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已经烙进记忆的屏幕 成为永恒的照片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从颤动的吊桥走进寨子。有点特别,就以“寨沙吊桥”四个别致的大字为背景拍了几张照片。

东沙村隶属于贵州省铜仁市江口县,位于世界自然遗产地范静山脚下,距范静景区大门三公里,毗邻大金佛寺。发源于山北麓的太平河,在寨子前流过,江边古树参天,寨子后青山环绕,侗族民居星罗棋布其中,或隐于青竹之中,或盘踞于清溪两岸,或独在茂林花丛中。它与神奇而宁静的范静山融为一体,构成了一幅广阔而美丽的画卷。

侗族历史悠久,民风淳朴,是从古代百越发展而来的。春秋时属楚越地,秦黔中,汉武陵,唐宋时属“董熙”。形成一个民族,是在隋唐时期,唐朝在这里设置郡县,任命地方酋长为刺史。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侗族人民遭受了无数的苦难和灾难,正如民歌所证明的那样:“提起旧社会,两眼泪汪汪,饥馑盗匪相加,尸骨堆积成山。”

解放后,侗族人民当家作主,走上了和平繁荣的康庄大道。特别是进入新时代后,侗族人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江口县对扎沙洞村进行了统一规划设计,家家户户都建起了绿色庭院景观,成为范静山风景区的组成部分。以其独特的民族风情,吸引了南来北往的游客,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当我们的旅行团来到寨沙洞村时,已是夜晚,宝塔形的十八层鼓楼灯火辉煌,金碧辉煌,光彩夺目!远看如幻境,近游如天堂,来自中西部各地的作家们不禁唏嘘不已,瞠目结舌。

还没踏进寨子大门,就闻到了酒香。寨子门前的红木长桌上摆着精美的瓷酒碗,里面盛满了酒。进入寨子的远方来客,必须连干三碗,才能进入寨子。几乎所有的少数民族地区都有向客人敬酒的习惯。在罗马,我们入乡随俗,一碗接一碗地干。还好是米酒,香甜,不醉人。

鼓楼下的火塘已经点燃,被冷雨淋湿的身体很快暖和起来。接着,董家的“长桌宴”就铺开了,六人一桌,六菜一汤。作家们自告奋勇地组合起来,围坐在桌前,大吃一顿。我的邻居是四川著名的散文家杨宪萍先生。他的家乡是蒙古族聚集的巴丹吉林。每当有客人来,就会被领到一个巨大的蒙古包里,端上沸腾的奶茶、美味的烤全羊、马奶酒供客人享用。“五十六个民族的五十六朵花”,各民族的风俗习惯各不相同,多姿多彩,但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有能歌善舞的民间艺人。它们的歌声比云雀和画眉更美,它们的舞蹈比孔雀和天鹅更优雅。

酒足饭饱之后,精彩的“醉美董恋月上村沙”文艺演出开始了!虽然我在舞台上看过《宋东》等侗族村寨的节目,但坐在侗族村寨里看当地侗族家庭的表演还是第一次。这是一场自编自演的小晚会,每个节目都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看着很过瘾!特别是有一个节目,表现的是男女之间的爱情,但是不落俗套,有声有色,很有味道。悠扬的歌声依然回荡在我的耳边,机智的表演一直浮现在我的眼前:主角是一个帅气但不熟练的小伙子,最后被姑娘们淘汰了。然而几个专一的男青年却得到了大团圆的结局,娶了自己喜欢女人,走进了花丛深处,互相倾诉。

演出结束后,最棒的“篝火晚会”开始了。我七十多岁了,知道腿脚不灵活,就躲在火塘边取暖。后来看到文艺朋友加入狂欢队伍,围着燃烧的篝火跳舞,被热烈的情绪感染,我不由自主地加入了欢乐的海洋,围着篝火跳起来沸腾了...舞蹈是身体的语言,是灵魂的呼唤。自古以来,人类就用舞蹈来释放激情,表达爱意,舞蹈伴随着人类直到今天。如果没有舞蹈和歌唱,生活将会多么乏味,世界将会多么苍白和孤独!

跳着跳着,一幕幕舞蹈和篝火相关的事件浮现在脑海,仿佛穿越了岁月的隧道,回到了青葱岁月...第一次看到“篝火晚会”是半个世纪前,我随青海社教工作组来到道塘河,被一匹老马驮到一顶黑色牛毛帐篷里。这个奇怪的“房子”有点浪漫的味道,但是下雨的时候,一点浪漫的感觉都没有。小帐篷变成了泽国,“外面下雨,里面下雨,外面不倒,里面滴答”。

当然,草原上也有美丽的季节。农历五月,沉睡了八个多月的草原苏醒。小草悄悄绿了,野花偷偷开了,河水喷了...藏獒在草地上奔跑,牛羊在山坡上自得其乐。晚上,无拘无束的“锅村”在篝火旁跳起,砍手踢腿,弯腰抬腿,动作简单有力,富有节奏感。在跳“郭庄”的过程中,我和藏族同胞更亲近了,消除了语言障碍,从此像一家人一样...

1992年初春,我第二次参加了篝火晚会。它位于世界闻名的石林所在地——撒尼人的故乡云南路南,也是电影《阿诗玛》的拍摄地。参加中国艺术节的数千名嘉宾围成一圈,跳起了撒尼人的舞蹈。场面热烈,气势磅礴,真是难得!值得庆幸的是,在我年近半百的时候,我开始扮演这个角色,在没有任何老师的情况下,跳着撒尼人的《一个Xi跳到月亮上》,直到星星和月亮在西方落下,我还意犹未尽。

第三次难忘的“篝火晚会”在美丽的泸沽湖举行,这是当地摩梭青年最喜欢的娱乐活动。领头的小伙子吹短笛,响应而来的舞者排成一圈,在音乐的伴奏下载歌载舞。如果找到合适的人,男青年们会把事先准备好的手镯戴在女孩的手腕上,但如果女孩无意,就不会接受。凡是双方愿意的,都会继续交往下去,直到发展成“阿夏”关系(即情人)。那天晚上,不知道是谁耍了我,偷偷在我手腕上溜了一个红豆镯子,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此后,我在大厂古镇、石柱黄水、无锡红池坝等地参加过小型“篝火晚会”,留下了一路的花和云。也许,沙寨侗寨的这个“篝火晚会”不是最大的,但也很难复制!这一幕已经烙进记忆的屏幕,成为永恒的照片...时间越久,在我心里就越清晰越明亮,就越梦幻越华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