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坝的青青草一些时光与岁月的记忆无法抹去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草鞋坝,当然是长着草的,整个大坝子都是
大山间的平阳大坝,放眼望去,满地满山都是草。一条小溪从中间流过,像一根绳子拖着一只草鞋。草鞋坝,多么形象的名字。草鞋坝的草是丰富的,灯台草、丝毛草、马鞭草,猪吃的、牛吃的、鹅吃的,能开花的、能结子的,常年不枯的,圆的、偏的、高的、矮的,那里全都能找得到。治腰杆痛,治脚钻筋,治风湿、烂耳朵,只要你往草鞋坝走,随便都能挖得到,扯得到,摘得了。羊呀牛呀鸭的,只要饿了就往草坝坝赶,小半天的功夫就能吃个翻起肚皮。那里好田、好土、好肥、好水,是草生长的好地方。草随风吹动,绿波荡漾,草香四起,让人置身其间,如梦幻般仙境。
草鞋坝有一座大房子,就在草鞋坝深处的大山梁子脚下。房子的名字也叫草鞋坝。那房子大哟,三进两天井,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五十多间屋子。陌生人要是进去了,不小心迷了路你就难走出来。据说,有一年,一个小偷进去偷鸭子。那是个笨贼,进去了,抓了鸭子,出来的路忘了。在那些房子里穿来窜去,到天亮都没走出来,很自然就被抓了个现形。草鞋坝的大房子,是一个乡绅修的祖屋。飞檐望角,雕花石栏、镂空窗花,那些青石板宽大,那些石凳、石坎、石地脚上雕着的花呀、草呀、兽呀、鱼的,还有那门面屋檐亭台的格调与装饰,不难看出当年主人的富足与奢华。那是几十里地界的大户。大房子左角还有一个老水井,那是饮用的也是用来防火的,水清见底,冬暖夏凉。难于想像,几十间的木材房屋,要是起了火,那种危险场面如何控制。早年,主人家是请了打更人的。打更人边走边报时间也提醒着安全,那一声“小心火种”是大山里夜间最动听的声音了。上百年的房屋,草鞋坝至今还没发生个火灾一类的事情,所以才能保存相对完好。
草鞋坝那大房子里,曾经住着二十多户人家。上门提亲的,远方走亲戚的,出远门回来的,嫁出去的女回门的,只要有亲戚朋友进了家门,一座大房子都热闹了。来的都是客,没分哪家哪户。杀鸡杀猪宰羊,喝酒吃肉猜拳,只要遇着了,进屋坐下来一起吃就是。龙门阵拉家常各说各的,喝酒吃肉都一桌子端,人多热闹、喜庆。张家李家王家,没分你我那些事儿,坐下来,帮着陪亲戚朋友喝上一杯,大家热闹就是心里高兴。一家炖汤,满院都香。大人有时还客气一下,娃儿们就更不管了,肚皮饿了,哪家都可以吃。就是多一双筷子的事儿,能吃得穷?院子里人家有句俗语:吃不穷,穿不穷,不会计划一辈子穷。脑子灵活,能吃苦,肯干事,哪里有受穷的。你家做大寿了,锅灶碗筷随便用。我家结媳妇办喜事,桌椅板凳随便抬。过年、过节、红白两事,帮着挪房间安顿亲戚,帮着杀猪上灶挑水备柴火,没有说要计劳务费工程钱的,都是白帮忙。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儿,都是大家伙的事儿,帮着把事忙完了,邻里和谐了,人心暖热了。
草鞋坝的西厢房住着赵二老师,那是十里八村都知道的事儿。草鞋坝的老房子,就是赵二老师的祖上修的。赵二老师有名呀,不但当过老师,还是民国时期国民党主办的重庆一所大学里毕业的。赵二老师曾经在国民党省城的衙门里做过事,解放后回到了村子。赵二老师有学问,单是那一手毛笔字,就很见功底。赵二老师在镇上的中学里教书,后来教小学,再后来回到村子东边的村小学教书。从赵二老师教书的工作历程,你就略略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赵二老师学问高呀,写得出来,说不出来,是不适合干教书一类的活儿的。心里有货,嘴里表达不出,那书是教不好的。有好几次,他自己都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干脆就回到草鞋坝的老房子里,不教书了。那一手毛笔字还是吃香的,逢年过节或是哪家要办大事儿,帮人写对联写家神牌写草纸文书,生意是特别火,二三十里都有人找着上门等着写。赵二老师既是村子里的“反面典型”,也是“正面典型”。村里人常开玩笑说,要学就学“竹筒倒豆子——哗哗就出”,千万学不得“坛坛装腊肉——有货倒不出”。这话,显然是说赵二老师的闲话了。
对于我,草鞋坝是有最深记忆的。春天那里的花与蝶,夏天那里的苗与草,秋天那里的叶与果,还有冬天的雾与霜,那都是美丽的风景。割牛草,打猪草,小溪里摸鱼捉虾,草丛里刨根找瓜,还有追着花蝴蝶就能玩上大半天,只到娘喊吃饭才感觉肚皮饿,才背着半背筐草回家。还有草鞋坝夏秋夜晚的萤火虫,多哟,一闪一闪的,比天上的星星还亮眼。夜晚来时,几个小伙伴提着玻璃瓶,随手捉几只萤火虫放在瓶子里,提着走夜路都能看得见。还有那条小溪里,夜晚拿着手电筒去照黄鳝,捉泥鳅,那是一件美事儿。黄鳝、泥鳅爱在夜晚出来游玩,尤其是要下雨要变天色的夜晚,手电筒照着,小溪里四处都是,一捉就是一大把。捉了黄鳝、泥鳅,第二天提着去镇子上卖了钱,再买些粑呀糖呀果的吃着,心里比过节过年还安逸。
草鞋坝的赵二老师,他手把手地教会了我写毛笔字。那家伙难学呀,横平竖直的,没有吃奶的劲儿是很难学会的。现在每次回去,赵二老师满头银丝拄着棍棍在屋门口都还问我,娃娃,现在还写毛笔字吗?“写写写,”我吱唔着回答。其实,早不写了,就是一般的笔都少有用了,还写什么毛笔字呢。借口说是“无纸化”时代嘛。还有就是网络信息时代,多高大尚,有事上网,无事上网,有事无事都上网。有事百度,无事百度,这“百老师”呀方便,也误人呢。
还有草鞋坝那些老墙老巷里的蛐蛐儿,墙边的梧桐树,梧桐树下的蚂蚁窝,树上的鸦雀窝,这些的那些,都总是让我记忆犹新。
一座老房子,一坝的青青草,一些时光岁月的记忆,无法抹去。
无论是走到哪里,白天还是夜晚,家乡是种进心底的留存。https://www.gzxiulai.com/3750.html抹掉了,你还有根吗?哪就注定无依无靠漂如浮萍了。
草鞋坝,岁月深处的留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