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的味道渐行渐远 将成为岁月中的老黄历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工农村是德阳除了凹街,另一个耐人寻味的地名。城市扩容以前,这里的夜市和地摊自成一派,给天南海北的居民生活带来便捷同时,也给我找到了在德阳逛夜市的味道和热闹。

工农村前身叫“白衣庵”,原址除了一个寺庙外,是德阳县城南与八角两个公社、乡镇的结合部地带,川陕老公路穿境而过,绵远河自东面流淌,周边全是川西平原大坝的万顷良田。1958年,三线建设一声号角,国家大跃进的战鼓擂响,建工部第一工程局3万余人从东北富拉尔基经“八千里路云和月”南下来到德阳,开始在德阳安营扎寨、奋斗创业的峥嵘岁月,“二重”“东电”在广袤宽阔的德阳城南白衣庵的黑土地上安生立足,南来北往、亦工、亦农、亦商的人多了,白衣庵被正式命名为“工农村”这么个颇富“移民”特色的名字

工农村场镇,从沱江路比邻由北向南从云峰街延伸,东西方向以金山街为轴,从泰山南路拉通至岷山路,金山街的夜市和地摊呈十字型四通八达。当时的场镇除了建一局的生活区有局部的红砖青瓦三层楼外,其它都是低矮破旧的民房居多,斑驳的灰墙,古旧的断垣,不少缺玻璃的残窗还是用纸皮糊上的;低矮的房舍,灰黑的瓦檐,老旧的瓦筒爬满了青苔,泛着青绿,不知哪里飞来的种子,随意在人家的墙头和瓦楞上肆意生长;简陋的小食店,落寞地分布在街道的两边,炊烟袅袅升起,鸡蹦鸭跳,鸡鸣狗吠声不时传入耳中。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工农村的低棚陋户开始改造,隔三差五,就会见到墙上一个大大的“拆”字,能拆的都拆了,道路街道扩建,夜市一夜之间悄然升起。金山街从东向西是清一色简易的木棚摊贩,而云峰街则由北向南是五花八门的地摊,日杂百货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形成了从美食到文具、从奶茶店到录像厅的繁华景象。工农村成为一个生活门类齐全的不眠夜市,白天黑夜人头攒动,附近的居民见缝插针到地摊“掏宝”。街头巷尾密集地摆置了大型垃圾铁桶,一天未完,垃圾已经满载溢泻了。

我家和工农村不足千米的距离,作为“德漂一族”,茶余饭后,总爱到夜市去逛逛。夏天口渴了出门买块冰糕,周末在报摊上买份报纸,到李大娘茶馆掏5毛钱泡杯花茶,听老乡天上地下摆龙门阵,享受慢时光的洗礼,顿觉世间一切如此宁静,如此祥和。兴致起时,可选择在市井味道的苍蝇馆子,用土碗干上两杯对脾胃的散酒,又或者干脆就在这条洋溢世俗味的老街上瞎逛,看赤裸上身搬运的工人,触摸贴身贴肉的街坊街里的感性,看披星戴月为生计忙碌的小商小贩,听那讨价还价的吆喝声。

城市还在马不停蹄往前奔走,如今的工农村早已脱去了乡土气息浓厚的外套,换上了靓丽的新衣。高层建筑如雨后春笋,远远超越了工农村的原规模界线,以建大家园为核心、四川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和建筑工程学院为两翼的校园经济圈,让昔日荒芜的农田坐地起价、寸土寸金。零距离贴近它,你会感到一股沸腾的血液流淌在这座蓬勃的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地标性建筑、蜿蜒的车尽收眼底,“舌尖上的工农村”“好吃一条街”,可以和文庙特色小吃一条街相媲美。夜幕降临,灯火阑珊,酒吧不时传来的音乐声,时而高亢,时而低婉,如梦幻般摩挲着城乡结合部的夜空,也为很多人抖落了一身的伤感和疲惫。五湖四海的陌生人,举杯畅饮,只求共醉;咖啡馆、洋酒吧成了夜生活休闲娱乐的新宠。

如今的工农村,已经不再是一个村,成了德阳城市延伸扩容的黄金地段,云峰街的地摊也华丽转身成了一片整齐划一的商铺,城市街道几乎一模一样,就像是穿同样衣服的一群人,接受八方宾客的检阅。金山街正在打围施工,看上去又有大动作,未来一个业态更为丰富、文化更加多元的夜市,将给消费者带来随心所欲的选择。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形容工农村的变迁,我只能说,工农村的商业味、城市化进程越来越浓了,而“农”的味道渐行渐远,将成为岁月中的老黄历,翻篇成为历史的印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