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瓜果飘香的季节 我就想起伴我度过童年快乐时光的爷爷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我爷爷出生在1913年,他经历了苦难的童年和青少年。令人欣慰的是,他的晚年是幸福安逸的。记忆中爷爷高高的个子,棱角分明的脸上永远挂着慈祥微笑。勤劳善良、知足乐观,一直伴随着他一生。
爷爷小时候家里很穷,十七岁时他的父亲就去世了,扔下了爷爷和他母亲带着五个弟妹艰难度日,爷爷十八岁那年他母亲又改嫁远走他乡了。那时爷爷已经娶了我的奶奶,爷爷和我奶奶带着三个弟弟、两个妹妹艰难度日。一家7口人的生活重担全压在18岁的爷爷、20岁的奶奶身上。这副担当让两个大孩子担着,何等的艰难!
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活,爷爷做过渔夫、卖过小百货。在30年代,小贩就是挑个货郎挑子,走村串户卖些针头线脑的日杂用品,挣点小钱养活弟妹,后来我大姑妈出生了,家里的负担更重了,爷爷把他的二弟弟也就是我的二爷爷送去部队当兵,把他的三弟也就是我的三爷爷送去给当地富户人家放牛。
每每爷爷说起他们时都心存愧疚,他说那个时候家里太穷了,饭都吃不饱!把他们送出去能吃饱饭,不至于饿死,能度活他们的命啊!爷爷每每说起这些,总是一脸的伤感
今年春节我去看望二爷爷的时候,我提起爷爷送他去部队参军的事,我说:“二爷爷,爷爷一直都觉得对不起您,说您十几岁的时候就把你送去当兵了。”二爷爷笑呵呵地说:“我要感谢大哥当年送我去部队当兵哦!因为家里穷,我没有念过一天书,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参军到了部队,部队里教我们读书写字、行军打仗,锻炼出了刚强的意志和健康的体魄,学会了做人的道理。我真的要谢谢我的大哥啊!”二爷爷脸上皱纹都笑开了花。

爷爷体有残疾,他的左胳膊一直拖着不能活动。记得我十岁左右时的一个初夏傍晚,我们一家在院子里吃晚饭,爷爷每天吃晚饭都要和奶奶喝两杯小酒,爷爷用他的右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然后把酒杯放下,又拿右手拿筷子吃了一口菜,如此反复着,他的左手始终不动,而且他的左胳膊一直拖着,五个手指头也是卷曲着不能伸开。我一直很好奇,今天我鼓起勇气,用手摸摸爷爷的左手,轻轻的问了一句:“爷爷,您的左手怎么不动啊!我们都是左手端碗右手拿筷子,您的左手怎么了?”我问了这句话饭桌上没有人说话,爸爸妈妈都不说话,爷爷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酒,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这时奶奶说:“被土匪强盗打的。”
“土匪强盗是多么可恶的人啊!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和爷爷连在一起呢?”我很惊讶地问。奶奶给我讲了一故事
爷爷24岁那年,大姑妈才几个月,一天夜里,三个蒙面强盗突然闯进家里,其中还有一个扛着一把枪,他们不问青红皂白把爷爷捆个结实,恶狠狠地说:“把你家的钱都交出来!”爷爷说:“我们穷人家哪里有钱,连明天早上下锅米都没有!”。
爷爷刚说完,抱枪的土匪用枪托狠狠地砸向爷爷的胸口说:“不交出钱和粮打死你们全家!”爷爷看着这些凶神恶煞的强盗只好用了缓兵之计说:“你们把我放开我拿钱给你们,反正我也跑不了,你们三个人又拿着枪。”强盗们见爷爷说得有道理就松开了他,爷爷在家里东摸摸西找找,他心里有数啊,家里哪有钱啊,一个强盗拿着枪指着爷爷说:“别磨磨唧唧的,赶紧把钱拿出来,敢耍花招一枪打碎你的脑壳。”好在爷爷当年也是个身高力壮的人,趁那个抱枪的土匪不注意,把那家伙打倒在地,缴了他的枪撒腿就跑,爷爷哪里见过枪啊!跑了一百米左右竟然把枪扔了,一个强盗追上来捡起枪,砰!砰!砰!朝爷爷连开三枪,随着三声枪响爷爷倒在血泊之中。