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之后我们仍心有余悸 无法将他从我们的记忆抹掉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我们永远不可能了解到事情的全部,我们也不可能做到全知全能,许多事情的发生都令我们出乎意外,比如他的失踪。那天,我们坐在同一辆车上,原谅我是个车盲,说不上车的牌子与型号,我只知道我们坐的是辆六座商务车,他正玩着手机。不,他一直在玩手机,一款类似于侠盗飞车的游戏。几年前,他还醉心王者荣耀,喜欢鲁班七号。据说,他是那款游戏的金牌玩家,极少有哪个玩家能出其右。他不止一次地感慨,人生若如游戏就好了,那样他就是最出色的玩家,世间最伟大的传奇人物,没有之一。他的感慨令我们联想到桃花源和茵纳斯弗利岛,以及公元五世纪那些遁入空门的贵胄子弟,痴迷于佛法、三次舍身出家却最终在惊吓中饥渴而亡的梁武帝注1,南朝四百八十寺也不能阻止他嗬嗬地归于永恒与黑暗。说实话虽然我们联想到这些,却从没想到过他也会在我们眼前消逝,如同一滴水被骤然蒸发,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当时车行驶在高速上,我们正聊着蜜蜡和琥珀,对大自然的鬼斧与造化惊叹不已——一只蚊子,蜻蜓,蜘蛛,苍蝇,或者其它刚要振翅的昆虫被松树的眼泪包裹,经过亿万年的地壳运动,将温暖的阳光存储进瞬间的死亡与记忆之中,形成令人爱不释手的橘色化石。“如果植物如侏罗纪一样庞大,或者人类如昆虫一样渺小,假以时日我们也会成为化石,被其他更高级的智慧生物发现,制做成手工艺品挂在脖子上,”不知谁说了句。我们清晰地记得,就在这句话话音未落时,他还在低头玩手机,轻声嚷了句什么。瞬息之间,他就无声无息地消逝在我们眼前,消逝在空气里,六座商务车局促的空间,只不过我们谁也不曾注意,还以为那是一种错觉,漫长旅途中常常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错觉,伴随着疲倦与困乏。接着我们看到他落在座垫上的手机,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不约而同地望向手机。果真,他成了机中人,隔着屏幕,印度兵般轮换地端起一把又一把万国牌武器一逞英雄。我们慌忙按下按键,熄灭屏幕,将他与我们的世界隔离。或许我们应该把他召唤出来,那样就不至于后来被警察反复询问,但是当时我们都慌了,乱了手脚,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们甚至以为这是一场侵袭灵魂的梦境。醒悟之末我们不寒而栗,十九分钟后车终于停在服务站,我们呆坐在车里,谁都没动弹,谁也不敢动,更没有谁去碰触丢在座垫上的手机。四十分钟后,它被扔出了车窗外。多年之后我们仍心有余悸,始终无法将他从我们的记忆抹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