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幸福的职业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本页收录的天上不会掉馅儿饼,人生感悟/伤感说说根据受欢迎度排序,通过这些人生感悟可以了解人生真理.如果您也有私藏的人生感悟文章,欢迎发布出来与我们经典语录共享.

最快乐的职业是教书

大家好,很荣幸被邀请到《让我们说话》和大家交流。今天演讲的主要内容都是关于我的职业生涯。因为我是1956年大学毕业,然后成为研究生,1957年开始参加一些工作,今年,2017年应该是60周年,但我不敢说是教学60周年,因为我真的是1959年站在讲台上讲课的。然后我觉得在我近六十年的职业生涯中,我想和大家交流的主题是我非常热爱教师事业,我觉得这个事业是社会不可或缺的。

作为一名教师,我可以说是受到了家庭的很大影响,或者说是家风的传承。因为爸爸是老师,妈妈是老师,在上一代,我有两个叔叔当老师,两个月经当老师,两个叔叔当老师,所以我们家可以说,我出生的时候,是一个老师的家。然后有两件事让我印象特别深刻。那是我妈妈,因为我妈妈是小学老师。当时她白天在学校上课,晚上当家教。因为当时我们住在苏州,所以苏州以园林闻名。当时,我们住在一个小的私人花园里,花园旁边有很多房子,所以有很多人住在里面。众所周知,我妈妈是小学老师,所以我希望他们的孩子晚上能有一些指导,做好作业。因此,我印象深刻的是,很多时候,至少有八到十个孩子来到我们家,在餐桌上,然后我的母亲给予指导,这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印象深刻的事情。后来长大了,想总结一下当时的深刻体会,就是觉得妈妈是那么的被喜欢,被需要,所以觉得妈妈的事业非常非常的受欢迎,被需要。

第二件事也是我妈的事。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许多伤病员从前线回来。结果,他们治病康复的房子就在我们住的房子旁边。这一次,我妈主动了。我妈看到他们的生活比较单调,就是治病疗养,然后白天没事干。结果我妈去看他们,然后告诉他们,你有兴趣学点文化吗?在零零碎碎的时间里,妈妈去给他们上了一些课,然后教他们。这些年轻的志愿者仍然非常感兴趣。最后,我发现他们叫我妈妈很多名字。原来,他们叫她阿姨,然后叫她老师,后来,有很多年轻的士兵叫我妈妈。我意识到我妈妈喜欢这份工作。她认为无论走到哪里,她都有义务和责任去培养年轻人,所以她努力工作。所以,我觉得我从小就受这个影响。我从小就有这个想法,就是当老师很好。所以我初中就读的学校是苏州女子师范学校附属中学,我妈和我两个月经都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所以当时觉得很自然,以后也去学习了,然后以后也当了老师。

然后可以说是巧合,就是我三个哥哥一个姐姐的时候,我们五个人都慢慢长大了,最后我告诉大家我们五个人都是老师。有大学老师,有中学老师,有小学老师,我们5个人找到了5个配偶。我告诉你,四个半配偶是教师。大家都会很惊讶。为什么是四岁半?我给你解释一下,另一半是我老婆,我们是同学,然后在相识、相知、相恋之后,他们结成伴侣,所以他的工作单位是北京环保科学研究院,但是他们研究院有培养博士生的计划,他是博士生的导师,所以我可以叫他半个老师。

我们的环境呢?我不想称教师事业为职业。事实上,这是我们的事业。这种关系非常非常密切,非常深刻。然而,我没有读完就被调到新苏联师范学校工作。工作了一年多,国家不得不大力发展经济,所以一些年轻干部被调到了大学。那时候我很年轻,不到十六岁,大学里什么专业都不知道。在老师的动员下,我的专业叫给排水,是城市建设中基础设施的一部分。你必须给每个人供应自来水,以确保饮用水的安全。你要把家庭排出的污水全部收集处理,防止污染,所以这是一份职业。

我后来怎么又会回到教师的岗位呢?这个就有一点故事了,这个可以看出来我后来遇到的好的老师对我的教诲,对我的影响

最幸福的职业后来我是怎么回到教师岗位的?这是一个小故事。这说明后来遇到的好老师教会了我,影响了我。

。当时我记得我之所以能够到清华来,就是有一段很有趣的故事。我大学是上的上海同济大学,当时同济大学毕业的那一年,它选择了一些成绩比较优秀的学生,来组织参加国家考试。我们清华大学的陶葆楷老先生,他就是我答辩委员会的主任委员,就是我后来的导师,应该说是我一生的一个恩师吧,他对我的印象比较好。主要印象比较好的,一个是我说的普通话比较好,当时上海的大学生,很多不大会说,另外一个,就是我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所以回答问题,好像没有什么害怕。所以他在答辩完了之后,他就和我另外一位恩师,就是同济大学的老师,叫胡家骏,这位先生现在九十九岁,还健在。他就跟胡先生说了,他说我今年要招一个研究生,你动员这个女孩子来考我的研究生,他说她不错。

然后胡先生马上动员了我。你可以猜到我是立即同意还是拒绝动员我。我说不,没错。我告诉胡先生,我已经学习了四年,不打算再去上学了。我说我会抓紧时间为祖国的建设做点贡献。当时是国家号召建设西北。我说胡先生,我想去兰州。后来大家都猜到了,胡老师跟我说了三句话之后,我改变了原来的决心。首先我想告诉大家,陶老师是中国给排水领域成绩最高、知识最好的老师;第二句话,如果能考上陶先生的研究生,这是你人生中重要的机会;第三句,他说这次陶先生招了一个研究生,肯定有很多人要报名,能否考取还是个问题,对你来说是个挑战。所以,听了胡老师的这些话,我完全被他打动了,想争取这个最好的机会,迎接这个严峻的挑战。那时候我还是个年轻人,还有点好胜心。我想我应该试试这个,所以我下定决心。所以我一直说这两位老师是决定我人生命运的老师。

