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真的只能在困境中跌跌撞撞 挣扎一生吗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十几年前,我得到了我的老前辈钟教授的一首七绝,名叫来禾寺:

熟黄泥作神,万人匍匐千春。

我不忍心说我非常亲切和英俊:我感谢他使我焕然一新!

那是一只灵巧的手,轻松俏皮,又充满魅力,令人满足,意味深长。很独特。

现在在女娲洞前,感受钟师兄的话,感觉又冷又深。丈量着这个缠绕了八千年的神秘莫测的幽灵,一种莫名的恐惧和挫败感慢慢升起:我这一代是万物的不朽,诞生在这片荒凉贫瘠的土地上,是这个高大强壮的女人亲手造成的!是这个“非常完整的、充满活力的手臂”(鲁迅的语言)把我们从“土”变成了“人”吗?

从这个被视为圣母的女人的脸上,我们得到的不是我们一直苦苦思索的温暖温柔,也不是我们一直努力争取的善良和安宁;我们感到惊讶、困惑、惊愕,甚至无助和恐惧。

八千年的云烟本该消散,但有些瞬间和印记却刚刚——也不得不——石化成一块石头。神往往以个人奋斗和苦难的姿态走上舞台。透过茫茫苍茫,鲁迅先生锐利的目光与献帝的目光相遇。“唉,我从来没有这么无聊过。”“背上天歪地裂,弓上地脏破烂。”王先生从“蹙额”中读出了女神的孤独与烦恼。

担心?女娲是创世之神,众神之母(“一日七十变,腹中成神”)。这是第一个栽培万物的女神种下的第一颗种子?

令人担忧。这不是王先生的别出心裁,也不是哲学的一厢情愿,而是思想家在回望人类蹒跚的历程后的深刻反思和认同。

“女娲把黄土当成了人类。观众坐着,不知所措”,工作量巨大,她又忙又累,竭尽全力

后来,从古罗马到美洲印第安人,女娲的其他姐妹和她都在做着同样艰苦的工作。

有一天,忧虑女神(又名“烦恼神”,古罗马叫普罗塞皮纳,古希腊叫珀尔塞福涅,印度叫大神)渡河时,看到河边有一些泥土,或突发奇想,或心有不甘,便抓起一把泥土塑造。正当她纳闷自己塑造了什么主神朱庇特(古希腊神话中的名字)然而,两位神之间却就他们共同创造的成品的名称发生了争执。这时,土地神也来凑热闹了。她认为她应该用自己的名字来称呼这个新创造的东西,因为它是由泥土构成的。

最后,三神只要求最权威、最公正的农神萨特·图尔诺斯(朱庇特之父)来裁决。农神说:“朱庇特,因为你给了它一个灵魂,所以它死后你要接受它;而你,土地神,应该最终接受它的身体;因为忧虑女神首先创造了它的形体,她在它活着的时候就占有了它。”

图尔努斯见三神并无异议,便说:“至于这种生物的名字,就应该取名为'(homo,因为它是由'(humo)构成的。”

原来如此!“烦恼女神”创造了人,从此主宰和支配了人的生活。烦恼和担忧成了生活的背景,也就是人的基本存在状态。

被制造,被扔进去,命不好,命苦,怎么能让人省心呢?

赶在去天水寻根祭祖上车前,我匆匆把黄仁宇的《在哈得逊河边谈中国历史》塞进行李。路上,我已经习惯了转圈划船——“六岁,六岁旱,十二岁饥。”(《史记·货殖列传》);据专家统计,民国以前的2270年,中国共发生旱灾1392次,水灾1621次(姚善友著《图书集成》)。此外,还有蟑螂、蝗虫、蝗虫、流行病、瘟疫等虫害,甚至战争灾害频繁,人们吃起书来。

这几行字,铸就了多少血泪!难过绝望的心情,只能用“苦”“忧”“愁”这几个淡淡的词来淡淡的形容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贾宝玉也曾在“烦恼”之上高高飞翔。贾宝玉作为女娲创造的生物,虽然不能补天,但也不算什么。相比于在泥地里挣扎的“土”人,他自以为自己的材质是优秀的、高贵的,永远是浮肿的,永远是傲慢的。终于有一天,睿智的林妹妹高喊:“最珍贵的是一个宝,最坚强的是一个玉。”你想要什么?你有多强?"

骄傲的贾宝玉一下子被打回了原形:石头也是献帝用泥土做的,他只不过是个脱不了尘俗的“乱世土人”。

即使在金碧辉煌的店铺铺就、传奇难读的21世纪,兴高采烈的人们也庆幸整个人生依然纵横交错,纽约上空升起的火焰足以燃烧所有的希望和憧憬。非典肆虐。野猪热。神话堆砌的乌托邦建筑正在摇摇欲坠。更有甚者,大河湾的冷兵器不时溅起寒光,幼发拉底河两岸的战斗从未停止...

世界就是这样”,地球做的人类越来越无足轻重。

当“烦神”聚集了第一把土,就给这个造物注入了烦恼和忧虑,成为它的血脉经脉。难怪老鳏夫伏尔泰直截了当地宣称:“人生来只有两条路:在焦虑和混乱中生活,或者在厌倦和无聊中生活。”

人真的只能在困境中跌跌撞撞,挣扎一生吗?

当然不是。不甘于命运,无论遇到什么艰难险阻,人类追求希望的步伐始终顽强而坚定。

人活得有诗意有一个诗人,几乎穷的要死,有病,一辈子居无定所。他期待这样的生活。哲学家海德格尔自信地摊开了这幅画:

在那遥远的地方,葡萄在发光。夏天也是空旷的田野,森林出现,有一种深邃的意象。自然充满了时间的形象,它自然地停留着,而时间却飞速地滑动着。这一切都源于完美。于是,高空的光线照在人类身上,就像树旁美丽的花朵。

海德格尔是第一个广泛传播“烦恼女神造人”神话的人,“诗”是他消解“烦恼”的神奇配方。

诗歌,文学,美学,不能帮助有需要的人,不能拯救世界力量,但她给人安慰和救赎。

或许救赎的效果是短暂脆弱的,但在无边的激情和美感统治的那一刻,她的闪光将照亮人与大地关系的最终命运

丽江、天水、大漠长河有壮丽的夕阳曲,秦川陵的石刻、壁画都是出神入化的。兄弟、诗人、姐妹们一起散步、交谈、徒步、诉说、倾听,或向湖光山色敞开心扉,或领略汉、瓦、魏的雪浴精神。在跋涉中磨练自己的性格,陶冶自己的情感,互相取暖,驱散自己的烦恼,消除自己的忧虑,是我们的初衷。

我相信总有一天,女娲皱起的眉头会舒展开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