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尔斯泰的墓前摆满了前来吊唁的人们献上的红玫瑰和粉牡丹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早就知道俄国的图拉市,早就想去看看托尔斯泰,这位一代文豪。 2001年俄罗斯国庆节,我终于有机会走进了这个令人神往的地方——贾斯纳亚·波利亚纳庄园。

莫斯科以南200公里,离图拉城不远,有一座美丽的庄园——贾斯纳娅·波利亚纳庄园。 Yanaya Polyana原意是森林中美丽的草原。 被称为俄罗斯文化良心的托尔斯泰就住在这个庄园里,所以人们称之为托尔斯泰庄园。

庄园周围是散落的村庄、草地和郁郁葱葱的森林。在庄园的入口处,矗立着两座白色的石塔作为守卫。 一条宽阔的桦树大道直接通向庄园里的房屋。大宅是一排长长的翅膀,屋顶是灰色的,屋檐的飞檐涂成绿色,墙壁是白色的,在绿色的掩映下更加清新耀眼。 入口处有两簇刺李树。白刺梅花盛开,蜜蜂上下飞舞,嗡嗡作响,生机勃勃。 未经主人同意,我们在屋前的花丛中拍照。 门轻轻扣上,才知道主人不在,从窗户里偷窥,却见屋内十分宽敞,有的房间有红木桌椅,但人去楼空,便有一种沧桑凄凉之感。

也许图恩就在庄园深处的那栋小楼里。 于是我们沿着庄园的林荫小道向庄园深处走去。 庄园里长满了又粗又高的槲寄生、榕树和许多果树。 据知情人介绍,如果是秋天来庄园,在果实压枝,满园飘香的时候,可以去果园摘果子,随意吃,但不要带走。 此时青果满枝,未成熟,但漫步在树密草香鸟鸣的树林间,是一种享受。 想到屠格涅夫去图恩家做客,图恩邀请客人郊游,两人带着猎枪去打猎。这很有意义,他们笑着走了一夜,然后回来了。 一个美丽的故事是甜蜜而醉人的。

不知不觉来到了图恩生活写作的小楼。 这是一栋两层楼的白色建筑,回廊蜿蜒,自然大出洋相。 整栋楼占地面积不大,楼顶更像别墅,但并不华丽,温馨简约,正如他。 这里的门还锁着,留下一丝遗憾,但对香椿的崇敬让我久久不能离去。我坐在树荫下的椅子上,静静地凝视着。 图恩就是在这里写出了《安娜·卡列宁》、《战争与和平》等著名作品。也许他太累了,正在午休。 翁没完没了地写作,接待来访者,同时无时无刻不在思考俄国的命运。 五十岁以后,他对生活、道德和现实社会关系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他否认教会和私有财产,但他主张不以暴力对抗邪恶。 他在日记中写道:“我一次又一次地祈祷,痛苦地呼喊,变得迷茫,陷入困境,甚至对此无能为力,但我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的生活。” “这是一代作家真诚而痛苦的呐喊。 翁,你的心还痛吗?你睡得好吗?

我和几个游客在房子前室后面拍照,仔细看了看这栋小楼和楼前楼后的花园。 花园里的蓝色、粉色和红色的花在无声地绽放。 托翁一向爱花,所以在这里修建了英、意、俄等名园。 当他写累了,他会下楼在花园里坐一会儿。 让我们不要打扰卡通,让我们继续参观庄园。

离图恩小楼不远的路边有一块平地。导游停下来,指着绿草覆盖的坟墓说:“这是托尔斯泰的墓地。 “所以这里是图恩的安息之地。 我仔细看了看周围的陀翁墓地。墓后是茂密的树林,墓前是供游客行走的小路。托翁的墓地就在这棵树和马路之间。这座墓不到两米长,但有半尺宽,不够高。没有墓碑或雕塑。这是陀翁墓吗?以作品来评判图恩,绝不是奉承,但他就这么简单的离开了,这让人们想起了他临终前的遗言,“别管我,世界上还有很多人比我更难。” “正因为他没有华贵的装饰,又深恐自己赢得了后人的爱戴,所以他的墓前摆满了前来吊唁的人们献上的红玫瑰和粉牡丹...

站在你的坟前静静的读着关于你的书,六月在博洛尼亚庄园的贾斯那亚读着关于你的书。 我有一系列问题要问你:你是《复活》里忏悔的聂赫留朵夫吗?你是《一个地主的早晨》里那个一心扶贫的小地主吗?今天的俄罗斯是你的希望吗?

但是“就算呼唤能穿透黄土,我又怎么能打扰你的睡眠呢?”一位女诗人这样提醒我 所以,慢慢地慢下来,我们慢慢地离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