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美好的东西越留不住 像烟花一样绚烂温暖和照亮我们的人生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小时候下雪是常有的事。记忆中的雪很厚,最厚的能没到膝盖,一场大雪过后,整个世界都被雪覆盖,白茫茫一片。太阳出来后,白得刺眼。

我们穿着冬季唯一的棉衣,袖口有时候擦鼻涕黢黑的邦硬,揣着皴裂的小手在袖管里,咔嚓咔嚓的踩雪,最有意思的不是打雪仗,而是找一片没有任何脚印 的雪地在上面天马行空的画画。记忆中一起干这事的就是二哥了。我们俩还进行蒸雪包子比赛,其实就是用手把雪捧在一起,一使劲,馒头大的雪球就成型了,把雪球摆一串,看谁的多。本来就冻裂的小手冻得通红,时不时要拿到嘴边哈一下。雪看起来太干净让你忍不住要尝尝,那些雪包子吃起来有点土味,凉凉的。

初中在小韩村上,最怕下雪了,我这小短腿踩着厚厚的雪要穿过整个的杜村,穿过一大片梨树趟子,一大片叫做唐家坟的乱坟岗子,一大块农场,我那些青梅竹马的伙伴们散落在白花花的雪地上,踩出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漫漫的雪路,觉得跟长征一样。放学回来,我妈给我做的黑色条绒靴子都能湿透,沁入骨髓的冰冷

高中时候最喜欢下雪了,新城中学是颇具浪漫色彩的地方,据说东墙外的大沟叫做紫泉河,南面的窄窄的砖桥叫做大洪桥,是当初王凤刚杀人的地方,桥南是一片苇塘,再往南一大片麦地,麦地里有一个高高的砖窑。我从没去过砖窑里边,我对它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高一的元旦,虽然放假了,铺天盖地的大雪把我们阻在了学校。高春燕和我(还有谁记不清了,三四个同学的样子)出了校门,一路朝南,在原野上大声朗诵着毛泽东的诗《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论写雪,这首诗是当之无愧的翘楚。能把你看到的,想到的,想不到的,能说出的,不能说出的全能表达出来。政治家的开阔,诗人的浪漫。念着他的诗,就是那种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感觉。所有的风花雪夜,所有的抱负拼搏,就此拉开序幕。

现在的雪是很难见到了,这薄薄的一层就让人欣喜若狂了,大家都在圈里晒着雪。我带着大黄,告诉他下雪了,这就是雪,他的狗生太短,没见识过几场雪,唯恐给他的狗生留下遗憾。大黄在雪地里跑着跳着,东嗅嗅,西瞧瞧,还不忘撒泡尿占领领地,觉得这么美好的东西都是他的。人老珠黄,疾病缠身的我,觉得人生毫无意趣了,羡慕这条狗活蹦乱跳的闹着雪。

越美好的东西越留不住,每一场雪,都会和不同的人,发生不同的故事,留在你的人生中,像烟花一样绚烂,温暖和照亮我们的人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