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您牵着我的手 慢慢地漫步到夕阳的余晖里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我想我不会忘记您的,父亲,虽然您已经离开我们三年多了。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有多少次在等待你的归来?

记得那是一个下雨天,我去了你最喜欢的公园,你经常散步的地方。 公园的长椅上坐着一个男人,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男人,高挑的身材,撑着一把不新不旧的黑伞,眼神柔和的凝视着远方。 激动的心怦怦直跳,几乎喊出了这个在我脑海里萦绕了千百遍的词。 当我意识到我认错了人的时候,我失落的心就像秋天落叶满地。 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能有更多这样的相遇,哪怕不是真的,只是和你长得像的人,对饥渴的心也是一种安慰。 我过去讨厌下雨。 因为那天的见面,我反而开始喜欢下雨天,喜欢下雨天的公园。 雨天的公园比阳光明媚的公园安静得多。 少了打扰,可以安静的听到自己的心跳。 走走停停,专注于你内心的声音 雨没有下得很大。你带不带伞都没关系。你一步一步走,只为相遇。 虽然我知道你永远不会来,但上次能遇到你这样的人,真是一次冒险。 可惜,这样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 我甚至怀疑自己那天发生的事是真是假。是的,这一定是真的。那眼神,那坐姿,那熟悉的黑伞,那坚定柔和的眼神,一定是你。怎么可能不是你?三年多了,你一直活在我心里,每晚都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你是我最疼爱的爸爸,我也是你最宠爱的小女儿。 有些记忆根深蒂固,永远不会忘记,也不需要忘记。

在我的记忆里,我还是那个倔强任性、调皮的扎着小辫子的小女孩,你还是那个魁梧、宽容、和蔼可亲的父亲,大手牵着小手走在林荫大道上。笑声震动了从树上流下的雪。 父亲,如果时光倒流,我多么希望可以重来一遍,摆脱不羁的任性和固执,做一个好女孩。 记得五岁的时候,第一次去西峰,看到街女头上有一个很漂亮的发带,就坚持要你买一个。 那天,我们走街串巷,跑了很多家店,一家都没卖出去。 丢了我,嘟着嘴,长着两尺长的脸,我不说话,不管你怎么逗我。 第二天,你一个人早早出门,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块铁皮和一团五颜六色的毛线。 我很好奇想问你怎么处理。你笑着说“猜” 我猜不出来,于是半调皮半撒娇。 你笑着说:“你心里想要什么?”发带?我激动得忍不住大叫,父亲点头答应。 但是发带是做什么的?我盯着爸爸手里的铁皮和五颜六色的毛线。 看,父亲慢慢修剪锡根,拿给我的头发做测试,又修剪了一遍。 然后,坐在窗边的藤椅上,把五颜六色的毛线分成几股,绕在铁皮上编织。 下午,我头上戴了一个漂亮的菱形发带,引得同学们赞叹不已。 那一天,我疯狂地玩耍,银铃般的笑声响彻整个院子。 我妈嗔怪我,“我女儿被你惯成疯丫头了。”你静静地看着我,发带的角辫在空中飞舞,眉上带着微笑。

慢慢的我长大了,上了小学。你还是坚持每天来接我,风雨无阻。 小学即将毕业,很多同学都学会了骑自行车,我也想学。 你不同意,我就趁你午休,轻轻关上门溜出去,借我同学的车去学。 当时的自行车大多是较重的老式自行车,有横梁,太高又太小,够不着,就转圈蹬。 有一天,我毕竟闯祸了,连车带人都倒了,满脸都是污渍。 我以为你知道了会骂我一顿。 谁知道,你二话没说,赶紧找了云南白药给我止血,然后用纱布包扎,然后修车还了。最后,你替我道歉了。 我的脸羞得像块大红布,低着头好几天不敢直视你锐利的目光。 相反,你先打破僵局,说:“让我给你买辆自行车,我来教你怎么学开车。” 我受宠若惊,扑到你怀里,激动地说:“爸爸,你真好!”就这样,我有了我的第一辆崭新的自行车。 每天吃完饭,你都会骑着它,带我去最近的体育馆学骑车。 我是最笨的学生,但你是最有耐心的教练。你手把手教我骑车,告诉我要看前方,车头保持平直,握紧把手,正确使用左右刹车。如果你用反了,你就会摔倒。 后来在你耐心的陪伴下,我不仅学会了骑车,而且骑得很稳。 直到现在我也想不通,为什么你的身体那么轻,轻到我骑自行车去后座接你的时候几乎没有重量。 以至于我骑车带你的时候,会连续问你好几次“爸爸,你坐好了吗?”清晰的声音总是微笑着说,“好吧” 实际上,我只是想确定你坐在后座上。

