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荼蘼花的第二年 它依旧独自灿烂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海棠花飘落后,春天还有花吗?

那天早晨,一阵风吹来,海棠花瓣簌簌飘落,打在我身上,又在地上翻起一阵花浪。于是我心里就这么问着。

不是伤感,只是敏感于季节的替换,亦是珍惜岁月之意。每个季节都有让人期待之处,期待的心思却有所不同。就因为这不同,感慨便油然而生。

海棠之前,杏花、梨花、樱花、玉兰花,再早些的迎春、连翘、山桃花、榆叶梅,那些看得见的、让人春意盎然的花,都已春红谢尽。千姿百态的月季要等到夏初才开始绽放,蔷薇的妩媚则又在月季初放之后了。因此,海棠花的飘落,可看作是春的一个背影。

其实我是知道的,这个背影不是春天的最后的一个,如果背影有两个、三个的话。而如果只有一个,这背影也一定不是海棠,当是另有其主。

是谁?荼蘼。

那一年,在繁花将近、绿意渐深的时候,突然就发现就在邻家门外,一片星星点点的小白花。走近细看,藤本的枝干,花与叶皆似蔷薇,只是都细小、单薄了些。尤其是那花,单瓣素颜,不似蔷薇那般妩媚娇态。回家查了查资料,方知就是传说中的荼蘼。

为什么是传说?因为只在诗中见过

比如,有个诗句叫做“开到荼蘼花事了”,意思是,暮春的最后一点美丽结束于荼蘼花开之后。许多人都知道它是《红楼梦》里的一句话,其实《红楼梦》也是引用了宋人的诗句,它出自南宋末年诗人王淇的《春暮游小园》:“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开到荼縻花事了,丝丝天棘出莓墙。”

宋朝是思想与生活皆浪漫的时代,特征之一就是一唱众和,也有跟风从众的时尚。因此,王淇以荼蘼咏暮春,必定不是第一个。在他之前,欧阳修、苏轼这些文化大家,一定会说说荼蘼的。范成大、杨万里,似乎也难拒风雅。辛弃疾甚至告诫,“莫折荼蘼,且留取一分春色。”宋朝的浪漫,只是它的文化自信的一个侧面。但是仅就这一个侧面,就足以让后人仰望。因此,宋朝之后,元、明、清时代的人们,甚至是与它同时代的辽、金,自然不会游离于历史的时尚之外。在我们看作是古代的那些时代,荼蘼开遍人心世界。可以想见,海棠飘零的时候,荼蘼繁华正起。

平心而论,与绝大多数春花相比,荼蘼是逊色的,它没有让人远望生羡、近观爱怜、过后回想的姿容。因此,以往的人们能够喜爱它,一定是人心中有平淡素颜的一片天地,容得春天里不太起眼的荼蘼住下。

见到荼蘼花的第二年,它依旧独自灿烂。第三年,芳影犹在。到了第四年,它不见了,消失得就如我初见它时那样突然。

就这短短的三年,我见过荼蘼花开,并且知道荼蘼花开。在其他地方,我没见过。当然,其他地方也许有,只是我没有注意到。即便是邻家的这一片荼蘼,肯定也不太引人瞩目。比如,当我与妻说起它时,妻也是一脸茫然。

所以我说,它是传说中的荼蘼。见过或没见过,它都是过去而不是现在。

那片被当作最后的春华、开着白色小花的荼蘼,有谁见过它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