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从这沉默中隐约感觉到他也疯了 如同他那两个弟弟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至今我们仍能清晰地记起那个清晨,1993年10月8日,他突然现身于门外,披着黎明的光轻声宣布自己的职业:“我要成为一个诗人,”起初我以为这不过是句玩笑话,试想,才十八岁的他怎么可能自作主张地选择职业?更重要的是,诗人一度是我们梦里最具有光环的职业,即便使用最伟大的词也无法描绘出它的神圣。从那天起,他拒绝读书,也拒绝任何令他不耻的职业,背起行囊,消逝于我们的视线之外。就在他离家出走后的第三年,他家拆迁了,搬到三百米外新建的小区,明窗净几,阳台上还种着一株四季都散发香气的茉莉花。
事后证明,他的离去或者是桩好事,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祸福,他的两位兄弟在父母的监督下愈发努力地读书,先后患上了抑郁症,其中之一于2000年千禧之夜从五楼一跃而下,凝固于刹那。2003年春节刚过,另一个突然在教室大嚷大叫,撕坏课本,脱掉鞋子,摔碎近视眼镜,赤足走进飘雪的街巷,任谁都拦不住,我们不得不把他送进萧镇精神病院。两个孩子遭遇到不测,不能不令他们的父母回想起他,满脸泪痕,咒骂他没给两个弟弟做出榜样,叹息宿命,由此他们的父母陷入无休无止的颓唐,再也打不起精神整理家务,自他消逝于我们的世界后,十余年间我们八次光顾他家,他家一次比一次地没落,到处都是灰尘,到处都是尿骚味儿,到处都是霉味,食物变了质,蚂蚁筑了巢,和蟑螂争夺地盘,那株茉莉花也早已枯死,上面趴着一只大蜘蛛,蛛网上还挂着三两具随风飘荡的苍蝇的尸骸。2014年10月,最为干燥的一天,黄昏时分,晚霞红彤彤地披挂在半空,一群麻雀栖息于低矮的杨树枝头叽叽喳喳,我们第九次前去拜访他家,骤然发现一个乞丐披头散发蹲在街边,曲曲着眼睛,比比划划,呜咽地冲我们喊叫。我们走近,依稀分辨出他的模样:经过岁月凿刻,他脸上失去了青年时期熠熠的光泽,多了几分沧桑。原来是他回来了。他告诉我们,他走出了X城地区,走出了冬季凛冽的东北,走遍了黄河流域,大江南北,最终突然想家了,于是从千里之外迢迢地赶了回来,想要呼吸一下家的空气,品尝一下家的味道。“我是一位诗人,灵魂高贵着咧!”他讲。然而当我们问起他的诗作,他眨下眼睛,沉默下去。于是,我们从这沉默中隐约感觉到他也疯了,如同他那两个弟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