后来上初中的时候,我每天都骑自行车上学,有时候还带着同学。 你总是告诉我要注意安全,但我总是对你的话充耳不闻。 那年春天,学校组织去郊区植树,我只能骑自行车去。一开始你不同意,说路况不太好,担心安全。 我不赌气吃东西,但是你没办法。 最后,我勉强同意了。 一路载歌载舞,我和同学们像出笼的小鸟,在飞驰的汽车上疾驰。 我冲到了队伍的最前面,同学们都夸我是先锋,我得意洋洋。谁知拐角处突然出现一个很深的山洞,我吓出一身冷汗。我着急的时候用错了刹车。结果车翻了,重重摔了一跤,脸和手都擦破了皮。 幸好校医及时赶到,心疼她,一边帮我疗伤,一边摸着我的头,半开玩笑地说:“同学,你没上战场,你先挂了!”我又惭愧又惭愧。我只恨没有消失钻。 那个没有种树,却伤害了我的老师,派我的同学来照看我。想想都觉得尴尬。 回到家,我一直用毛巾捂着脸,怕被你发现。最后还是没能骗到你们这些观察力敏锐的人。 没办法,我不得不脸红着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没想到的是,你连一句责备我的话都没说。你反而拿出药包给我换了药。你也说了,女孩子都爱美,不要留下什么疤痕。

那时候很温暖,很多年后还会有。 即使你不在了,那些美好的东西依然留在你的记忆里。夜深人静的时候,它就像一只飞舞的蝴蝶,你常常会在梦中醒来后怀疑它是真是假。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长大了,多多少少开始懂事了。 从喜欢漫画到看大本,我的性格也从外向转为内向。从静静看完第一本书,我不再疯狂。 家里的书越来越多,却没有像样的书架。 我到处丢书。床上、椅子上、沙发上散落着一堆堆的书,房间看起来很凌乱。 你喜欢整洁,实在受不了,也不能天天说我。 有一天,我看见你拖回来一个大包装箱。我好奇地问你打算用它做什么。你笑着说:“暂时保密。” 首先,你把包装箱上的木板拆开。拆解的时候,一根长长的钉子不小心扎进了你的手掌,鲜血直流。我赶紧拿来药袋帮你包扎,你却毫不在意的说“没事”。 简单包扎好伤口后,你急匆匆地用推刨一点一点地把拆下来的木板抚平,看着满地的木屑,我心里暗暗猜测,你要干什么?凳子,桌子还是别的什么?我知道你很聪明,你可以做很多事情!直到你画了一张图,设计了一个图案,我才知道你在做书架。 你没睡觉,周末花了两天时间,终于,你造出了一个独特精致的书架,你买了还画了,比你买的还实用,还好看。 从此,站在书架前翻书成了我的最爱。 然而,你的手会永久地留下一个被长指甲刺穿的深深的伤疤。 每次看到都会摸着你的手问:“疼吗?”你总是随口说“不疼”。 怎么可能不疼呢?好几次,我都看见你背着我偷偷把药抹在发炎的伤口上。

岁月无情,带走旧时光。 随着老房子的拆除,那个书架也不见了。 丢失了,心爱的发带,一辆辐条破了,轮子拆开了的旧自行车。 而你,亲爱的父亲,永远离开了。

又是一年的寒食节。当我在你的坟前跪拜,看着坟前摇曳的淡蓝色野菊花,我的眼泪忍不住滚落下来。 那时,你用淡蓝色的野菊花为我编织花环的场景又一次浮现在我的眼前。 然而,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而你又那么年轻。 山上长满了野菊花。戴着野菊花编的花环,我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放纵地奔跑欢笑,时不时吓一群老槐树上傻傻的麻雀。 你就在我身后,追着喊着“跑慢点,别摔倒!” “我能跑,但就是不能慢下来,直到我真的摔倒了,撒了一头花瓣,然后我灰头土脸,乖乖的拉着你的手回家了。

风吹来,一朵野菊花扑面而来。有一只大手牵着一只小手,慢慢地漫步到夕阳的余晖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