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用背篓背出来的 婚姻是在背篓里腾出来的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武陵山千峰叠翠,大娄山莽莽逶迤,走进渝东南地区,便走进大山峡谷之中,峰回路转,雾锁峻峦,林海茫茫,山清水秀之中最撩人心魄的莫过于土家背篓。可以说在渝东南、湘西、贵州这片广袤的山乡大地上,所有的民族都是背篓里的民族,小小的背篓,沉淀岁月的沧桑,承载着梦想,创造了山里人的历史与文化,那便是一种背篓精神。背篓对于山乡人,犹如沙漠之骆驼、江河之舟楫。因此,人们大山大川之间用背篓背出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

背篓精神

在武隆背篓也称为背兜,大街小巷还是乡村田野无处不在。只要一迈出家门,就是一片背篓的世界。上山下地在背,赶集进城在背,建屋修桥在背,迎亲送礼在背,送货接孩在背。人们的日常生活都离不开背篓。近年来用背兜背菜、背媳妇的节目纳入武隆国际户外公开赛的比赛项目。背篓已是武隆的一个文化符号,背篓既是一件纯手工的民间艺术,又是武隆人民勤劳勇敢富于智慧的结晶,是武隆人民战天斗地的历史见证。

山里的人一生下地就注定与背篓相处一辈子。在过去的年代,孩子出生满月时,外婆就要送来的一个“巴笼背兜”,孩子没有走路之前基本上就在“巴笼背兜”里度过。农村的母亲都是背着孩子干农活,孩子里在背兜里吮吸着手指,累了就把背兜放在地头,任由孩子哭啼。当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也就到了背背篓的年龄,放学后生产队里的小孩子都集在一块背着背兜割猪草,兜满筐满时,就一起嬉戏游玩,看着路边那一排排猪草背兜,那道风景实在太妙了。

我们的先祖在千百年以前就发明了背篓,山里的文明是背篓背出来的,山里的历史也是背篓背过来的。曾记否,深山老林里的山民将一篓篓的山货背到集市上卖掉,赶场回来时,装满瓶罐和日用品背回大山。修房造屋也得靠背篓,山民们背石头、背泥巴、背瓦,建起一幢幢吊脚楼,一排排青瓦土房。没有公路的年代,没有车子的年代,人们将柴禾从高山丛林里背到家院,将秧苗背进田间地头,将肥料背进梯田,来来回回穿梭,生命的音符就在背篓里跳动。山谷间的山塘水库,是在背篓的驮伏下建成的;缠绕在山腰的公路,是背篓一块一块背出来的;城市高楼的一砖一瓦,是背篓搬腾出来的。

如今,虽然汽车、板车、斗车替代了背篓的功能,大大提高搬运效率,但背篓仍然与人们形影不离,背篓灵活,背篓小巧,背篓随身而行,只要人能去的地方背篓都能去。

在武隆,“大背兜”成为一种职业,是搬运工的代号。这些背背兜的人大多是有劳力文化低的中年人,没有技术,只靠下苦力求生。“大背兜”们一年四季都在城里觅工,通常在几个广场的树底下聚集成堆,或在几个农贸市场的入口处游荡,或在车站码头边晃悠;没事时,就三五成群的聚在一块打打牌、聊聊天,或者斜躺在背兜上小睡,一旦听到有人叫“背兜…背兜…”这些人哄地一下就围了过去,当然只有跑得快的,有礼节的人才能揽上生意。

做“大背兜”这行业里也有学问,聪明的、眼疾手快的、嘴巴甜的、主动出击的生意就好,守株待兔是混不下去的。在一起找业务,就会产生一个头儿,这人通常会包揽大活儿,底下十几个人跟着他混,形成一个团队,战斗力当然比几个游勇强得多。我们武隆也有“女背兜”,那个女人高大健硕,曾给我家装房时背过河沙水泥,我见识过她的力气,能背三袋水泥,那可是三百斤呢,一般的健壮男人都甘拜下风。那个女人也是个“背兜”头儿,据说她已背出了三套房子来,与那些好吃懒做的女人想比,她就是神。虽说没有文化,但她背出了自信,背出了刚强,这种愚公精神、背篓精神是很令人钦佩的。

背篓种类

背篓是渝东南地区的一道独特风景,更是一种文化,是这一地区人们千百年来生活的智慧产物。背篓是平常劳作工具,与苗土人家的生活紧密相随。我们的背篓精巧多样,风格各异,其用途也不尽相同,先人们根据生活的需要发明了很多种类的背篓。背孩子用“巴笼背篓”,背水用“水背篓”,赶场用“花背篓”,打猪草用“粗背篓”,收粮食用“密背篓”,上山砍柴用“背架子”……。有的背篓小巧玲珑,蔑丝细腻,图案别致,花纹精妙,有的背篓表面粗糙,结实耐用,又细分为大背兜、小背兜,圆背兜、扁背兜,大花篮、小花篮,粗背、密背,大篾背、五斗背……似乎这里的人天生就会背背篓,这里的篾匠天生就能编出各式各样的背篓。

