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桂花再开时 又是怎样一段流香的清秋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深秋,天气清寒、明朗,寒露至,添衣御寒。白日更短,夜晚更长。这个季节里有我的生日,故而,我也就生成了秋一样色彩的生命底蕴,温和而沉静。

九月十二日,重阳节后的三天,似乎是一个好日子,我是这样坚信着的。古人以九为大,九九可归一。记得过去,年少时吧,村庄里总有一些算命先生,眼睛多是盲的,前面总会有一个人以一根木棍牵着算命的。算命先生大概都是微闭着眼的,稍抬着头,看着天似的。他是不需要看路的,前面的人就是他的眼睛,忠实的眼睛。算命先生手里总会拿着铃铛,走几步就摇晃一下,“叮……叮……”,铃声清越悠长,整个的村落都可以听见。那样声音如今想起来也是十分怀旧的,它与那样的岁月是相关的。前几日,我在家中还听到了这样的声响,还是那样的清远,我是忙走到窗前寻声音的源头,却是没有见到,“叮……叮……的声音忽远忽近,环绕在小区的祥和里,也惹我怀旧柔肠有百转。我也算过命,大多都不记得了,就是是什么树什么花之类的旁比。我最在意的算命是那一回的称命。记得那人大概是有一本可以测算命的重量的书,现在想来也许是八卦易经之类的书吧!母亲给我报上生辰八字,寅虎,子时,九月十二日。那人照着书本一算,大赞命贵命重,六两多的命,少见!母亲很高兴,我也是顿觉得自己的不同凡响,命贵如天。也许是吧,这样高贵的气质,我倒是在困窘里也不改其志,眼泪可以在深黑的夜里流尽,太阳升起时,我又是从容果敢地面对自己窘迫的人生。内心涌动着的欢欣,是一份对生命不可遏止的热情简单快乐着,勤俭地生活着。日子如清流,虚室有余闲。烟火温暖,简净度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不是别人的,所以常常是被遗忘。爱人在旁,却遥似天上月,圆缺盈亏,都不过是平常悲欢事。

清晨,闹钟催我醒。天色还未亮,一日的劳作已开始。

炒面,是今早儿子的早餐。从冰箱里拿出炒面用的食材,然后洗几棵小白菜,几棵香菜,拆开乌冬面的袋子清洗一下米粉制成的面条。把蒜子、生姜切成碎末,一切都准备好,就是倒油下锅了。油烟机在呼呼地响着,香油在热锅里也是不胜其欢,把早就切好的肉丝放入锅中,加蒜姜末与豆瓣酱、酱油少许,翻炒拌匀;再倒入面条,手中的锅铲灵动,可以让食材在翻炒的过程中融合烟火里的味道,也是儿子喜欢的味道。最后加入的是蔬菜,稍微炒拌,简易的炒面就已完成。

清晨,也许是清新如晨露,也许是惺忪如早天恹恹的星子。摆在桌上的炒面,儿子默不作声地低头吃着。似乎他也还在睡眠与炒面的香味里徘徊。问他炒面还好吃吗?他低着头,沉沉地说:嗯……

吃过早饭,家中冷清,也就只我一个人清洗着流光里的尘,待到窗明几净,我亦是觉得妥帖。阳光还是那样温润地照着我的流光,远山的光芒,草木的光润,以及这室内的光亮的融融,都是属于这一天最美的景象,我热爱这样的日子。

背着黑色的链条包,去菜场闲逛一圈。冰箱里的菜也都是有的,为自己的生日吧,去选几样自己喜欢的食材,庆祝自己的生日才是重要的事。

梧桐树就站在我日日走过的路旁,有落叶,也不知它有没有盼着见我的热情。总之,我是喜欢梧桐树的。觉得踏着梧桐树的落叶,走在清寂的路上,身后留下的可以是落寞,也可以是孤清的美。梧桐树延伸过去的地方,可以是一点的怀想,也可以有几分的热望,似乎那极远处可以看到春的源头,可以遇见生命里的温情。世事薄凉,人情冷暖。

