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世代代都在用情书写着历史的生命之歌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世界上没有一首民歌比《西行漫记》更悲壮、哀婉、催人泪下、柔情似水。 因为这首民谣充满了爱,真爱,深爱,苦涩的爱,苦涩的爱,刻骨铭心的爱,深深的爱。

“哥哥你去西部,我却很难和小姐姐在一起。 牵着我哥哥的手,送他到门口。 你往西走,小妹妹,我给你捎个话:大路口要走,很多人来解忧。 紧紧握着哥哥的手,我热泪盈眶。 我讨厌我妹妹,所以我不能和你一起去。我只希望我弟弟早点回家。 哥哥要去西部了,小妹心里苦。去这里要多长时间?我希望你失去理智!

有多少次我被这首民谣深深感染,热泪盈眶?

我不知道这首民谣里隐藏了多少风流韵事,但我相信这首民谣里演绎的故事的真实性。 因为我的祖先经历过故事,是这首民谣里的生活原型。
黄土地十年大旱,再加上塞北边塞连年战乱,让人苦不堪言,不去西入口就活不下去。

往西走,却走的很悲伤。 如果你不去西部呢?漠北地广人稀,民风淳朴。出门在外总能维持生计。 所以,他们义无反顾的走出去,虽然不一定是口中的对方。有些人可能会永远离开,在别的地方死去。 留下一个妹妹做寡妇生活,他们年复一年的等待,每个月的期盼。他们头发白了,眼睛哭瞎了,可能等不到什么结果了。

可怜的黄土地,深情的俊男靓女,一旦爱情的种子在心里发芽,就会对爱情死心塌地。 但是这种刻骨铭心的爱,对于离家出走的姐姐来说,是很痛苦的!他们彬彬有礼地呆在家里,保持着美好的憧憬。 把默默的思念和祈祷放在酸涩的歌声里,让苦涩的泪水自由流淌。

陕北有句话:“女人伤心就哭,男人伤心就唱。” “这里的“哭”和“唱”是酸歌的最初原型。 然而酸歌并不是男人的专属。其实女人唱酸歌都唱到了极致

酸曲儿是陕北的土特产。陕北的情感情歌里,恋人相见,相聚,从不弄虚作假,繁文缛节。他们从不做不必要的表面文章,也没有不必要的串门和铺垫,但他们总是直入男女关系的核心世界。在那个地方,灵魂和肉体是分不开的。 也正是这一点,让《信天游》成为了一首不同于其他地区情歌的真正酸歌,字里行间充满了对爱的直白表达。

酸酸的歌,酸中带甜,旋律柔美,情意缠绵,隐含着generate酣畅淋漓的真情流露,歌谣诉说着纯洁、率真、炽烈、忠贞的爱情。 生活在黄土地上的男男女女,世世代代都在用“情”书写着历史的生命之歌,用“情”表达着社会底层最朴素的身心呐喊。

有一首酸涩的歌唱道:鸡蛋壳照亮半个炕,哥哥烧个酒盅量米也不嫌穷;如果你想成为一个病人,就抽签去问上帝。想你,三天吃不下一粒米。白天,我想你不能穿针引线,晚上,我想你不能吹灭灯火;半夜想你不能吹灭灯,半夜想你不能转身。公鸡在墙上打鸣,我因为想哥哥而睡不着。种了大葱的干板岩不能生根,却有人留一个人思念一个人...

这是深情的倾诉,这是相思之歌。 释放出发自内心的绵绵爱意内心才会无忧无虑,不然他们就会发疯或者相思病而死。

酸酸的歌是呆在家里的寂寞小姐姐发明的。 酸酸的歌,你爱怎么唱就怎么唱,你心里想什么就怎么唱在嘴上。酸酸的歌也只是四处游荡。 只有坚实的爱和深刻的思想,才能唱出让人鼻酸的酸歌。

女人毕竟是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就踏出家门,走开。 他们对爱情忠贞不渝,他们耐得住寂寞和孤独,他们多愁善感。 哥哥想唱就唱酸歌,酸歌里有亲情,有爱情。

那个狠心的男人说走就走,拔腿就走,却把那种牵着切着的向往留给了那个望天的女人,留给我的是早已涌出的泪水。

远行的男人其实并不孤单。他们成群结队地外出旅行。虽然生活很苦很累,但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他们会对别人隐瞒自己的想法。这是一个男人。男人有泪不轻弹,男人的泪只能吞在肚子里。

去西部的男人都知道,他们心中都有一份浓浓的爱,他们都有一个可以生死相依的爱人作为伴侣。他们本可以过着艰苦却温暖的生活,却不得不与命运赌上一把,背井离乡,把希望寄托在硕北大漠。

他们是历史征途中留下的两颗孤星。 每当听到这首民歌,我总会想起我那可怜悲惨的黄土地,想起多愁善感的女人在路边流下的眼泪。 触动了我的怜悯和同情,让我心里难过。

溪口,一个曾经牵扯过很多恩爱夫妻的地方。 在西入口处,一首充满黄土地人民悲伤的离别歌谣,在精神领域用全部的生命和死亡追求爱情,充满戏剧性的痛苦和残酷的悲伤的绝唱,总是萦绕在我的心头。 走过西入口,像一朵永恒的兰花,向我们讲述了一段充满酸、甜、苦、辣的先辈生活的青春回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