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只要有智慧和慈悲苦难终将过去宁静自会到达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去吴哥回来已经很久了,而那个微笑却总是在大脑浮现,像莲花一样饱满,又似涟漪般层层荡漾开去……

位于吴哥中心位置的巴戎庙,远处看仿佛密林深处长出的一丛丛石笋,苔藓斑驳,密密地相互叠印环绕。通往塔顶的陡直石梯,角度在七十五度左右,需要手脚并用才能攀爬上去。在这个仅能并列两人上下的狭路上,有着不同肤色不同国度的游人汇成上下两股人流,参观吴哥神庙,必须走一段壁立般的朝圣之路,我猜想这应该是设计者用来考量朝圣者的虔诚和勇气的吧。

54座石塔并肩构成的巴戎庙,群塔的半腰被一个平缓的环道连为平地,这里一个门套着另一个门,一个门没过完,眼前会出现好几道相似的门,让人转身就不辨来路。抬头望去,每一座石塔顶一朵巨大的莲花,塔的四面分别雕有巨大的佛陀头面。在这些丰满的脸庞上,匀称地放着高棉人淳厚的嘴唇和肥大坚挺的鼻梁。清晰的唇线在嘴角微微上翘,勾勒出一抹难以尽释的微笑。强烈的日照下,站在门框的这边,可以透过一段暗房般的石塔内室,看见另一个门框里微笑的佛陀,这个视觉意境的构造,是角度感和空间感与禅意的绝妙印合,让人有出门即佛的幻象。世界很安静,此时,你的听觉和视线只有干净的阳光和静默的佛像,画框里的佛陀垂眉闭眼,宁静温和,你只要凝视片刻,心里的尘埃定会悄然脱落。

我惊诧这些含蓄而又自我的微笑。

这个微笑,面部舒展,眼眉低垂,只有那微微挑起的嘴角可以看到一抹与外界无关的浅笑,似乎藏着些喜悦,也藏着点悲苦,让人难测深浅。

巴戎庙是柬埔寨吴哥王朝最著名的统治者之一(1181年—约1219年)阇耶达摩七世修建的神庙。阇耶跋摩七世,一位柬埔寨历史上颇具传奇色彩的国王。一生曾有三次做国王的机会,前两次都被他放弃。在他年近六十时,外敌入侵,国土沦丧,举国上下,生灵涂炭,不得不登上王台的他,被称为银发国王。

在阇耶跋摩七世执政时期,举国上下由印度教改信大乘佛教,信仰的移位改变了永无休止的两种力量的争斗与较量,巴戎庙以莲花和微笑的佛面昭示佛界思想。塔的下层外围1200米的浅浮雕,刻有约11000余个人物故事,有送夫从军,杀猪过年,产婆接生,闻香吹火,杂耍斗鸡,海上征战,甚至有南宋商人经商的情节,丰富而生动,这些刻画高棉人平民生活的喜怒哀乐和惨烈的战争场面在元朝使者周达观撰写的《真腊风土记》一书中可以找到佐证。市井图的上面则是一个个仙女在盛开的莲花上舞蹈,而塔的顶端则是顶着硕大莲花向着四方微笑的佛面。

这个微笑成为高棉的符号,这个微笑让世界动容。

阇耶跋摩七世既有帝王的谋略与胆识,也有上求菩提下渡众生的超凡夙愿。他将真腊王国由一个破败之国发展成为一个统辖54个省的强大帝国,这便是54座塔顶的注脚。阇耶跋摩七世有一种人神一体的力量,他的王朝曾经拥有今天的越南,泰国,缅甸,辽国等大片东南亚疆土。这个经历了王朝战乱国土沦丧后把国运推向历史高潮的君主,似乎对世相有着深刻的洞穿。“他用自己的王权把国家安放在一个微笑里,把一个复杂的文化归于一个简单的微笑”——先后探访吴哥十四次之多的台湾学者蒋勋先生对阇耶达摩七世的评价令人信服。开疆扩土,惠及民生,阇耶跋摩七世执政期间对于民生有着深刻的关注和悲悯,他建立众多国家医院,推行全民免费医疗,现在保存的吴哥涅槃寺即是当时建造的医院之一。在谈到民生问题的时候,当今的柬埔寨人也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这位明君的崇拜。

传说巴戎庙上微笑的佛陀,是阇耶跋摩自己的塑像。淡泊、宁静、包容与恒远,刻写在每一尊佛面那微闭的眼睛和浅浅的微笑上,它们好似经历了最艰难的人生,知晓人间最深刻的哲理。阇耶跋摩七世走下神坛留给世界的不是他的王权,而是这个微笑,虽然,他缔造的200多尊”高棉的微笑”,曾因后来的王朝遗弃而被莽林阴翳,虽然,真腊王朝灿烂的文化曾一度走入蛮荒,400年后,当这些微笑重见天日,它们还是那么干净纯粹,还是那么从容淡定。

在吴哥,看这些不会说话的石头,就是在看一部无字的史书。辗转于巴戎庙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佛面之中,我被一种善意的微笑团团包围,一股穿透人心的力量霎时震撼着我的内心。尽管几乎一统整个东南亚的真腊王国的后世曾被入侵者灭绝,尽管经历不堪内乱的柬埔寨人民还有很长的康复之路要走,然而,这个微笑总是在无声地告诉人们,人只要有智慧和慈悲,苦难终将过去,宁静自会到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