三个强盗看出了人命,都跑了。奶奶说:当时我都被吓傻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半夜三更的,那时候人烟稀少,四周都没有人家,喊了半天也没有人来救助,而且当时在社会混乱、人人自危的年代了,是没有人管这等闲事的,奶奶连夜背起了大姑妈赶了几里路去找爷爷拜把子的大哥,爷爷的大哥用牛车把爷爷拉回家找医生医治。不幸中的万幸,当时强盗朝着爷爷打了三枪,两枪打空了,一枪打在爷爷的左胳膊的大筋上,打断筋了,血脉不流通了,手臂没有了知觉,左手的五个手指也卷曲残废了。在爷爷的大哥帮助下,爷爷捡回来一条命,从此这条残疾没有知觉的左手伴随了爷爷一生,直到他85岁那年去世。

我当时好奇地问爷爷:“你当时那么穷,强盗怎么还来打劫你这样的穷人呢?”爷爷闷头喝酒不说话。奶奶看着爷爷说:“都是你爷爷年轻时爱光鲜,爱穿戴,一个卖货郎挑的小卖整天穿长袍马褂、头戴礼帽,恨不得把浑身家私都穿在身上,这些蒙面强盗都是本地人,看你爷爷穿戴漂亮,又是个做小生意的,以为很有钱呢,谁知道穷得连下锅米都没有。”我望着眼前的爷爷,思绪一下穿越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一个身穿长衫,头戴礼帽的英俊帅哥,挑了个不符合自己装束的货郎挑在走村串户卖着他的针头线脑。心里不禁有点好笑,爷爷也是个热爱生活的人。
我摸着爷爷的手几乎落泪。爷爷喝了一口酒拍拍我的头说:“都过去了,都过去了,现在不是好了吗?你爸爸妈妈有田种,你们有书读,我和你奶奶还能卖点水果,做点小生意,在房前屋后种点瓜瓜果果的,晚上还能喝点小酒,这样的日子我知足啊!我知足啊!”爷爷望着院子里开满的月月红(蔷薇花)慢慢地说着,我顺着爷爷的目光望去,院子里的月月红开的正是火红,爷爷说:“小如啊,你就出生在这月月红盛开的季节(爷爷说的月月红就是现在的蔷薇),你出生的那天早晨,我们家院子里的月月红全开了。我知道这是爷爷的夸张,却是对我一生的美好祝愿,也是对现有如花般红火生活的感恩。
爷爷虽然是个残疾人,但是丝毫不影响爷爷勤劳致富。在贩卖水果的同时,还在我们房前屋后种满了瓜瓜果果,在那个物质严重匮乏的年代了,爷爷的瓜瓜果果让我们度过了一个快乐富足的童年。
爷爷卖水果的时候,不像现在水果品种繁多,也就是卖一些苹果、梨、香蕉、西瓜之类的,那时候县城北门有个梨园,卖水果的小贩都是去梨园自己摘。摘完梨,我和爷爷拉了满满一车往回走,那是农历八月天,快近中午的时候太阳还是比较晒人的,太阳照得我头晕,脚步也慢了,车也拉不动了,爷爷望着我说:“饿了吧!坚持一会,还有一段路就到县城了,城里鼓楼口有个猫耳饺子店,我们去买碗猫耳饺子(当时爷爷说的猫耳饺子就是现在的馄饨)吃,我们也好歇歇脚!”
冲着有好吃的,我使劲拉着梨车,想早早到猫耳饺子店。中午的11点多我们进了县城鼓楼口一家爷爷说的猫耳饺子店。爷爷向老板买了两碗猫耳饺子,找了个小桌坐在那里等。一阵香味飘过,服务员端上来两碗猫耳饺子。啊!那白色透明的饺皮里包着新鲜红润的猪肉,那包叠的形状,真的像小猫耳朵,静静地卧在油汪汪的汤汁里,汤的上面撒着碧绿的香葱花。我望着这碗猫耳饺子,舍不得下勺。爷爷说:“快吃吧!吃完了我们还要回家浇菜园里的西红柿呢!今天的太阳很大(毒辣),晒了一天的西红柿晚上一定要浇水!”听爷爷这么说,我狼吞虎咽的吃下了这碗猫耳饺子,这碗猫耳饺子(馄饨)是我人生最好的美味记忆。
快到家时,我说:“爷爷,下个星期天我们还来摘梨吗?”爷爷笑眯眯的对我说:“这车梨一个星期怕是卖不完,要到下下个星期了,等下下个星期我梨卖的差不多了,我还带你去摘梨,还去那家店吃猫耳饺子。”爷爷知道我还惦记着那碗猫耳饺子。
爷爷离开我们已经 20个年头了,每到瓜果飘香的季节,我就想起伴我度过童年快乐时光的爷爷!
窗外的阳光甚好,院子里的月月红(蔷薇花)静静地盛开着,我的耳畔仿佛又响起了爷爷熟悉亲切的声音:“小如啊!你就是出生在这月月红盛开的季节,你出生的那天早晨,我们家院子里的月月红全都开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