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辣椒季 又是中秋节的月圆之夜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辣椒红了,是中秋之夜,我又想起了她。 是不是看起来她应该当奶奶了?!现在,我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那年我从中师毕业,被分配到一所农村小学教书。 晚上的乡村安静而空旷,偌大的校园里只有我一个人。同村和附近村的老师都陆续回家了。我坐在花坛前,看着云飘,直到夏宇覆盖了西方世界

那时候家家都种辣椒,开学正好是辣椒的季节。辣椒一块钱一斤,学校大部分都是民办教师,一个月收入几十元。他们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几英亩土地上。

云是我们学校的幼儿教师。她又高又瘦,有一张漂亮的脸。她是最匆忙的一个。 女人之间相处得很好。两个星期后,我们彼此熟悉了。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中秋节,我家离学校有七八里地。那是一片阴沉的天空,空中漂浮的雨滴完全挡住了我回家的念头。 放学后,站在越来越冷的校园里,雾蒙蒙的天,湿漉漉的心。

她回学校拿东西,我受她邀请进了她家。 一室半的房子,一个大炕占了将近一半的地方,靠墙放着衣柜,还有前一天摘的新鲜辣椒。 三岁的女儿看到妈妈回来,径直向她走来。 哄着女儿跟我玩,她急匆匆地拎起包去地里摘辣椒了。 整整半个下午,孩子们都依偎在我身边,小女孩指着一张照片说那是她爸爸。 照片上的男人个子不高,脸很白,眼睛很亮。小女孩告诉我,我爸爸在很远的地方工作

晚上,天放晴了。看着余晖中三三两两蹒跚回来的农民,听着农民的笑声夹杂着羊咩叫和狗叫,我很着急,可还是看不到她。这孩子已经哭过几次了。 月光柔和地照着,喧闹的村庄渐渐平静下来。远处,一个身影出现了,一朵云!她披着月色,拉着行李车,女儿冲过去扑倒在她怀里。她一手抱起女儿,一手拎着架子车走进院子,迅速从架子车上拎了两袋辣椒回屋。 在门外的脸盆里洗手,在衣服上轻轻擦拭。 我去厨房拿了炒辣椒和两个馒头出来,让我吃一点。她说如果你不介意,就住在我家。 看她忙得不可开交,我又不忍心打扰她,还是留下来了。

晚上我帮她把辣椒串绑在一起。 知道她老公在广州工作,在工地做预算,听说很赚钱。 她告诉我,他们结婚前,她老公在外打拼,喜欢跳舞,鞋子的鞋跟经常被跳舞磨坏。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里充满了无尽的幸福,仿佛她的丈夫就站在她面前。

我问她为什么不跟老公在外面工作?她说她不知道学前班这份工作有没有前途。如果可能的话,她渴望成为一名公办教师,她真的不忍心丢掉面前的泥饭碗。

那是中秋节,门外月光如水,灯下是粗糙异常皲裂的手。 二十多岁女人的手在哪里?明明是一个饱经风霜的农妇的手。她的手指、无名指和食指上布满了无数的洞。她的手指是黑色的,似乎从来没有清洗过。它们被胶带包裹着,与她漂亮的脸蛋不成比例。 十一点过后,她示意我去睡觉。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睡觉的。反正第二天起来,地上全是扎好的辣椒。

课间休息时,年长的同事建议她把丈夫叫回来,帮他一把。 她笑着说:“他已经很多年没做这份工作了,肯定不行!”

第二学期小姐姐来和我一起学习,她把房间让给了小姐姐

她是学校里最催的,一年后,他们又有了一个儿子。 今年秋天,我第一次见到了她的丈夫 那是一张极度优越感的脸。潮湿的南方气候将那张脸浸泡得恰到好处。云和他在一起,又黑又瘦,又老。怎么看都像情侣?我从她丈夫的眼中看出一丝神秘的冷漠。 听说这次是被他爸逼回来的。 她还是手忙脚乱,伸不直的手比以前更粗糙了。

在辣椒红的季节,我离开了农村的小学去城里读书。 一年后,我去学校领工资。和她同岁的方告诉我,云的老公吵着要离婚,我的心突然抽搐了一下。为什么?

“听说她老公在外面有女人,一个剪头发的南方女人。 “那天,我没有看到云,我觉得很可怕。

“她公公把女孩追到广州,打掉了她所有的牙,但她老公还是坚持离婚……”我们都对她义愤填膺,我想起了她那匆忙的身影,那柔弱的身体,为丈夫铺好了进城的路,为他生儿育女,但她不知道,那是她那不修边幅、粗糙的双手和单一的心灵。她和迫不及待想尽快离开土地的丈夫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土地一点一点地拉长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长了农村和城市的距离。两地长期分离,使得他们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 城市里闪烁的霓虹灯让我老公心里觉得怪怪的,我们一遍遍地唾骂她陈世美老公。

十年后的一天,我在镇街的一个鞋摊前遇见了她。她的头发还是齐耳长,但眼角有几道皱纹,看上去像个农村妇女。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就给我讲了她和她老公的故事:“我当初就应该和他离婚。现在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在广州买了大房子。” 说你我不离不弃有什么意义?”她的目光呆滞,仿佛在对我说,又似乎在喃喃自语。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当我问及她的近况时,云说她在县城租房子陪女儿读书,丈夫每个月给她的钱只够女儿的生活费。 她靠打零工为生,男孩的丈夫要走了。 我再看她的时候,她的太阳穴微微结霜,比以前瘦了。 她终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也没有等到成为公办教师的那一天。她是退休的代课老师,我拉着她的手在街上坐了很久。

几年前,我从一个亲戚那里得知,后来她提出离婚。

又是一个辣椒季,又是中秋节的月圆之夜。你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