身背“板背篓”长途跋涉“背脚子”也称背老二,是苗家土家男人的专利。他们往往早晨天没亮就出发,一直忙到深夜才能歇息。把山里大捆大捆的特产背出去,把山外大箱大箱的百货背进来。在武隆乌江沿岸的几大盐镇上,到处都是“背脚子”,大多数是从贵州道真、务川、正安过来背盐的,装盐的背篓都是喇叭口,尖屁股的大密背,一般与打杵相伴,常言道:“背不离篓,篓不离杵”,打杵是“丁”字形的木架,行走是当拐杖用,累了就把打杵往背篓底下一放,就此歇息。民国时期的江口镇,商贾云集,是黔渝要塞,交通要道,这里也是贵州九府百姓吃盐经商的大道,所有货物都从这里运入,故有称盐江口、金江口、小天津的美称。贵州到江口背盐的人就络绎不绝,那盐道上的背老二们唱着盐歌,喊着号子,穿行在崇山峻岭、乱石荆丛里,长长的队伍向大山深处逶迤而去,那是何等的辛酸,那是何等的悲壮。

身背“花背篓”去赶场是苗家土家女人的乐事。花背篓算是女人的装饰,相当于现在女人手里的提包挎包。婆姨婶娘们一大早就把自己的花背篮擦洗干净,有时还在背兜口上缝一圈花布或把背须包上漂亮的布条,再把准备好的土货山货,诸如鸡蛋、鸭蛋、花生、栗子、黄豆、茶叶、麻绳、苕粉、小米、酥食、大脚菌以及各类蔬果等装满背篓,到了集市上再摆出来,谁的背篓花哨,顾客就多,看那一溜溜、一排排的背篓列在两旁,女人们和买主们讨价还价,那场面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姑娘们背的花背篓那简直就是工艺品,各家的女孩子都要请最好的篾匠师傅精心编织“花背篓”(又称“茶背篓”)。“花背篓”小巧玲珑,篾丝细腻,造型别致,取上好的精竹,用上好的漆料,在背篓上漆出图案,是女孩们炫美的品牌。背着精美的花背篓去赶集,是姑娘们最自豪的事,背篓里装着香料、梳子、镜子、衣服、手帕或是一些零食,再在背篓沿上系上一条彩丝巾,从街上飘逸而过,那可是万众瞩目,迷倒一大片呀!

背篓爱情

在武隆,爱情是用背篓背出来的,婚姻是在背篓里腾出来的。

山里的男孩女孩从小就与背篓为伴,打猪草背背篓,放牛砍柴也背篓,山间游玩,水中嬉戏,洗衣服都要背背篓,一起游玩一起嬉戏,一起采药一起摘果,我帮你背,你帮我背,背篓与背篓之间的碰撞,就产生了爱情的火花。

在彭水武隆一带,婚姻是用背篓背运的。只要女方来看了地势,答应了亲事之后,男方就要背三年,春节、端午、中秋是必走的节气,也叫三回九转,男方小伙子就得把米、酒、肉、面、糖、衣物在每个节气到来时,背到老丈人家,过完节,丈母娘就会在背篓里放上酥食、糖果,姑娘就把自己缝制的鞋垫、布鞋、围巾之类的东西也放回背篓里。回到家,男方的亲人一翻背兜,就知道女方喜不喜欢这个姑爷了。我们江口这一带结媳妇就得背背兜,说新郎倌请你去“背背兜”,大喜,当然就是请你去过礼了。到女方接亲时,最壮观的就是背兜队伍,旁人就会数去了多少个背兜,背兜越多就说明男方家越殷实。旧时,不像现在这样直接给现金彩礼,而都是面、糖、酒、肉之类,更多是为添香回敬的客礼。第二天早上出亲时,押礼先生把背兜集中一块重新分配,哪些背被条,哪些背粮食,把女方的奁礼全部背走,背兜越多说明女方嫁妆越多。此时都要多一个背兜,是新娘子请自己未出嫁的表堂妹或闺蜜,把自己精心编制的花背篓,里面装上红扇、麻糖,背到夫家去,寓意同甘共苦,生活幸福美满。

婚后,爱情的结晶一出来,外婆就会送来“巴笼背兜”,我们这里的孩子儿时都是在背篓里长大的,有时一个“巴笼背兜”背了老大,背老二,背了老二,背老三。因此,山里的人从小就对背篓有深厚的感情,著名歌星宋祖英的成名曲《小背篓》唱的就是这种背篓情。婚后的日子长着呢,柴米油盐酱醋茶,衣食住行医学保,都得面对,生活离不开背篓,致富离不开背篓。是背篓背出了爱情,是背篓承载着生命的延续。

背篓从远古洪荒一路走来,历经沧海桑田,它见证了大山儿女战胜自然,抗争命运风雨历程,也炼就了山里人的坚韧执著、豁达包容的背篓精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