片片枯黄的叶,载着荒凉,也载着多情。自知当该别,又恐离愁长。

菜场,是烟火的最盛处。喧喧攘攘,都是生命中最值得珍惜的烟火人间

卖香芹菜的大姐,称好以后,总会赠几根葱;千张平时是一块钱一张,今天不是,得拿电子秤去称,显示价格是两块七,那人主动降了两毛钱;卖白菜的老人用的还是杆秤,她称得很认真,还送到我眼前给我看,我看得很敷衍,其实是看不懂那星盘上的奥妙,又担心被坑,假装着自己很懂的样子。每回都喜欢买地摊的农家菜,也每回的假装着。农村的卖菜人其实也是极纯朴的,这样的假装着,也只是不愿自己露怯罢了。

我不是一个好的厨师,所以买菜也是思虑很久,也还是多买自己喜欢的一些食材。陪读家长的职务,也许不是太称职。

路上见到的几乎都是陪读家长,三五成群的,很热闹的样子。我从她们身旁走过,无声无息,就像这渺无踪迹的清冷的风。

在楼梯道旁遇到同住一层楼的老人,短发,花白,眉眼慈祥。她挎着一桶潮好的衣服,拿着棒槌正准备去河边洗衣服。我们停下来聊着。河在小区的外面,隔着一条马路的那边。问她为什么不在水池里洗衣服?她笑着说:在水池里洗衣服还是不习惯。也许是吧,我也记得我们年少时洗衣服的光景来。那样的日子也是很令人眷恋的,有清水,有石埠,有快乐的笑语,还有洗净衣服的喜悦……怀念,怀念……

锅里的半只母鸡在自动慢火炖着,晚餐是鸡汤煮面条,取其长寿意吧!

两个儿子也都忘了我的生日了,待我老时,他们定是都记得的!青春多迷惘,希望他们一切安好

儿子吃过午饭又匆匆地去学校了,我在家里收拾了一会儿,才发现儿子的眼镜还安闲地倒躺在他的书桌上。唉,得去给儿子送眼镜了。又顺便拿了一瓶牛奶,带着钥匙出门了。

中午的阳光还是很晒的,路上有树荫,也有凉风。脚步匆匆,长发飘飘。显得意气风发的样子,却是早已失了求学的路了。羡慕高中的披星戴月的寒窗苦,也羡慕北大燕园的古朴典雅……也许我更该珍惜的是可以这样陪读生活,包括此时去给儿子送眼镜,送牛奶。

园内有来往的身影,空阔的除了园子,还有从这里起航的天高地阔。左边的池塘秋水无波,睡莲还是绿着,鲤鱼的雕像跃出了水面。鲤鱼跳龙门,是多么美好的寓意!

C楼四层,404教室在顶楼的一隅。走廊空空无人,静穆。我向儿子的教室走去,看见他的班主任正从教室走出,还是穿着粉色的衬衫,短发,带着眼镜,温文尔雅的样子。他向这边走来,办公室在这边。我也是热情地打声招呼,询问一下儿子的表现……

高一四班,教室里很安静。儿子在第二排,看到我,他低着头窃笑着从同桌的身后走出,向我走来。接过眼镜与牛奶,就匆匆的走到自己位子上。教室里有一些轻微地笑声,我也温和地回望了那些清纯的笑眼。

下午,浅睡。醒来,窗外有聊天声,还有很响的音乐声。我安静地素笔写文,内心一片的清宁,像是参禅一样。

厨房里飘着鸡汤的香,砂锅还在慢火炖着……

园子里的桂花香过,也落过,中午我回来的时候,又看见绿叶间那满枝苞米粒一样浅绿的花蕾。心想着,当桂花再开时,又是怎样一段流香的清秋!

傍晚降至,他们也将回来。会有惊喜吗,也许吧!不过,夜晚的月一定还是清朗的,缺月将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