让人醉经、醉园、醉版画。还有钮扣博物馆、酒文化博物馆、瓦当文化展示馆、根雕馆,以及一些西塘名士陈宪初等人的故居,包括王宅、倪宅,都彰显了西塘不凡的往昔繁华和悠久的文化史。

西塘碑刻不多,她的历史不需要这些冷冰冰的东西。风霜雨雪的过去,都刻在瓦片老墙里,刻在一座座石桥的斑驳皱纹中。透过那些风霜石桥和阅世老屋,一眼便能知晓,她有着沧远、厚重的过去,心立刻生出几分敬意。


西塘人的生活用一个字概括就是“慢”,一种幸福的慢。她仿佛世外桃源,遗世独立,过的是自给自足的男耕女织的生活。

商业气息只是西塘的表象,很多西塘人还要耕作为生。他们好象没有时间观念,悠悠地打发着日子,就像那些经世的老屋、石桥与河流,不疾不徐。

他们做生意慢不经心,不拉客,不逼客,更不宰客,招呼一声,随你自觉,来了欢迎,走了也不强留。生意在他们是消遣,是诗意,不是谋生的必须。

徜徉街巷,观赏门匾,更印证了我的猜测。漫时光,旧时光,等时光,小时光……怀旧,慢慢享受生活,安度时光,已经融入了西塘人的血液。滚滚红尘,名缰利锁,凡夫俗子为名利奔走,整日忧忧慽慽,如履薄冰。西塘人呢,怎么就这般与世无争?

西塘一游,能洗去我们身上的铅华、消弥心中的焦燥吗?

到了水乡古镇,是要候夜的——慢慢地等夜走近。只有在夜里,才能领略到西塘迷幻的美。西塘,期待我留步,只待夜暮四合。

可惜,在嘉善订了酒店,再因行程所限,只得抱憾而去。

不过,前年我去过周庄,恰逢夜晚。我拿周庄的夜还原西塘的夜,她们是姊妹,一定差不了多少。这样想着,周庄的夜便是西塘的夜:一排排红灯笼亮如星眸,一只只小船穿梭夜航,一座座石桥行人徜徉,一个个门店宾客盈室。老屋,红灯,流水,古桥,游人,构成了别致的江南世界

不过,西塘有很多“酒吧”。入夜,这又将是一个怎样的小世界?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西塘,我还会再来的,在某个花都开好了的春夜。

河旁,那面供游人涂鸦的白色墙壁,还有那对恋人题写的诗歌,伴着美丽的西塘,一同沉入我的梦里:“和风细雨落厨窗,小船满载水微漾。梦里纵有万千景,不如一次游西塘。”

哦,这就是西塘的魅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