当我到达北京时,胡先生和我分开了,但他一直关心我。我曾经收到过他的一封信,那是在80年代。我已经参加了一些社交活动。胡先生知道后,给我写了一封两页纸的信。他说听说你现在参加了很多社会活动,还有时间做研究吗,教学有没有受到影响?他说,在我们这个行业,有一个好学生,有一个好人才,是不容易的。他说你永远不要过分分散精力。当我收到这封信时,我非常感动。我想他在千里之外,但他仍然关心我在做什么,指导我,他的提醒非常重要。后来我也给他写了两页的回信,我仔细的告诉他我现在在做什么。我说我有三个永恒的话题,正在开这种会。第一个话题是环保,第二个话题是教育,也就是学校应该做什么,第三个话题,我觉得今天有很多女学生,也就是女性,我对自己一直有两个原则。一个原则是说个不停,不能光坐在那里开会,但第二个原则更重要,就是对不懂的事情没有意见。然后我也跟胡老师汇报了,我现在在做什么科研,上什么课,然后我一天的时间大概分配是怎样的?我觉得写完之后有点安慰自己,但是还是有点不安。我不知道胡先生是否会接受我的解释。最后胡老师给我写了一封信,说我放心了。他说你的工作也是有意义的,因为没有社会支持和政策支持我们做不了这项工作,所以他就放心了。这个故事也是让我记一辈子的。

当然,陶先生有更多的故事。陶先生指示我。除了指导我怎么写论文,怎么收集资料,他还有一个特别的方法,就是陶老师每次开会都要带我去。可以想象,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是这方面的专家,根本没有机会发言,我也不能说什么,但是我听过很多东西,认识很多人。后来才知道,陶先生是这样教育年轻人的。然后,在一起回来的路上,他会问我的意见,他会听我的,然后我会说,然后他会告诉我他的想法,所以这种育人方式真的对我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收获了很多。

刚才主持人说我还在讲课,主要是因为我觉得环保对人类的需求来说太落后了,我们面临的问题太多了,所以现在一定要多努力,我们可以思考一下这项工作,我们环保人是否能够完成?你在点头,但我想摇头。因为污染行业太多,我们的环保人,我们的基础知识,我们的学习技能都不足以发展它,改变它的技术。因此,我们必须依靠各行各业的人。每个人都有这种环保观念,他是来发展清洁生产的。就像现在,这样的例子已经很多了。我觉得技术很重要,但战略更重要。

特别是1998年,我开始了一门新课程,就是写提纲,写教材,然后讲课,这一切都是从我开始的。这门课叫环境保护与可持续发展。就是对于全校学生来说,生源不是环境系,而是各个系,然后这个班,我也不谦虚,应该说还是很受欢迎的。我最喜欢的是我们每年有八周的课。最近八周,我们的课不是给老师上的,而是给学生讲学习经历的。因此,这个阶层非常富有。我的一个同学很有趣。他不是汽车专业的,但从小就喜欢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他可以总结出很多地方是对环境有害的,比如消耗能源等等,然后未来如何改善。比如我们还有一个同学,从小学就开始关注塑料袋的回收,他专门研究塑料袋。比如我们也有做了很多研究的同学,清华大学哪些地方耗电高,哪些地方不应该浪费。他去调查了清华大学所有的阶梯教室。如果晚上有课的话,那教室里三四百人就坐满了。如果晚上有自习,他们得出的结论是,那个教室可以有30多人,但灯光很亮,就像三四百人一样。然后他们计算了这个教室浪费了多少电。我能看到这么多优秀的人才涌现出来,他们有更大的热情和更大的努力在那里从事这项事业,这是非常令人欣慰的。

我有一个博士研究生,大约三年前毕业。他所做的研究非常前卫。然后,当我参加一个国际会议时,我拍了两部他的成就的电影。在我的报告中间,我用了两部电影作为例子。结果我被一个美国人注意到了,他来找我交流。后来我们交流了一下,我跟他说我是今年要毕业的学生。我告诉他你有没有条件,有没有可能接受他和你合作一段时间。美国人非常高兴。他说那很好。你可以以博士后的身份来找我,或者做其他任何事情。我也很开心。我想为这个年轻的学生打开一扇门。谁知道我回来后才知道,我的学生已经申请了一个志愿者,就是清华大学鼓励毕业生去边疆,去基层,他已经决定去他的家乡和一个镇做一些管理工作,最后他决定是改变主意还是去那个乡镇。现在我们还有联系,我们还在那里做,做得很好,各方面都做得很好,所以他也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于是我大胆地把我们古代的一个成语改了一个字。众所周知,我们有一个成语叫“永远牛逼”。这是什么“恐惧”?它是恐惧的“恐惧”。我建议把“恐惧”这个词改成一个安慰的词。我一点也不觉得害怕,一点也不觉得遥远,我为有这么多优秀的年轻人成长而感到欣慰。还有一个成语也想说,中国有一个成语叫做当好老师。这是不是当好老师贬义了,批评这个人,就是你总觉得自己很伟大。如果你想到处告诉别人这个和那个,你会是一个好老师。是这样吗?但是我觉得当老师对我来说是非常可以接受的,但是我不是说我想表现出我的伟大,而是我觉得我最终是错误地当了老师,我真的很享受当老师,所以我喜欢当老师。然后我想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会把这些事业坚持到底。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