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别离都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逢做的准备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晚自习,寂静。
楼上突然传来杂乱的挪动凳子的声音,接着是脚步声、掌声、歌声,蓦然想起,最后一个晚自习,孩子们在送别他们的语文老师,我们亲爱的小洁。
心跟着乱了,在小洁还没有离开的时候起了对小洁的思念

初见小洁,大约是在五六年前吧!去听小洁讲课,一首词,忘了内容,只记得那个高高瘦瘦的女孩子,藏青色的西装,上衣合身,下衣舒展,正显出她颀长挺拔的身材。彼时的小洁,大学毕业不久,担任班主任,听说很是尽职尽责。初次见面,印象不错。
然后,和小洁在了一个年级,一个办公室,见证了她的爱情。小洁恋爱了,对象是奇奇,外形和小洁正相反,低低胖胖的,和高高瘦瘦的小洁站在一起竟然很搭。奇奇爱笑,嘴甜,天天来办公室,坐一会儿,问几句话,送一点小零食,约一顿晚饭……两个恋爱的人儿把寻常的日子谈的热热闹闹。而我们都明明白白看到了奇奇眼里浓浓的爱和沉浸在爱情里的小洁的幸福
自然而然的,嫁给了爱情的小洁结婚了。
在这一段时间里,了解了小洁。

那是个质朴的姑娘,不穿花花绿绿的衣服,不戴金光闪闪的首饰,不涂抹香喷喷的脂粉,不奢望别人光鲜亮丽的生活,安安静静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挣钱,买房,买车,一点点经营的生活一节节高。
那是个实在的姑娘,说话不浮夸,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办事不焦躁,慢条斯理,稳妥得当。别人的生活花红柳绿,小洁的日子踏踏实实;别人的日子热火朝天,小洁的生活别有一番宁静安和。我喜欢那样的小洁,让人心里踏实。
工作上,小洁更是没得说。我不了解她当班主任的情形,但作为和小洁同办公室的语文老师,我有些自惭形秽。小洁极少请假,总是早来晚走;小洁备课认真,课本上红红蓝蓝的字密密麻麻;小洁辅导尽心,办公桌上作业本摞得最高,批得最细,来背课文的学生站的最多,成绩自然也是出类拔萃……小洁是深受学生喜欢的老师啊!
小洁去读研了,小洁去生宝宝了,这是我们和小洁第一次别离。小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去享受为人母的幸福,这别离便少了许多的悲伤与不舍。于是,我们还没有享受别离后的思念,小洁又回来了!
研究生小洁回来了,内秀的东西在外表上并不显山露水。
妈妈小洁回来了!首先是胖了,据说那套西装穿不上了;然后是更招人喜欢了,比以前多了成熟的母性的光辉,谈起她的凡凡,眼睛里熠熠发光;忙碌的小洁更能干了,工作井井有条,日子有条不紊。
不过,小洁太朴素了,太不注重自己的穿衣打扮了,以至于学校门房师傅多次把她当做学生盯住问话,我们笑謔说,依旧年轻,依旧年轻。我们总是劝说小洁臭美些,可小洁依然故我地朴素着,没办法。这样的小洁我们都喜欢着。
一七年毕业,我给办公室的姑娘们都写了文字,却没有小洁的,那时候觉得小洁除了质朴,除了工作,好像没有值得写的,现在看来,彼时的我,浅陋啊!
(左一小洁)
不过,不写小洁,是因为不会和小洁分开,我们在新年级又混到一起了,又成了一个战壕里摸爬滚打的姐妹了。这不,又是两年的姐妹情谊。
这次,离别又来,小洁要去生二宝了!天天在一起,看着小洁的肚子一天天鼓起来,我们嘴里说着别离,可别离从来没有走进心里,仿佛我们永远不会分开一样。说小洁离开,必定说到再回来;说小洁回待产育儿,必定憧憬说不准的山不转水转,小洁没准还会回来这个年级;说小洁请假,必定说我们去看她和她的俩宝儿,说到我们约见面,约聚餐……所以,我们从来没有把别离放在心里,提上日程。
楼上杂塌的脚步声,是孩子们去拥抱小洁了吧,可别挤着她;又是热烈的掌声,不定小洁给他们说了什么让孩子们高兴的话了,那可是总是快快乐乐的小洁啊;慷慨激昂的说话声,是在给小洁表扬节目吧,小洁肯定乐得合不拢嘴了……“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李叔同的《送别》,我忽然就有些泪目了,想跑上楼去,也抱一抱小洁。
我们的群里因为这歌声乱了。猜测小洁有没有哭,笑说小洁还要来补课,调侃薇薇的送别该是什么样,薛薛给小洁写了诗,她得有多么喜欢她这个“同桌”呀!晓丽的祝福来了,薇薇的不舍来了,写给薇薇的诗竟然也来了!
明天还有监考,明天小洁还会来,没准补课也要来;薇薇也是一样的。
说什么别离,所有的别离都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逢做的准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